第三百零一章 南迦叶案件之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今天第二更,这里面运用了一些手法,希望大家喜欢。求支持,谢谢大家。

    以天长县,南家与裴家世代恩怨,两家都明争暗斗,出现过不少纠纷,可谓是人人皆知。累世积怨之种,深于理南迦叶与裴升之心里。

    两人胜负结果则是以南迦叶的妻子南氏归属。昔南迦叶之妻可谓一代俏佳人。南迦叶与裴升少年时代就是同窗学生。在上下学的路上,俩人一碰面就殴斗,常常是头破血流。争斗,随着年龄的增长,形式、手段也千变万化。最后,这两个不幸的对头在恋(爱ài)问题上也相互倾轧,为了争夺一个美丽的姑娘而豁上一切。直到姑娘倾心于南迦叶,遂两家之袭人南迦叶与裴升两人争以南迦叶胜而终。

    裴升这次败北,成了裴家破产的开始。真心(爱ài)着南氏的裴升,由于失恋自暴自弃起来,他整天不理事,出没于花柳界,加上大家族挤压,已经不景气的裴家急速破落。从几代人传下来的家业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在他手里落败。

    裴家破落的前夕,裴升的父母也相继去世了。没有妻小,裴升完全成了独(身shēn)汉,只得靠亲戚的帮助勉强度曰。到了后来,裴升不顾人言沦为乞丐,甚至都到南迦叶家乞讨。

    (小鱼儿听到这里,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我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在丐帮里的确有这么一位?”

    (爱ài)子旁边插话道:“丐帮是什么?叫花子?”

    小鱼儿解释道:“丐帮是帮派,是江湖第一大帮。”然后给(爱ài)子介绍了一番丐帮的(情qíng)况。)

    起初,南迦叶见裴升的可怜相,曾一度笑脸相迎,以朋友相待过。可时间一长,察觉到裴升来的目的是在打他老婆的主意。南迦叶夫妇很担心。南迦叶的夫人再三让南迦叶想办法阻止裴升再来。

    于是,有一天,南迦叶和裴升大吵了一场,两人不欢而散。裴升也就从此不再登门。

    南家表面安静许多。可是裴升在这同时却四处诽谤南迦叶,散布些无中生有的流言蜚语,说南迦叶家老婆不**,自己曾与他老婆有一腿,给他戴绿帽子等等。

    南迦叶明知道这些都是诽谤,但流言蜚语一直在传。加上宋朝人都喜欢造谣,他就不由得不怀疑起来。街坊邻居对于诸如此类的事也就可以听到许多。也常常的听见南家动不动就争吵。

    南迦叶和裴升的关系急剧恶化,渐渐地裴升充满仇恨的挑战书像雪片一样飞到南迦叶的手里。

    菩萨还有三分土姓呢?更何况南迦叶是个男人,而且在南家与裴家斗争中最终的胜利者。自然很愤怒,人一旦失去理智,就会非常的可怕,凶残狂暴。

    毁尸灭迹的案件就是在这种(情qíng)况下发生的。裴升被害的第二天凌晨,南迦叶便失踪了。所以说,南迦叶的夫人南氏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

    小鱼儿听到这里道:“这些只是推理。还没有足够的证据?”

    公孙策则道:“别急,大人必然有其他的证据。”

    包黑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证据就是一封信。”说完,就派人将呈堂证供临摹的一份递给大家观察。

    小鱼儿展开一看,里面写的好象一封信:迦叶,某月曰申时,余于其空房候。必以。吾将以吾之所结之中。公见其书不怯逃!?!

    问道:“古汉语文言文?什么意思?”小鱼儿是不是很懂这些的,因为文言文在现代学的少之又少。

    公孙策看了看道:“某月某曰下午四时,我在以往的空房里恭候。请务必来。我打算在那里了结我们之间的世仇。你见到这封信不会胆怯逃避吧。”沉思了一会儿,继续道:“这封装腔作势的信无疑是裴升写的。落款用的是裴家以前的标记。”不愧是活的百科全书,连人家的标记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小鱼儿疑问懂啊:“南迦叶真的去了空房?”

    包大人说道:“这不确定,不过据南迦叶的夫人说道,南迦叶看完信之后,脸色铁青。显然很生气。因为,她知道,她老爷一激动起来,太阳(穴xué)就会青筋暴露。”

    (爱ài)子突然间发问道:“难道,她没有劝解吗?”

    包大人回答道:“劝解了,劝他不要同那个疯子一般见识。”

    “我想,她被打了一顿吧?”小鱼儿笑道。

    只见包大人点了点头。张芳说道:“南氏(身shēn)上满(身shēn)通红,伤痕累累,是南迦叶干的。”

    (爱ài)子奇怪的问小鱼儿,道:“你怎么知道?”

    小鱼儿解释道:“因为她知道她丈夫生气的时候表(情qíng)。所以很明了她经常的挨揍。这就是所说的家暴行为。”

    “啊?”(爱ài)子很是吃惊。

    “然后呢?难道南迦叶就出去了?”

    包黑子摇头道:“没有。根据南氏所说,那天,南迦叶在书房里忙到深夜。”然后拿出了审案记录:

    今观之,南迦叶先以所告家人,幸而两天不知所终,头一天又在书房里呆夜,其一切不是南迦叶有意玩南氏之一术乎?南迦叶之斋,庭院。下了(套tào)廓,开板折门,至近之衢,而复寝地还斋,亦非不可得也。南迦叶不抱杀志入空房。不顾门,弃妻子,同一丧家犬谓命非价值之。南迦叶至空房去,只是面骂裴升鄙、无耻之,或是挞之。而裴升,其无赖所谋必思至之。

    公孙策观之后,猜测道:

    “他事前埋伏好,待南迦叶进屋后,便杀了他。进入房间的南迦叶如果觉察到了裴升的诡计,一定会反击。”

    “新仇旧恨一起算。”小鱼儿说道。

    “对。”包黑子道:“那天夜里她一宿没眨眼,这种可怕的想法时刻都在折磨着她。实在承受不住了,所以才会报官,端出了压在她(胸xiōng)中的疑团。

    “那空房子里没有人发现,他是怎样不在场的呢?”

    “不是有那灯笼吗?用灯笼,蜡烛做定时装置很简单的事(情qíng)。”

    “可是大人。这次犯罪手段的残忍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就算是南迦叶感(情qíng)冲动,会干出杀人的勾当,但未必会做出敲碎别人的头颅这种事?要想毁尸灭迹,一把火烧了就是了。”

    “所以我猜测,这其中另有隐(情qíng)。”

    小鱼儿与公孙策讨论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理查德唐僧,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