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富翁失踪案件 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众人听见包大人宣判了,也都高兴的回家了。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就等来年,能从刽子手手里抢他的(肉ròu)吃,再唾骂一阵,就更完美了。

    其实不能怨这群白丁,他们哪里明白这事儿。没有签约合同就不成立。包黑子虽然宣判,却没有让犯人签字画押。也就是说包黑子刚才在堂上说一切都是废话。如果有人打小报告告到御史手里,他也会说,最近我的师爷公费旅游,没有替我写范文。

    这一切亏包大人想的出来,小鱼儿暗自摇摇头。当父母官不容易啊。

    “小鱼儿,跟我进来。”待人群散开之后,包黑子将小鱼儿叫道后堂办公的地方。

    “怎么样?”

    小鱼儿不明白,装糊涂道:“什么怎么样?”

    包黑子(阴yīn)沉的脸,比刚才还黑,好小子,跟大人我耍心眼,你的表(情qíng)深深地已经出卖了你灵魂,当老爷我是傻子?威胁的口吻,道:“案件?!”

    小鱼儿诙谐笑道:“案件啊。没什么啊?很清楚啊,证据链确凿,一个想早曰得到遗产的后辈将长辈杀了,这很正常啊。”的确在未来几个世纪这很平常,豪门夺产,九龙夺嫡,白帽加(身shēn)。儿子杀老子,杀侄子,杀叔叔,杀兄弟等等,很平常。

    包黑子白了他一眼,问道:“你没发觉太容易了吗?”

    小鱼儿笑道:“咱们也不能案件想的太复杂了。有的时候,案件真的很简单。”调戏包黑子一把。反正越来越滑头了。果然政斧机关是大染缸,不管什么人进去,都会镀一层金光,但内心却变黑了。

    “你真这么以为?”包黑子紧紧的盯着小鱼儿,道:“看来你自从上次之后就不太……哎,真是昙花一现啊。我还将你的薪水提一提呢?”

    “嗯?”小鱼儿闻声,马上精神一震,赶紧(身shēn)上打住,立即道:“大人,你提钱就太……多少钱?”露出一副贪财的丑恶嘴脸。

    “这看你怎么做?”包黑子盯着小鱼儿。

    小鱼儿笑道:“哎,这案件有很多的疑点。就拿带血的短剑来说吧。你说杀了人,就杀了人,为毛还将短剑放在自己的屋子呢?即便是以后会让人认出,起码将上面的血迹擦拭干净。这什么都没有做,未免太没智商了。”

    “也许,犯人行的匆忙,没有来得及?也说不定呢?”

    “怎么会呢?你知道我在**到的吗?在他的(床chuáng)铺暗格里找到的,既然有时间藏的这么严实,难道就没有时间处理一下吗?”

    “所以说,这是栽赃陷害了?”

    “这叫画蛇添足。”

    “你认为谁最有可能是凶手?”

    “谁跟孙耀有仇就是谁就是凶手。”

    “你认为谁是?”

    “这不明白的吗?大人,堂上谁说的好听?”

    “张合?”

    “对,就这老小子,每天不陪老婆,却喜欢陪一个糟老头子,要么有鬼要么变态。”小鱼儿看着包黑子的样子,解释道:“据丐帮的人说过,孙耀曾经将张合全打脚踢,张合怨恨道:这一拳,迟早会还的。再加上今天在堂上,他那种戳咧的演技,骗骗那些傻瓜还可以,骗我小鱼儿,除非他能拿奥斯卡。额,我是说他的演技太差了。”

    “话是这么说?可有证据吗?”

    “如果有证据,我不早就抓他了吗?还用大人你问吗?”小鱼儿白了他一眼,道:“等找到尸首就真相大白了。”

    “尸首?”

    “不管孙老爷死没死,他都是我们的证据。”

    “天长县地界很大,不容易找到?”

    “我让丐帮的兄弟只找郑家镇,金家镇,王家镇这三个地方。”

    “为何?”

    “在他们第一次寻找的时候,孙耀准备郑家镇,金家镇,王家镇这三个地方寻找,结果被张合阻挠了,既然张合有很大的嫌疑,就说明这三个地方有问题。”

    两个人在内堂里等着,包黑子一脸高枕无忧的表(情qíng),翻看着记录和档案。小鱼儿一直盯着他。看对方的脸皮实在厚的出奇,道:“大人,你这脸皮是在太厚了,你刚才说给我加工资的。”

    “案件还没告破。等你破了案在说。”

    片刻之后,衙役来报,说是找到了孙老爷的尸首……

    次曰,县衙内一片锣鼓喧天,吵闹非凡,原因无他,包大人要公审孙老爷案件。

    很多人奇怪,昨天不是已经审完了吗?包黑子穿戴好了官府出现在大堂之上。几个捕头早早的站在两侧,底下两排的衙役敲打着水火无(情qíng)棍喊着长号:

    “威……武……”

    包黑子稳稳坐在太椅上,手拿起案台上的醒木,反手一拍:“啪”

    洪亮声道:“升堂~~~”

    “威……武……”

    很快昨天涉及到案件的几个人都被押上了大堂。张合先开口问道:“大人,昨天不是已经审完了吗?”

    “张先生,昨天大人收到一些孙耀有利的证据,所以不得不再审。”小鱼儿看着张合,上前说道:“案件总会水落石出的一天。浊者自浊,清者自清。你说是不是张先生?”

    张合闻言,脸色一紧,(身shēn)体莫名颤抖一下,皮笑(肉ròu)不笑道:“你说对。”

    “啪”包大人惊堂木一拍,问道:“孙耀,本父母问你,在孙百万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你在干嘛?”

    孙耀老老实实的说道:“自从叔叔告诉我不把遗产给我之后,我很生气,然后去酒楼吃酒去了,然后就罪了。后来的事(情qíng)就不知道了,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有人告诉我叔叔死了。”

    “可有证人证明?”

    “我真不知道。”

    张合先开口问道:“大人,肯定是他那天故意装醉,趁机杀了孙老爷。”

    “大人审案,闲杂人等不准插嘴。”

    张合立马老实了许多,昨天他可是领教过大人威严。

    “禀大人。”

    “张捕快,与本案无关的就不要禀报了。”

    “自然与本案有关。”

    “那还不快快到来。”

    “是大人。”

    小鱼儿道:“孙老爷出事那天晚上,孙耀的确到迎宾楼买醉。可是酒喝了一小半就醉了了。后来有人将他搀扶回家。店伙计见酒还有大半壶,因此偷食了几杯,结果罪的一塌糊涂。后来还因此被掌柜子骂。”说到这里众人感觉奇怪什么酒会与如此大的威力,难受是百年睡?小鱼儿又道:“所以小的也将人跟酒带来了。虽然酒不多,但是能查出有异样。”

    “有何异样?”

    小鱼儿笑道:“对于毒,还是小马哥来说吧。”

    小马哥一听,一阵激动啊,没有想到还有咱出场的机会。连忙抱拳禀报道:“禀大人,据卑职多年行走江湖来看。酒被人下了蒙汗药。”

    “啊!!!”堂上堂下一片哗然,议论纷纷,这……孙耀也是惊讶嘀咕道;“我说我怎么吃了几杯酒醉了。”

    “啪”包大人惊堂木一拍,道:“肃静!!!”群众们立马止声,只听包大人厉声道:“带迎宾楼店伙计。”张合闻言,脸色一紧,(身shēn)体莫名颤抖一下。

    迎宾楼店伙计被带上堂,包黑子问道:“本父母问你,张捕快说的句句属实?”

    店伙计虽然看小鱼儿不顺眼,不过还是道:“句句属实。”

    “那么你看到什么人下的毒?”

    “这个,这个小的真不知道。不过,那天他也在场。”店伙计指着旁边站立的张合。

    张合面色一紧,然后道:“我的确去过迎宾楼,我知道迎宾楼的酒好,打了几壶酒,明天准备与孙老爷庆贺一番。”张合(情qíng)绪比较的激动,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好一会儿,他才接着:“谁想到,伯牙绝弦,世再无知音”在场的群众倒是被引导了一阵,好感人啊。

    这家伙还真会做做。小鱼儿暗想,等会真有你哭的时候。抱拳上前道:“大人,属下已经找到了孙老爷的尸首。在其(身shēn)上搜到这样东西。一枚黑子。”而那枚棋子的后面刻着张字。这一个棋子不能说明什么?而确实最终的证据。张合瘫痪在大堂之上。

    没错,这一切的确是张合所为,那一天,他与孙百万下棋。正巧孙耀闯了进来,吵闹了一番之后,生气之下,孙百万不分给孙耀遗产的气话。然后孙耀生气之下去买醉。而张合认为时机成熟。就告别了孙老板。

    孙百万看着棋局大龙已死,下去也没意思,就回屋睡觉了。

    张合见孙耀进了迎宾楼,以打酒为由,将早就准备好的蒙汗药下在酒里。结果孙耀吃醉,将其送回府。又将打的酒搞的满屋子酒气,趁机拿着了孙耀的衣服跟短剑。

    第二天孙百万去冶山镇为张合准备礼物,这是他答应张合的。一个时辰左右,早就在树林里埋伏好的张合将孙百万杀死。造成是抢劫杀人事件。而礼物自然被张合笑纳。

    很快那件礼物从张合家暗格子里搜了出来,是一(套tào)围棋。在181枚黑子盒子内找到了一枚‘孙’的棋子。据打造这(套tào)围棋的鲁匠介绍,为了制造者棋子特地的刻上字。表示独一无二。自然这打造起来费时费劲,价钱上也就高了许多。毕竟物有所值。看来孙百万对这个知音是多么看重,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杀死他的竟然是自己认为的知己。

    冥冥自有天注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围棋黑白人生,决定很多人的命运。181枚黑子,180枚白子。(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理查德唐僧,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