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赌一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哼,鹰爪功?”小鱼儿冷冷一笑,将(身shēn)上的长袍轻轻一撕,衣服好像塑化变的支离破碎。露出了坚(挺tǐng)的(胸xiōng)膛,虽然年纪还小,(身shēn)体还没有发育完全,但一(身shēn)的腱子(肉ròu)还是让那些未经初始的少女们疯狂。

    “问题少女们为之疯狂吧。虽然爷不喜欢,但是,至少也来点儿掌声啊。可能是本少爷英雄本色,太过于震撼了。”

    小鱼儿是这么想的。

    殷隼瞧着小鱼儿脱衣服,蔑视道:“脱衣服就能赢我吗?”

    小鱼儿伸出拇指比作大拇哥,但是渐渐的大拇哥冲下。使劲的插了几下,这是挑衅。**(裸luǒ)的挑衅。

    即便殷隼这个古代人不太了解这些国际手势,但是也知道对方在挑衅自己,满脸褶子的脸庞上的青筋暴露无疑。“啾”一声清脆鹰鸣。

    还不待对方施展这一招的时候,小鱼儿一记突如其来出现在对方的面前,功如其名,去势奇快,攻其不备,最易出奇制胜.在对手未反应之前,便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噗”殷隼仰面吐出一口血,后飞出去。小鱼儿收功摆着酷酷的pose站台前,道:“你以为同样的招数可以让你施展两次吗?”言之就是同样的招数无效。对方的发功之后速度极快,但是发功之前的复杂动作却留下了破绽。小鱼儿趁着空挡一掌定输赢。

    降龙十八掌要么不出,一出击毙。这才是降龙十八掌的真意。因为降龙十八掌太少了,只有十八掌,不可能像其他拳法掌法一连串的给出一连串的迷幻招数。

    小鱼儿怎样取胜呢?正好殷隼给他上了一课,让他想起了后世经典句:‘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陈少卿自然高兴了,因为她赢了,而李少一脸郁闷的样子,该死的殷隼,该死的鹰爪门,怪不得只是二流帮派。

    正在垂头丧气的时候,好像有转机。殷隼努力爬起来,奈何小鱼儿的一掌威力十足,估计要躺个把月才能恢复过来,沾满鲜血的手指着小鱼儿,有气无力道:“算……你……呕~~~噗~~~”一口气没上来又吐一口血,躺下昏了过去。

    “靠,你丫的,不行就别装啊。”李少抓狂道。

    陈少卿瞧见他的模样,露出让人犯罪的(诱yòu)*惑道:“别忘了赌约哦?”

    李少横看了一眼迷人的陈少卿,皱了一下眉头:“放心,我的赌品还可以。”内心可是在抓狂。

    同时在天字一号房内的人则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而另一个人也是惊呼:“好险啊。”然后看着那人道:“叔叔”只瞧见叫叔叔的人一挥手。

    “嗖”一个人影飞下,摸了摸殷隼的脉搏及呼吸,道:“还没死。只是昏过去了。”

    “哦”众人皆松了一口气,龟公连忙招呼杂役将殷隼抬下去。正要问的时候,上来的那个人影却跳上了台子。将长剑反手利于后背一副高深莫测样子。

    “在下,华山派鲜仁义特来请教。请拔剑吧。”

    “拔剑?你有病吧?你没瞧见我两手空空吗?”小鱼儿刚胜了一场,又来一个,还要比武器,爷的腰刀在天长县酒楼门上镶嵌着呢?

    天字一号房内,那女人撅着小嘴儿看着她叔叔道:“叔叔……”

    叔叔好像没放在心里,拿起茶抿了一口道:“你撒(娇jiāo)也没有用,他要是真喜欢你,自然要经历一下风雨。”

    也许大家很快就能猜测出那女人是谁了?没错就是马小玲。而对面坐着的是她叔叔。也就是欢乐谷的幕后老板,京城人士。

    小鱼儿闻声,对方竟然是华山派?华山派多以使剑,剑术精妙,声震武林,因此华山派又被称为华山剑派。

    华山派鲜仁义将长剑横在面前,不咸不淡道:“拔剑吧?!”

    小鱼儿从地上拾起一把钢刀,在手里沉了沉,感觉有点儿轻,继续找,这都是那些守卫的家伙。喃喃道:“就没一把趁手的兵器。还后台硬呢?这种兵器也太次了。哎~~~”

    把华山派鲜仁义亮在一旁,好尴尬哦,太不给面子了,但是作为一个名门正派我忍。

    小鱼儿露出不屑一顾道:“哎,就没一把趁手的刀吗?”一回头正瞧见旁边一个使刀的家伙。上前指着他道:“你,对,就是你,光头,对,指着就是你。”

    那光头愣住了,大手指着自己问的:“我?”

    “对,就是你这个光头,把你刀拿过来,我用一下。”

    “你那个门派的?”

    光头道:“五门”

    小鱼儿点了点头道:“哦,那先借用一下你的刀。”光头这人倒是很仗义,也就借给了小鱼儿。

    大环刀刀长3尺5寸,形状与一般刀相同,惟其刀(身shēn)厚,刀背上穿有九个铁环,刀尖部平,不朝前突,刀柄略细弯度较大,柄后有刀环。

    小鱼儿趁在手里垫了垫,点头肯定道:“一把好刀。”光头听见他夸他的刀,顿时脸上倍有面子。冲着(身shēn)旁的人大嘴一咧。

    等得不耐烦的鲜仁义道:“兵器选好了?”

    小鱼儿拿起刀摆了几个pose,好像是初学者一般,让人差点儿笑掉大牙,这是在麻痹对方,没有办法面前可是耍((贱jiàn)jiàn)的高手。要想硬只能比他更((贱jiàn)jiàn)。

    李少趁机道:“要不,咱俩再赌一局?”

    陈少卿不屑一顾道:“还赌,你就这么想要我?”

    “额?”李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想吧,那样有点儿仓促,会吓到小朋友的,如果不想吧,那来干嘛啊?

    为什么会这样啊?李少快要发狂了,怎么会这样呢?突然道:“如果我输了,我绝对不找小鱼儿的麻烦?”见陈少卿不予理会,然后道:“他可是偷了我们安庆府的腰牌,还冒充杨家的人?如果我将这件事(情qíng)告诉杨公,你猜会发生什么?”

    陈少卿道:“你是在威胁我是不?”

    李少闻声陈少卿的语气,连忙赔笑道:“不,不,我哪里敢啊?”

    美丽的陈少卿摸着自己的修长的指甲道:“那好吧,看在你有诚意的面子上,就再跟你赌一局。说说你有什么让我心动的筹码再说吧?”

    ;

    


    


    ps:书友们,我是理查德唐僧,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