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疑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鱼儿来到普阳的房间,人已经很多了,大都是酒楼的客人,围住门。些许的哭声从人群中传来。

    “躲开,躲开。”小鱼儿拨开人群,正巧络腮胡子挡住了去路。两人互相瞪起了眼。

    小鱼儿道:“看我的口型,哥屋恩‘滚’”

    “你!!!”小武生气道:“臭小子,我要杀了你。“他可是正要找小鱼儿洗刷耻辱,没想到你倒是送上门来了。好啊,看我不修理你。正要准备出手。

    小鱼儿闻势而动,二话不说,一掌推开:“滚蛋,别在这里挡路。”自然手上的运用了降龙十八掌——突如其来:功如其名,去势奇快,攻其不备,最易出奇制胜.在对手未反应之前,便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接着络腮胡子小武跌落下去,一直滚到楼底,虽然对于皮厚的他不算什么,但的确丢面子。引起那些宾客们一顿哄笑。

    进了房间,就瞧见度曰抱着他师傅在痛哭。习惯姓的扫了周围房间,没有什么不同,和尚向来有条有紊,基本上房内保持原样,检查一下门窗,窗户是紧闭地,然后来到(床chuáng)铺,也就是死者的地方。死者腿是盘坐的,上半(身shēn)歪倒一旁,被子并没有林乱,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有上(床chuáng)。

    小鱼儿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人死不能复生,度曰小师傅,请节哀顺变。“尽管他看不起这和尚,但,人家死了师傅,多少安慰几句。

    然后上前摸普阳的气门,(身shēn)体的确凉透了。恩?不对,小鱼儿露出惊讶的表(情qíng),是的,这是非正常死亡。

    “你想干什么?“度曰看着小鱼儿正在解他师傅的衣服,问道。

    小鱼儿生气道:“解开他的衣服。该死的,这扣子怎么解开?”

    度曰小和尚看着小鱼儿费劲儿的样子,十分的不友好,人死如灯灭,怎能如此对待?待小鱼儿拿出刀准备砍那死扣的时候,一把拉住他的手,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鱼儿道:“看你师傅到底是怎么死的。“

    “恩?”吸引了很多的人的疑问,这房间内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应该是暴病而亡吧?

    “暴病?扯蛋,你师傅的武功你还不相信吗?”终于小鱼儿费劲的将那死扣给砍断,露出了普阳的臂膀。少女无视啊。

    “叮咚”酒槽鼻出现在了小鱼儿的面前,笑嘻嘻道:“恭喜你,又得到一个任务。”

    然后翻看着小鱼儿的任务曰志道:“你的任务还(挺tǐng)多的,不过,都没有完成。到时候,系统大神会生气的。”

    小鱼儿露出厌恶的眼神吼道:知道了。

    任务:普阳的死因

    小鱼儿仔细看着普阳的(身shēn)体,可是并没有看出什么毛病,这么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怎么可能会死呢?难道昨天晚上用功太多,力竭而死?再看他打坐的样子,莫非是冲(穴xué)走火入魔而死吧?

    “我师傅怎么死的?”

    小武看着小鱼儿摇头,立马从人群中跳出来,指着小鱼儿道:“哼,我还以为多大能耐呢?也是打酱油的。”

    小鱼儿对于这种挑衅的话,向来是不放在心上。继续查看尸体,翻开普阳和尚的眼皮,眼睛红肿布满血丝,死前必然(情qíng)绪激动。

    真气灌输之下摸一下脉,自然不是血脉而是气脉——奇经八脉。人死了,心脏会停止跳动。体内的血液就会停下,按照古文将,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血液会逐渐凝固,血脉就会堵塞。而气脉则不同,气脉灌输真气,气怎么会凝固?

    但,小鱼儿输送真气,普阳的气脉却遇到堵塞。不能进一寸。然后站起(身shēn)来,看着普阳的尸首,脑海里一连串的画面,死者在(床chuáng)上运功之时而死,然后在往前推,茶水茶杯。小鱼儿走到中间的圆桌,看着茶壶茶杯。拿在手里,这应该是普阳用过的茶杯。茶杯边缘没有臭(肉ròu)味儿,口渴喝水吗?再瞧其他的茶杯,咦,这是什么?瞧见盘子内的茶杯边缘处有一条黑线,拿起杯子修了一下,有一股腐(肉ròu)味儿,这定不是和尚留下的,他今天晚上没有吃(肉ròu),吃的是素斋面。

    这黑线是?是肌(肉ròu)纤维,昨天晚上吃过的具有纤维的则是鸭(肉ròu)纤维。那么说凶手就是今天晚上吃鸭(肉ròu)的人?然后扫了一眼那几个宾客。凶手就在他们几个人之中。

    小鱼儿立即道:“掌柜子,在没有我的(允yǔn)许之下,任何宾客不准离开酒楼半步。”

    “喂喂,你这什么意思?”络腮胡子小武站出来说道。

    “因为这是一场凶杀案件。”小鱼儿道:“所以你们不能离开。”

    “你说什么?“众人闻声皆是惊讶。“哎哎,我们还有很多事(情qíng)要做的。”

    度曰连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没有想到师傅竟然是被人谋杀的。为什么这样?“

    宾客们议论纷纷,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小鱼儿看到他们要离开,连忙制止道:“现在出现命案,官府有权让你们配合,不配合者一律视为藐视大宋律令,轻者二十大板,重者刺配充军。”

    “喂,喂,你别以为我不懂大宋律令啊,大宋律令那一条规定啊?”大武出来帮住自己的兄弟小武道。

    几个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对于大宋律令虽然不能通读,但是也做过考证。

    小鱼儿笑道:“这里是天长县,包大人说的大宋律令就是大宋律令。如果你有疑问,可以跟我回衙门了解一下。”这,周围的宾客开始诧异。他又高声道:“有谁愿意去,天长县大牢可是空的很。还有几个疯狗患者。”

    宾客们一听疯狗患者浑(身shēn)打颤,你厉害啊,竟然将这几天的风头正紧的事(情qíng)拿出来。

    小鱼儿道:“通知包大人了没有?“

    掌柜子道:“已经派伙计去了。”

    怪不得,没有发现店伙计,原来是去报案了。小鱼儿看了看度曰的脚上,然后问道:“度曰,你昨晚上在哪里?你见过死者是什么时候?”

    度曰双手合十道:“小僧昨天晚上,吃完饭之后,就分手,然后回房间了。接着参禅打念,一会儿就睡了。”

    “不对,你来过凶案现场。”小鱼儿打断道。

    度曰道:“你怎么知道?”

    小鱼儿道:“因为在宾客里面只有你跟那脚夫两人沾满了泥土,而根据现场的脚印大小,轻重,步伐来看,必然不是那脚夫的。”然后指着一些还能看清的脚印,已经干了成小碎块。说明昨天晚上来人。

    周围的人都暗自惊奇,特别是程旭,在一旁思量,这小捕快还有些智慧。看来希仁有个好手下,不仅能武还能文,然后在瞧自己的两个手下,哎,人跟人气死人啊。是不是也学他一样,出来做一回官,笼络一些好手。

    度曰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果然聪慧,小僧的确来过这里。然后问师傅明天几点启程。“

    “然后呢?说一下你如何发现尸首的。”小鱼儿问道。

    度曰继续道:“昨天师傅说早上卯时就出发,早上小僧起(床chuáng)还没有见师傅过来叫小僧。小僧这才来到他房间,结果发现他的门并没有关,于是小僧就推门而进,结果发现师傅正在打坐。小僧就在桌旁坐了一会儿。可是等了片刻,觉得房间内只有一息,所以小僧起(身shēn)叫了几声,师傅没有答应。一触碰师傅的(身shēn)体,发现(身shēn)体冰凉,才知道师傅已经圆寂了。阿弥陀佛。本以为师傅是见我佛如来,而升天,没有想到,师傅竟然这么残,被人害死了。呜呜~~~”

    ;

    


    


    ps:书友们,我是理查德唐僧,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二章 疑点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