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十七章 杀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难道我们真的与他开战吗?”

    “谁阻挡我复仇,那他一定会躺下。”

    鬼面手持着惊涛剑走在黑夜之中,仿佛一切融入在这漆黑的夜晚。天空之中的星星不是很亮,好像被这煞气所掩盖,布上了一层黑色的纱。

    曾静看着鬼面的影,眼神充满了迷离,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他很纯粹。”

    “什么!?”曾静感觉到差异,什么时候旁多了一个人,这么悄无声。

    来人白了她一眼,双手插道:“我已经来了一会儿了,看着你对他背影发呆,就知道,你已经无可救药的上他了。”

    “你在瞎说什么?”曾静脸色红润起来,杀手,看来是找个杀手过后半辈子吧。

    “别不承认。”

    “你对他很了解?”

    “你知道,我是兵,他是匪,只有死对头对他才会了解。唉,我不止一次想抓他了,可惜打不过他。”来着不是别人,正式小鱼儿,由于不是很放心鬼面一个人出来单干,所以来此看有没有可能需要帮忙。

    曾静看着面∮⌒前这个小大人,以为小孩子容易哄骗,有点儿小女儿姿态。

    “有什么就问吧,别害臊。”

    这个时候曾静好像被他抓住了把柄,一下子就脸红起来,不过还是大胆的求教道:“你跟我说说他是怎样的人?”

    “不是说了吗?他是个纯碎的人,也许这辈子为了复仇而生。”

    “复仇?”

    “没错,血海深仇?”

    “难道那个人派了杀手屠杀了他的家人?”

    “非也,只不过他挡路了。”小鱼儿别有一番滋味的看着曾静道:“同样,杀了那人,你们才会解脱,要不然永远沉在那人的梦魇之中。也许他是为了你。”

    曾静冷冷说道:“今天转轮王必死!”

    翘首以盼、望眼穿,一刹那像过了一年!等待就是那么熬人!

    “亥时已过。那转轮王是不是不来了?”小鱼儿有些急躁,这回她的手里多了一块西瓜,对着瓜瓤咀嚼起来。

    “别着急,他们要是真的不来,明天就跟你进宫。把所有的太监都给做了!我就不信他能跑的了!”鬼面拿过一块西瓜享用起来。

    曾静安慰道:“放心吧!以我对转轮王的了解,他肯定会来的!”

    吱呀!

    房门缓缓打开后又关上,穿过大堂几位黑衣杀手站在门前封堵了鬼面所有的退路。小鱼儿同时听到房顶也传来轻微的震动,看来上面也被占领了。

    “你就是鬼面?”一个蒙面男人着件暗红色的披风慢慢踱进屋中,看着鬼面镇定的捧着西瓜,皱眉问道。

    鬼面没抬只是将西瓜吃完。擦擦嘴道:“这不是废话吗?”

    蒙面男人之后又有两人进来,小鱼儿眼认出了他们,可不就是雷斌和叶绽青吗!

    “这么说连细雨也死在了你的手里?”叶绽青显然并不相信。

    只见鬼面一脸得意的道:“不错,细雨用她的下半辈子还了欠我的帐!你们呢?”

    “交出罗摩遗体,我放你一命。从此以后滚出中原,不准再回来。”转轮王用他那森森且干哑的声音说道。

    鬼面略微惊讶道:“怎么?难道罗摩遗体比你们的小命还重要,留着我这么大的祸患你竟然不除去?”

    叶绽青与雷斌也有些诧异的看着转轮王,只听其道:“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告诉我你的决定。”

    鬼面眉头微皱。冷哼道:“哪要问问我的惊涛剑答不答应!”

    呛!

    宝剑出鞘,惊涛剑挥舞瞬间将桌子掀起。

    桌子飞向转轮王,只见其不闪不避面对扑面而来的桌子只是轻轻竖起剑鞘,便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桌子被劈成两半。

    鬼面紧跟桌子后面猛然一剑刺去。

    叮!

    转轮王剑鞘一横准确的挡住了鬼面的锋刃。鬼面大喝一声将惊涛剑舞开。长短不一灵活多变,一时间雷斌与叶绽青竟近不了

    转轮王默默站在一边没有搀和,小鱼儿却在一边看得皱眉不已,“怎么转轮王的功法有点……”

    曾静紧紧握住辟水剑。虽然焦急但必须忍耐,计划一定要完美无瑕,这样方才能够向皇上交代。

    乒乒邦邦。屋子里的大部分物件都是木制,自然挡不住众人的摧残。不一会,鬼面利用屋子里的菜刀砍伤了叶绽青。而雷斌单人抵挡鬼面也是越来越难。

    转轮王眼睛微眯,缓缓拔出宝剑,挥手间替雷斌挡住惊涛剑,而自己却随剑走。一阵猛攻让促急不防的鬼面一时间险象环生。

    这一动手顿时让小鱼儿瞧出了许多东西,就像之前他所预料的那样,转轮王真的是黑石中唯一的先天高手,而且这水平还高!相比起来岑冲之流与他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最大的区别便是剑意!

    不错,你没看错,真的是剑意!转轮王剑上那微弱到极点的扭曲正是剑意,但这剑意实在太弱小了!如果小鱼儿没有猜错的话,转轮王领悟剑意恐怕也只是这几天的事吧!

    他的剑意并非天外飞仙那般浩大,辗转腾挪间竟让鬼面有种宝剑不受控制,即将随着转轮王的动作而飞走的错觉。

    轻轻挠了挠鼻子,小鱼儿突然想到了辟水剑,曾静的辟水剑是转轮王所受,对水的理解他应该远超曾静。这剑意也确实有几分顺水而行的意思,但却另有一丝冷蕴含其中,大概与转轮王那郁的格有关吧!

    鬼面在战斗时非常小心,为了不暴露曾静与小鱼儿的存在他尽量不用轻功,将战斗控制在大堂里。

    转轮王在宫中虽然自居低下,但好在上面有人,所以宫中武库也没少去。所会剑法多种多样,打起架来可谓变化多端,这也是他剑意变化莫测的最直接原因。

    鬼面与他正好相反,练的九阳神功,再海边练的惊涛掌,从而悟出了惊涛剑。专精者在一个方面强也毕竟在某些方面弱,而经过好一会的打斗,转轮王似乎找到了这最弱的一点。

    只见转轮王的剑式陡然一变,之前还细腻诡秘的攻击突然间像瓢泼大雨般正面压来!

    鬼面将手中剑舞成一道光幕,急速而密集有如雨点般的攻击中,金铁之声响成一片!

    “啊!”(未完待续。。)

    ...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