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十六章 只有一个可以留在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深夜小鱼儿本想趁着夜色混进开封府,却被人从背后叫住。

    “小鱼儿,你这是去那里了?”

    小鱼儿尴尬的推着门道:“出去溜达了一会儿。”

    “这么晚才回来……”展昭还没说完,小鱼儿猛然回过头来,盯着他。

    展昭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差点儿把剑抵挡,心忖,这绝对是宗师的气息。这…这小子什么时候晋级的?

    小鱼儿看着展昭的窘迫的模样,淡淡道:

    “你管的太宽了。”

    是不是那些所谓的强者,面对弱者都是这样的装呢?或许是吧,正如之前展昭压制过他一样,一直一直用这种淡淡的语气,仿佛世界皆不在眼中。

    展昭此刻握着手中的巨阙剑,血沸腾起来,这可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存在。

    “你说什么?!”

    小鱼儿道:“难道你听不懂中国话吗?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显得多余呢?”

    展昭紧紧的握着巨阙剑道:“的确多余。”

    “铛”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响彻在夜空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这一战无可避免。

    小鱼儿含笑不语,深吸一口气。这一刻即将到来,两个似敌似友的“对手”才能体会这蕴藏着武道奥秘的语言。

    这之后,展昭与小鱼儿没有再说一句话,各自屏息静气,一面调整内息,一面等待着那“神秘的机缘”。

    五更将至,天空蓦然黑暗下来,这是黎明前最沉的虚无,亦是光明君临大地前最浓重的色彩。

    小鱼儿一上手即使开八臂刀法,招数凌厉无前。展昭的独孤九剑乃当年独孤求败所创,变化精微,展昭谨守不攻,接了他三招。

    小鱼儿心想:“独孤九剑果然是了得”但他仗着武功精湛。今虽遇棘手难题,还是要凭武力一逞。手上的刃法却越来越是猛。

    但见攻的如惊涛冲岸,守的却也似坚岩屹立,数十招中展昭竟是半点也奈何不得敌手。

    小鱼儿与展昭斗了两次,一直在潜心思索独孤九剑的秘奥所在。除去之前的那些遮光或者更快的速度之外还真的难以找出独孤九剑的弱点。

    忽然之间小鱼儿想到了一种方法,这独孤九剑的要诀不就是破天下兵器吗?如果我用刀施展剑法,看你怎么办?

    于是小鱼儿用刀施展剑法,但见他挥动一柄沉厚重实的锯齿金刀却是灵动飞翔,走的全是单剑路子,招数出手与武学至理恰正相反;但若始终以刀作剑。以剑作刀,那也罢了,偏生倏忽之间剑法中又显示刀法,而刀招中隐隐含着剑招的杀着,端的是变化无方,捉摸不定。

    展昭心道:“难道他刀上的剑招、剑上的刀招全是花假?”眼见黑剑横肩砍来,明明是单刀的招数,心中便只当他是柄长剑,巨阙剑出。双方相交,铮的一声,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才知这刀底子里果然仍旧是刀,所使的剑招只是炫人耳目。但若对方武功稍差,应付失宜,剑招却也能够伤人。

    展昭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的招数,这根本与教科书的所说的不一样啊。

    小鱼儿出刀攻击下盘。展昭持剑架开,右腿无隙可乘,但这么一档。左肩与左胁却同时暴露。小鱼儿不等展昭摆正,长剑闪处,已将他腋底的衣衫划破。

    展昭咒骂了一声,向后跃开,怒目向小鱼儿喝道:“你来真的?”说着又剑向小鱼儿攻去。

    小鱼儿举剑一挡,道:“废话当然来真的!”此时二人正面相对,势在紧迫,不及多想,立时又转到敌人前,正剑刺他眉心。

    展昭立即用剑来当,小鱼儿马上变化目标削对方的手。又削他的腿。果然数转之后,展昭右胁下露出破绽。小鱼儿长刀抖处,嗤的一声,衣衫刺破,剑尖入寸余,展昭胁下登时鲜血迸流。

    众人“阿”的一声,一齐站了起来。

    “你们两个…….”早上起来晨练的人以为他们两个像是平常比拼的人一般,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见红了,大家都很吃惊,两人都是高手,必然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谁赢谁留下。”

    这些众人等均已明白,这肯定有矛盾啊。但是谁也没有上前阻止。

    小鱼儿在展昭绝无破绽的招数之中,引他露出破绽。她一连指点了几次,马汉便即领会了这上乘武学的精义,心中佩服无已,暗道:“敌人若是高手,招数中焉有破绽可寻?小鱼儿与展昭的对打,当真令人一生受用不尽。”

    但要迫得展昭露出破绽,非但武功必须胜过,尚得熟知他所有招数,方能于十余招之前,对他诸般后着应变料得清清楚楚,逐步引导他走上失误之途。

    当下剑光霍霍,向展昭前后左右一阵急攻,二十余招后,展昭腿上又中一剑。

    这一剑着虽然不深,但拉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几有五六寸长。

    展昭心想:“再斗下去,须丧在这小子的刀下。这小子诡计多端,又在捣甚么鬼了?”但接招之下,只觉对方剑法吞吐激扬,宛然名家风范,登时疑心尽去,当下巨阙剑攻了上去。

    十余招后,小鱼儿又渐落下风,给展昭得不住倒退。

    这一次展昭果然抢到先着,小鱼儿刀招未出,已被他尽数封住去路,锯齿金刀却从中路要害斫来。好在小鱼儿反映块,长刀横守中盘,左手中指铮的一声,在金刀背上一弹。

    展昭只感手臂一震,虎口微微发麻,心下吃惊:“这小子的古怪武功真多。”

    此时二人翻翻滚滚,已拆了七八百招,府中捕快固然瞧得心惊胆战,而马汉等众高手也是目眩神驰,猜不透这场激战到底谁胜谁败。

    刀光剑影之中,展昭张口喘气,小鱼儿汗透重衣,二人进退趋避之际均已不如先前灵动。

    两个人相视而站,忽然展昭猛然发力,直指小鱼儿的眉心,不见小鱼儿有什么动作,只是小鱼儿将刀向上一提,就挡住了来势凶猛的剑叮…两人各退三步,这时两人都不敢大意,这时展昭又发起了攻击,两人打的难解难分,不知道斗了多少回合,这时两人的头上都有了汗珠,这时展昭来了一个横扫千军,拿小鱼儿人一跃而起,小鱼儿直指展昭的膛,只见展昭向后一仰就躲了过去,谁知小鱼儿还有后招,来了个神龙摆尾,就把展昭踢倒在地,这时小鱼儿提起刀猛一发力,展昭猛的一滞。

    “我输了!!!”(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