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十六章铡美案(二十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此言一出,开封府众人无不失色,整个屋内顿时一片死寂。

    小鱼儿不将目光转向包大人,心道:我靠,连离婚证书都能搞的出来。

    包大人顿了几顿,半晌才问道:“驸马爷,你说这张就是五年前休了秦香莲的休书?”

    陈世美微扬唇角:“正是。包大人如若不信,尽可拿去,仔细查验。”说罢,便将手中的白纸递给了包大人。

    包大人双手接过,细细观看,脸色沉,眉头深锁,久久不语。

    那陈世美又笑道:“包大人,你可看仔细了,这封休书可有不妥?”

    包大人双手一合,将休书折起,恭敬将休书奉回道:“无不妥之处。”

    陈世美听言,双眉高挑,哼哼冷笑几声,收回休书。

    一旁公主见状,也挑眉道:“包大人,那秦香莲在五年前就已经被驸马休了,如今却来到这开封府诬告驸马,包大人素来享有青天之誉,想必必能还本宫和驸马一个公道。”

    此言一出,别说开封府众人,连小鱼儿都顿时怒火中烧,心道:这公主和陈世美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居,绿头蝇找臭,臭味相投。看来这陈世美和公主八成是早有准备,商量好了在这一唱一和,啧……f□况不妙啊!

    再看包大人,形微躬,颔首垂眸,猛一看去还真是恭敬有礼,不过一旁的小鱼儿可看得清楚,那包大人一双黑手紧紧握住,指节都泛白了。

    陈世美看包大人许久不语,气焰更嚣,靠在椅背上,指敲扶手道:“包大人,既然事实已明,本宫在此还望包大人能秉公处理。治那个秦香莲一个污攀官亲之罪。”

    包大人形一顿,猛抬头道:“回禀驸马、公主,此事其中是非曲直,微臣定回查个水落石出,给驸马、公主一个交待。但微臣有一事不明,想请教驸马。”

    “哦?包大人何事不明?” 陈世美问道。

    “驸马爷,一前,那秦香莲携一双儿女应驸马之邀到郊外王丞相宅邸中与驸马会面,可秦香莲入夜回到开封府后就昏迷不醒,奄奄一息。敢问驸马,这是为何?”

    “这……”陈世美顿时语结。

    一旁公主一见,微微笑道:“包大人,那本宫也在场,曾亲眼看见那秦香莲完好无损地离去,至于为何昏迷不醒,我们又如何得知,也许是归去路上遇到歹人迫害也不一定。”

    “既然公主也在场,微臣敢问公主。她的一双儿女公主可曾见到?”包大人一瞪眼,提声道。

    公主一听,心中不悦,心道:这包黑子。居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语气也硬了起来,道:“见到又当如何?”

    包大人上前一步,高声道:“公主,昨夜秦香莲只回府。一双儿女却不见踪影,敢问可是在这驸马府内?!”

    公主一听,杏目一圆。喝道:“包拯,你竟敢如此对本宫说话?”

    包大人一听,顿了一顿,才道:“微臣不敢。只是那秦香莲一双儿女下落不明,故此……”

    “包大人。”陈世美插口道:“包大人不必多言,那对孩童正是在这驸马府内。”

    众人听言又是一愣,心道:这陈世美今天是怎么了,如此好说话,不像他的风格啊?

    包大人也一愣,但即刻就反应过来,上前一步道:“既然如此,那烦请驸马爷将两个孩童交与包拯,让微臣将其带回开封府衙。”

    陈世美却笑道:“包大人此言差矣。那宁儿、馨儿也是本宫的骨,如今住在本宫府中有何不可?”

    包大人形一滞,顿时无语。

    小鱼儿此时才恍然大悟:难怪这陈世美今天行为如此反常。之前他至死也不肯承认秦香莲的份,今天却说秦香莲是五年前的休掉的妻子,原来是冲着这一双儿女来的。既然秦香莲早已被休,他就不存在杀妻灭子的动机,之前的种种罪行自然没有道理,而秦香莲既然曾经是他的妻子,那要回一双儿女也自然也在理之中——高招啊!

    而开封府一众成员,个个都是精英分子,这里面的道道心中自然明白,只是碍于公主、驸马的份,不好发作,只能个个面带怒容,却不言语,默默隐忍在心。

    再看那陈世美,洋洋自得,面容之上,难掩冷笑,挑眉冷视,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看的众人牙根直痒痒。

    但见那公主垂眼挑眉,缓缓道:“包大人,既然驸马已经收了那对孩童,也算是帮了秦香莲一个大忙,想这驸马府内,穿金戴银,吃香喝辣,总比跟着那秦香莲饥苦不堪要好,包大人就回去跟秦香莲说了,那对孩童就由驸马府接下了。”

    小鱼儿一听,差点吐血,心道:我呸!还穿金戴银、吃香喝辣呢?那两个小鬼明明是被关在库房,连一张像样的被子都没有,这个公主居然说得如此脸不红心不跳,真可称得上是说谎不打草稿的老祖宗了。

    再看那公主,虽然表面神冷淡,但双目中却隐有肃杀之气,令人心中不免在意。

    包大人听到公主的话,一时竟也无语可对,只能闷闷不言。

    那陈世美抬眼一看,心知胜券已然在握,便挥手到道:“包大人,本宫和公主还要进宫向圣上请安,恐怕不能奉陪了。”顿了顿又说:“本宫与公主就恭候包大人的判果,想必包大人此时已然明镜在,无须本宫多言了吧。”

    言下之意:包黑子,咱可是有皇帝老兄做后台呢!要是不给那秦香莲定个罪名,你可就要小心了!

    包大人一听,只得躬施礼,道:“微臣告退。”

    众人也施礼退下,跟随包大人步出驸马府。虽然包大人依然昂首阔步,展昭仍旧腰杆笔直,张龙赵虎也是气势如常,但小鱼儿怎么都觉得。包括自己在内,这一大帮人总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虎爷,你就不去跟公主打个招呼?”

    “招呼?我们都五福开外了,认识个。”

    回到开封府,公孙先生在书房已经等候多时,但一见众人神,又未见一对孩童同回,心里便了然了几分。

    “大人,此行是否颇为不顺?”

    包大人坐下,望了一眼公孙先生。叹气道:“先生果然神机妙算,那陈世美居然拿了一张休书出来,说是五年之前就已经休了秦香莲。”

    公孙先生一愣,不问道:“大人可曾看过那张休书?”

    包大人点了点头道:“本府看过,并无不妥之处。”

    公孙先生又问:“那秦香莲的一双儿女呢?”

    “陈世美说是自己骨,已然留在了驸马府。”

    公孙先生沉吟半刻,凝眉道:“如此说来,那陈世美岂不是没了陷害秦香莲母子的动机,那秦香莲也没了要回儿女的缘由。”

    包大人又叹了一口气。道:“正是如此。本府此时也对那陈世美莫可奈何。”

    此言一出,一室寂然。

    小鱼儿站在一旁,手指摸着下巴,心里也是郁闷非常。不由开口道:“坏就坏在那张休书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冒出一张休书出来,未免也太巧了吧。”

    一旁的展昭听言。不接口道:“难道那张休书有问题?”展昭一看小鱼儿目光移向自己,不有些不自在,转头向包大人拱手道:“大人。属下觉得那张休书的来历大有可疑。”

    包大人点点头道:“展护卫所言甚是,但本府已经详加察看,那休书上有秦香莲的指印为证,如何作假?”

    小鱼儿一听,赶忙道:“也许那个指印就是假的。”反正这种造假的事也不是现代才有,恐怕古代也有做这种勾当的人。

    包大人听言却微微摇头,道:“那陈世美既知秦香莲在开封府中,自然不会冒此风险,那休书上的指印必然为真。”

    “这……”这回连小鱼儿这个堂堂现代人都犯难了,皱眉道:“那岂不是只有秦香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公孙先生听言,却像突然惊醒般,高声叫道:“大人,学生竟一时忘了,那秦香莲已然苏醒。”

    众人一听大喜,只见包大人立刻起道:“我等快去看看。”

    众人跟随包大人匆匆来到夫子院东厢房,推门而入,见那秦香莲正坐在铺上默默饮泣。秦香莲一看是包大人等人到来,赶忙抹去泪痕,想要起

    公孙先生赶忙上前扶住,劝道:“你体虚弱,不可妄动。”

    包大人也道:“不必行礼,坐着就好。”

    秦香莲听言,才回坐下,抬头道:“大人,公孙先生先生说大人今早去驸马府领回宁儿、馨儿,为何不见他们?”

    包大人听言,不语滞,沉眉许久才道:“本府未能带回你一双儿女。”

    秦香莲一听,立刻双目圆瞪,子向前扑出一截,高声道:“大人,您说什么?”

    包大人神色凝重,低首难言。

    公孙先生一见,只好上前解释道:“秦香莲,大人到了驸马府,却见那陈世美拿出一张五年前的休书,自称是于五年前就已经休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香莲听言顿时僵住,嘴唇铁青,浑颤抖不止,呆呆坐在上,许久才道:“休书,是那张休书……”

    公孙先生忙问:“秦香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

    秦香莲眼中清泪缓缓滑下,摇头道:“昨,香莲带宁儿、馨儿到了郊外宅邸,除了陈世美外,还见到了公主。那公主和陈世美不由分说,便取出一张休书,硬是压上了香莲的指印,还派人带走了宁儿、馨儿,香莲苦苦哀求,陈世美却丝毫不为所动,还将香莲哄打出门,香莲……”话未说完,便泣不成声。众人一听,心中顿时明白,不由气愤异常。

    包大人立刻沉声高喝:“陈世美,你未免欺人太甚!”

    公孙先生摇头道:“想不到我们一时不察,竟然中了陈世美的诡计。”

    展昭手握巨阙,剑咔咔作响。

    只有小鱼儿表最怪,抬眼望天,嘴中喃喃道:“人精,这地方果然盛产人精!”

    秦香莲哭了一阵,渐渐止住眼泪,向前探了探,又问道:“大人,那为何无法将香莲的孩子带回来?”

    小鱼儿一听,又抬眼喃喃道:“蠢才,这地方也盛产蠢才!”

    包大人按下怒气,沉声道:“既然陈世美有休书为凭,那一对孩童也属他的骨,本府又怎可带回?”

    秦香莲一听,一个窜,扑到下,紧紧抓住包大人的裤脚哭道:“大人,香莲也是宁儿、馨儿的亲娘啊!”

    包大人急忙伸手想搀起秦香莲,却不料秦香莲死不放手,只顾哭泣,只好长叹一口气道:“秦香莲,你虽然是一对孩童的亲娘,但陈世美有休书在手,足可证明你已和他陈家毫无瓜葛,本府有何借口替你要回孩子?”

    “大人!”秦香莲俯哭道:“那张休书是陈世美秦香莲签下的,不可为凭!”包大人皱眉摇头。

    公孙先生上前一步道:“秦香莲,此事虽属事实,但有何人可以为证?这无凭无证……”

    “大人!”秦香莲突然抬头,一双泪眼死死盯着包大人,“大人,香莲不告了,不告了。香莲只求能要回宁儿、馨儿,那陈世美,香莲不告了!”

    包大人长叹了一口气道:“秦香莲,如今即使你撤销状纸,你的一双儿女也无法要回。”

    秦香莲一听,顿时呆愣,眼泪涌流不止,半晌又叩头道:“大人,人人称你为青天,你一定要帮香莲要回孩子啊!”

    包大人望着秦香莲,面露不忍,只能慢慢摇头道:“本府有心无力,恐怕——”

    秦香莲顿时形一颤,仿若被电击一般,猛然抬头,再看一双泪眼中,却含了几分怨气。

    只见秦香莲缓缓放开包大人裤脚,闷声道:“人人都称包大人是在世青天,可如今看来,不过也是趋炎附势之辈,胆小怕事之徒,大人,你怕那陈世美的驸马势力,怕得罪了皇室中人,此乃人之常,香莲不怪你,只是香莲不甘、不甘如此下场啊!”秦香莲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