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十四章铡美案(二十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展护卫——” 包大人突然命令道:“本府命你即刻前去驸马府,将那陈世美带回开封府问话。≥頂≥点≥小≥说,”

    展昭立刻上前拱手道:“属下遵命。”

    说罢展昭就转向外走去,可还没到门口,就见衙役匆匆走了进来,拱手道:“禀大人,王丞相派人送来一封书信。”

    包大人接过书信,展开观看,越看眉头越紧,脸色越发紫黑。

    整封信看完,包大人拧着眉毛,抬眼看向秦香莲,半晌才道:“秦香莲,王丞相做中间人,想替陈世美约你到王丞相郊外宅邸一叙,你去是不去?”

    小鱼儿一听:嘿!陈世美,这招可够狠,这叫“人先马,擒贼先擒王”,想打赢官司,就先搞定原告。秦香莲此番前去,必是一场“鸿门宴”,搞不好,陈世美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到时候秦香莲心头一软,撤销控诉,咱这帮家伙一个多月的辛苦,就只当做义工了。

    再抬眼看那秦香莲,双眼泛红,悲然泣,眼神忽闪不定,一看就是意志不坚定的典型表现。

    果然,不多时,就听秦香莲开口回道:“香莲愿往。”

    小鱼儿瞬间就预见到秦香莲的黑暗未来扑面而来。

    王丞相的一封书信、一顶轻轿,就将重重保护下的秦香莲母子三人轻易带离了开封府。临走之时,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对秦香莲是言又止,展昭只说了个“秦大嫂……”便无下文。

    小鱼儿心知这几人乃是顾忌驸马府和王丞相的份地位,碍于自己官职在,不便多言。小鱼儿本想交待几句,但一见秦香莲双眼含喜、脸颊红润的神色,两个小鬼一听要去见自家爹爹,兴高采烈的表,这到嘴边的话是怎么无法出口。硬是被吞了回去。

    待秦香莲母子乘轿远去,开封府一众人员才各怀心事回府。

    回到厢房,小鱼儿是坐立难安,在屋子里滴溜溜转了好几个来回,只觉心中忐忑,仿若压了一块茅坑石头般不舒不服,更恼的是自己此时无计可施,只能躺在铺上做深呼吸、念大悲咒。

    不知过了多久,小鱼儿只知夜色渐深,却忽闻门外一阵动。杂乱的脚步声从门前匆匆而过,隐约传来含有“秦香莲……”字样的语句。

    小鱼儿一惊,一个猛子从铺上蹦起,冲到门口,一把拽开门板。

    只见门外人头攒动,昏暗灯光下,几名衙役抬着一人急匆匆地冲进与自己房间相对的东厢房。

    小鱼儿心道不妙:那东厢房可是公孙先生的地盘,一般只有伤重难治者才能有幸造访,莫不是有人挂彩——只是。那几个衙役抬着的那个人,怎么那么像秦香莲?!

    想到这,小鱼儿立即足下发力,几个飞窜到了东厢院内。再定眼一看。便知大事不好。

    只见那东厢首房门户大开,里面是角色齐全。公孙先生、包大人、展昭以及张龙、赵虎全部一一排列,王朝、马汉挤不进去,只好守在门口。

    张龙一见是小鱼儿。忙拱手道:“小鱼儿”

    小鱼儿一看,张龙长脸竟比平时还长出半尺,心里顿时冰凉。吸了一口气才问道:“龙哥,可是秦香莲回来了?”

    张龙点点头,还未说话,一旁的赵虎就着大嗓门叫了起来:“驸马爷太过分了!竟然……”

    话说了半句,竟也说不下去。

    小鱼儿又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虎爷,这……我还是进去看看吗?”

    两人一听,这才意识到自己两个大个子挡住了门口,赶忙让开了路,让小鱼儿闪入内。

    屋外嘈杂,可这室内却是十分安静。

    小鱼儿绕过张龙、赵虎,只见展昭和包大人分别站于尾,公孙先生坐在侧,正为上所躺之人诊脉。铺上所躺之人,面色白中带青,双唇苍白略带血渍,双目紧闭,乱发凌衣,正是几个小时前离去的秦香莲。

    小鱼儿用手背揉了揉眼皮,细细瞧了几遍,终于确定自己没认错人,心道:这是怎么着?这秦香莲是去会郎还是去两万五千里长征,出门不过半个晚上,怎就搞成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再转头看看尾的两个人。包大人自是不用再说,如果不点灯,恐怕一张脸上就只能看见眼睛,而另一旁的展昭——小鱼儿一看,浑一个哆嗦。

    只见那展昭,剑眉紧蹙,俊目凝威,儒雅俊貌之中隐隐渗出一股杀气,仿如蓄势待发的紧绷弓弦。

    小鱼儿立刻心如明镜:这开封府里,得罪谁都行,就是不能得罪这只猫儿。别看这只猫儿平时温文儒雅,说话和煦有礼,我看十有**是个“闷型”,发起火来恐怕就是火山爆发,被他这双眼睛一瞪,那三魂七魄还不顿时散去一半!

    想到这,小鱼儿赶忙向公孙先生一旁移了两步,小心翼翼地避开展昭视线的火力范围。

    此时,公孙先生刚好诊断完毕,收手起,向包大人回道:“大人,这秦香莲是急火攻心,一时气血翻涌,伤及心肺,昏死过去,而之前旧伤未愈,此时恐怕是况不妙。”

    包大人一听,不怒上心头,低声喝道:“这秦香莲与那陈世美到王丞相宅邸相聚,到底是发生了何事,为何会如此?”

    公孙先生一旁思量道:“大人,这恐怕只有秦香莲和那陈世美知晓,学生大胆揣测,恐怕是那陈世美做了非常之举,才会让秦香莲如此。”

    小鱼儿一旁吐血:拜托,这还用揣测?这根本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包大人点了点头,一脸沉痛:“本府本不该应让秦香莲前去。”

    公孙先生摇摇头:“大人,此时乃是秦香莲自己决定,大人又何必自责?”

    小鱼儿此时可没有心听这两人说来道去,她在屋内屋外打量了许久,却始终没发现此时最应该出现的两个人,不由一阵心慌,急声问道:“大人,秦香莲的一对子女呢?”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听言,却不作答,只是垂眸不语。

    一直未曾出声的展昭却突然双手抱剑,高声道:“大人,那对孩童必然被陈世美带回了驸马府,属下这就前去寻回!”说罢就要提剑出门,张龙、赵虎立刻随而行。

    “展护卫!”包大人突然一声高喝,见展昭顿然停步转头,又放缓了声音:“不可!”

    展昭回上前一步,剑眉微凝:“大人!”

    公孙先生一看,急忙道:“展护卫,那驸马府是何等地方,怎可贸然强入?何况,是否真是驸马带走的孩童,我们也不曾得知;就算真是陈世美带走一对孩童,我们无凭无据,如何上门要人?”

    公孙先生两个强势反问句,顿时让展昭无语,只好与张龙、赵虎直直站立一旁。

    小鱼儿此时是心乱如麻,之前现代观赏的各类三流剧居然毫无用处,想了大半天,脑海里也只有一句话的墨水,不觉间竟脱口而出,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此言虽然声微,屋内众人却也听得清楚。

    只见公孙先生双眼一亮,面色带喜色道:“小鱼儿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大人,学生有一计。”

    “先生快说!”包大人急忙道。

    “大人,”公孙先生一拱手:“既然我们无法断定秦香莲的儿女是否是由驸马爷带走,不如让展护卫暗中夜探驸马府,等我们得到确实证据,大人明再登门造访,问驸马。若驸马承认交还孩子便罢,如若驸马失口否认,展护卫则可暗中行事,将两名孩童带到大人面前,让驸马无从辩解。”

    “先生好计谋!如此本府也可对那秦香莲有个交代。” 包大人听罢,脸色立刻缓和了一半。

    展昭浑的杀气即刻散去不少,张龙、赵虎也暗暗点头。

    小鱼儿顿感欣慰,心道:公孙先生果然不愧为一代师爷表率,自己一句八杆子打不着的话,居然能让他想出如此完善之计谋,实在高明。

    “只是……”公孙先生却似乎并不满意,面露难色:“学生还有一事担心。”

    包大人问道:“先生担心何事?”

    “学生是担心,那驸马府戒备森严,此番展护卫一人前去,恐怕……”

    张龙赵虎一听,急忙上前,拱手高声道:“大人,属下愿助展大人一臂之力!”

    包大人听言,十分欣喜,正想应,却被公孙先生打断。

    只见公孙先生摇头道:“不妥。二位虽然武功不俗,但轻功却与展护卫相差甚远,并非适当人选。”

    小鱼儿一听,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祥预感,急忙向屋角蹭了蹭,想要退离现场。

    可那公孙先生似乎专门和小鱼儿过不去,一双明目直直向小鱼儿来,道:“小鱼儿,我们走!”(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