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十三章铡美案(二十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着脸看向彩戏师,“神仙索!起!”

    小鱼儿满脸兴趣的看着一朵灰色云雾从彩戏师手中升起,绳子连接云雾,形一窜便爬到中段。小鱼儿也不阻止,这种难得一见的戏法当然要好好看看。说不定什么时候转轮王一生气,神仙索就失传了。

    彩戏师见小鱼儿在下面莫测高深的看着自己,心里不一阵打突。忍着上内外伤齐至的剧痛冲进了云雾里。待云雾散尽,人也消失无踪。

    努力将眼睛瞪的老大,可云雾都散尽了也看不出丝毫破绽。小鱼儿无奈转头问:“他都跑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等着我宠幸你?”

    小鱼儿一步步靠近,慢慢抬起钢刀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古龙不是说过笑容是最强大的武器吗!虽然不知道这种说法对不对,但叶绽青却是被吓完了。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要走早就走了,何况跟你说。

    “小女子,到时希望你能给个好的出处。”

    很快这里重新恢复了寂静,‘师爷 ’走过来道:“好了,我们也该启程了。”小鱼儿点头表示同意,两人转就走。

    “唉,你4∮们能不能先解开道啊?”叶绽青在他们后叫喊道。

    “嗖”

    “啊?!”叶绽青被解开了道,疼痛带有一定的嘛触感让她叮咛一声。

    此后几,没有遇到过暗杀等,大概是因为真正的师爷已经抵达了开封吧。或者跟随小鱼儿旁多了一个宗师的缘故。

    抵达开封之后,衙门就来人通报:

    “小鱼儿,你可回来了,包大人已经升堂,正要传你上堂!”

    小鱼儿一听,立刻飞跃下。上了大堂,三班衙役已然喊过堂威。肃然而立。几步跨上大堂,站在首位。大小也是个捕快头儿。

    包大人喊堂之后,问道:“秦香莲,你看看边此名男子,你可认识?”

    小鱼儿向旁一看,见侧除了秦香莲之外,还多了一名男子。一素白囚衣,带锁链脚铐,发髻散乱,甚是狼狈。不过材肥硕。满脸横,像个贪赃枉法的主,正是那个猪头蔡州知府的师爷。

    秦香莲看罢,立刻回道:“回大人,民妇认识,此人就是蔡州知府的师爷。”

    包大人又问:“你因何认识此人?”

    “因为民妇上过蔡州府衙大堂,所以认识知府。”

    “你们为何去那蔡州府衙大堂?”

    “回大人,我去告状的。”

    “所告何人?”

    秦香莲猛一抬头,道:“状告当朝驸马陈世美。告他唆使韩琪杀妻灭子,并导致韩琪自尽亡!”

    “你胡说!”蔡州知府师爷指着秦香莲大声叫道:“明明是你与韩琪私通在先,后又将其杀害,竟敢在此信口胡说?!”

    啪!惊堂木巨响。只听包大人大喝一声:“住口!”

    两旁衙役立刻响应,高呼“威武——”

    “本府尚在问话,不容他人插嘴,如若再犯。休要怪本府定你个咆哮公堂之罪!”

    师爷立刻像被霜打的茄子,蔫在了一旁。

    包大人顿了顿,又向师爷问道:“廖师爷。你口口声声说是秦香莲私通韩琪,并将其杀死,可有凭证?”

    廖师爷刚才被吓得不轻,好一会才回道:“回大人,这事实俱在,秦香莲已经当堂画押,就是凭证!”

    包大人将案上摆放的供状审视了一番,又向秦香莲问道:“秦香莲,这供状可是你亲自画押?”

    秦香莲一听,立刻叩头不止,哭喊道:“民妇冤枉啊!大人,那供状乃是民妇被屈打成招才签下的。”

    包大人一沉脸,道:“廖师爷,秦香莲之言你如何解释?”

    廖师爷满头滴汗,颤声道:“回、回大人,这不过是秦香莲为了脱罪的开脱之词,难以相信。”

    “那么你可此人是谁?”

    廖师爷一瞧,一双眼睛瞪得比电灯泡还大,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怎么回事?”他看到了小鱼儿与展昭,惊呆了,这衣服,这颜值……

    “大人,小的全照。”此言一出,众人不错愕。

    “大人,只因那蔡州知府廖师爷听说这民妇与驸马有些瓜葛,想趁机讨好驸马,以后官员通达。所以找到了小的,小的与驸马府的管家是同乡,所以穿针引线,最终得到了驸马的首肯,然后在大堂上非要秦香莲承认杀人罪,而秦香莲宁死不认,所以知府实施大刑,所以秦香莲被屈打成招!”

    此言说罢,一堂寂然。

    “还有你毒杀知府一事交代一下。”

    廖师爷听到包大人此言,却像被蜂子蛰了一样,突然体,万份惊恐道:“大人,罪民也是受人唆使,望大人明察啊!”

    小鱼儿听言,顿时了悟,再轻抬双眼向堂上观瞧,见包大人一向紫黑的脸庞上划过一丝喜色。

    包大人缓了神色,继续问道:“你是受何人唆使?”

    廖师爷吞了好几口口水,用衣袖使劲抹着额头的冷汗,踌躇了半天,总算开口道:“回大人,就、就是当、当朝驸马,陈、陈世美。”

    包大人猛拍惊堂木,喝道:“放肆,驸马爷是何等人物,怎可由你如此诬蔑?”

    廖师爷顿时扑倒,颤声道:“回、回大人,小的句句属实,并无虚言,只因那秦香莲是驸马的原配妻子,驸马要杀其灭口,所以唆使我做出此等事,一切都是驸马指使,还望大人明察!”

    包大人微眯双眼,又问:“廖师爷,你说的这些,可有凭证?”

    廖师爷立即回道:“大人,驸马曾亲自与小的合谋此事,小的就是人证。”

    包大人听言微微点头,向侧的公孙先生道:“让他画押。”

    待包大人查验廖师爷供状之后,便拍下惊堂木,将廖师爷还押大牢,退堂收工。

    堂审完毕,已至傍晚,秦香莲母子都依照包大人的指示,一并来到花厅。

    只见包大人一便服,坐在花厅正中,一旁立着公孙先生,另一旁站着风尘仆仆的展昭。

    看见秦香莲来到,包大人面色带喜,道:“今这场堂审,总算是掌握了陈世美杀妻灭子的确实证据,如今只等将陈世美捉拿归案,秦香莲,你可以放心了。”

    秦香莲听言,立刻携一双儿女跪谢道:“香莲谢过大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