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十八章铡美案 二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只见那陈世美慢慢起,一步三顿的走到大堂门口,回首道:“包大人,本宫贵为当朝驸马,琐务繁,可没有时间陪你这小小的开封府尹玩这些升堂问案的把戏!”说罢,从鼻中哼笑一声,拂袖走。可那开封府大堂哪里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只见那守门的衙役呼拉一声,齐齐举起长刀,挡在陈世美面前。陈世美一看,微微抬头,大喝道:“本宫乃是当朝驸马,何人敢挡?!”那守门衙却是役丝毫未动。少顷,就听堂上包大人沉声开口道:“让他走……”守门长刀这才放行。陈世美冷笑阵阵,扬长而去。两个稚儿顿时叫声连连,哭得众人心中无不酸楚。包大人绕过公案,走到大堂中央,伸手扶起秦香莲母子,言又止。秦香莲见状,泣然道:“大人,香莲知道,那陈世美如今是皇亲国戚,就连大人也……”“秦香莲!”包大人突然提声道:“本府既然受理你的案子,自然尽力而为,还你一个公道!”秦香莲听言,顿时双目含泪,携子下跪道:“谢包大人!”小鱼儿不心中愤闷非常:果然是历史名人陈世美,果然有遗臭万年的本事——nnd,他牛什么牛,不就是个驸马吗?放到现代,撑死就是的吃软饭的小白脸,顶多就是个高级招牌牛郎,我呸你个生活不能自理!下了大堂,开封府众人无不面带土灰,郁郁不乐。包大人带着一众得力手下——公孙策、展昭以及小鱼儿匆匆赶往书房,神凝重。想必是当下商量对策。而秦香莲与孩子暂时无用武之地,只得跟随张龙赵虎回到寅宾院,安分守己地做粮食虫。秦香莲自是心交瘁,面色惨白如纸,形随风就倒。加之重伤未愈,此次过堂又受了一番心里打击,就是铁铸的人也支撑不住,于是一进客房便倒不起,睡死过去。张龙道:“小虎啊,我还要去巡逻。这里就交给你了。”也不待赵虎回话,就开溜了。你是没有生过孩子,所以不知道孩子的恐怖。他这一走不要紧,可苦了赵虎。“神仙哥哥,为什么爹不要我们了?”男孩宁儿扒在桌子上。手里拨弄着一个茶盏,一脸不解问道。“这、这个……”虎哥一时语结。“神仙哥哥,是不是爹嫌馨儿不够好,所以才不要我们?”圆桌另一旁的女娃问道,因年长两岁,这女娃此时端端坐在木凳上,形半分不晃,定定看着小鱼儿。“这个……”赵虎此时只感额头冷汗密集。我哪里会哄孩子啊。两个孩童只见这位“神仙哥哥”神凝重,却迟迟不语,不有些纳闷。可又不敢再问,只好默默坐在一旁。赵虎独自烦心许久,却突然发现室内安静异常,抬眼再看这对折磨人的小鬼,正老老实实的坐在桌边,只是各自腮边挂了两行泪珠。默默抽泣。正在这个时候,小鱼儿正好打这里过。被赵虎抽住了,说道:“小鱼儿。咱俩的关系怎么样?”“自然没得话说啊?”小鱼儿客的说道。其实压根儿真的没话说。赵虎一听,高兴的脸像朵菊花般道:“就等你这句话了。”小鱼儿见到他这样,赶紧捂住荷包道:“不过,没钱。”赵虎一听就不乐意了,道:“看看,我像那种人吗?”“像。”小鱼儿很深沉的点了点头。“放心,不是借钱。”赵虎撇撇嘴儿,拍了拍自己的脯说道:“让你帮个忙。”“哦”小鱼儿顿时放松了不少,道:“只要不借钱就行。”“帮我照看这两个孩子。”赵虎指着里面的宁儿和馨儿。“靠,我就跟客,你还真……”小鱼儿抬眼再看这对小鬼,正老老实实的坐在桌边,只是各自腮边挂了两行泪珠,默默抽泣。他不心中一软,长叹一声,伸手摸着一对孩童的头发道:“宁儿、馨儿,我给你们说个故事可好?”宁儿、馨儿一听,立刻抬起脑袋,眼巴巴的望着小鱼儿。小鱼儿一看,心里顿觉好笑:这对孩童,虽然平时一副小大人膜样,但毕竟是小孩心。脸上还挂着泪珠,却一副期喜表,仿若两个看到骨头、猛摇尾的某种小型动物。小鱼儿绽出一抹笑容,指着窗外的暗色夜空道:“你们看没看见这天上的星星?”两个孩童顺着小鱼儿的手指望去,只见夜色澄静,朗朗无云,上缀银星点点,令人神骨俱清。“神仙哥哥说的可是天上星星的故事?”宁儿问道。小鱼儿点了点头,道:“那你们知道天上一共有多少颗星星?”两个孩童摇头。“有人说,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代表地上的一个世人。”馨儿眨了眨眼睛,问:“那是不是馨儿也有一颗星星?”小鱼儿摸着馨儿的小辫子,点了点头。“宁儿也有吗?”宁儿也急忙问道。“当然,宁儿也有。”小鱼儿笑道。“那爹爹、娘亲也有吗?”小鱼儿笑容一僵,心里苦笑:怎么绕来绕去,又回到原点了。但话头一开,已难回头,只好硬着脖子点了点头。幸好两个小鬼只顾着新鲜,并未深问,只是自顾自的继续问道:“那‘猫哥哥’有吗?”小鱼儿听言,不一愣:猫哥哥?那是谁?但转念一想,顿时恍然大悟,想必是这两个小鬼听到公孙先生介绍展昭的时候说过“御猫”一词,就擅自将展昭的名讳升级为“猫哥哥”……这、这个“猫哥……”,不行,好好笑……“……当然有。”小鱼儿强忍笑意答道,只觉自己的大肠小肠都快打结了。两个小鬼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小鱼儿的异样,依然往下问道:“那黑脸伯伯有吗?”听到小鬼问到包大人,小鱼儿总算止住了笑意,清了清嗓子道:“当然,包大人可是‘文曲星’下凡。”“文曲星?”一对孩童顿时来了兴趣,子向小鱼儿凑了凑。小鱼儿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道:“说起这个‘文曲星’,还有一段典故。很久以前,有个当官的,为官清廉,绝不收受贿赂,但却因为他的上司不满他的作为,所以处处刁难他,还要他判一个犯罪的财主无罪。这个官一听,就自己摘了官帽,留下官印,辞官回家,在门前摆了摊子天天卖烤红薯。”宁儿、馨儿同时瞪大了眼睛:“烤红薯?”“是啊。”小鱼儿笑道:“他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后来,天上的玉皇大帝知道了此事,就封他为‘文曲星’,命令他每过五十年就下凡一次,为天下的百姓伸冤造福。”宁儿鼓起了腮帮子,道:“神仙哥哥这个故事不好听,宁儿不明白。”馨儿也偏着头道:“是不是做官没有烤红薯吃,那个‘文曲星’才回家卖烤红薯的?”小鱼儿顿时苦笑不已,心道:本来还以为这个胡拼瞎凑的故事能够寓教于乐,培养现代意义上的老祖宗,却不料不符合儿童心理,被曲解成这个意思,真是打击咱堂堂现代人的积极……(未完待续)

    ...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