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十六章铡美案(十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无论在过去还是未来,颜值很重要。长得好看的都会误以为是好人,长得不好看的就是坏人。可陈世美不就是长得好看,被公主相中成为驸马吗?秦香莲想到这里,脸色微红,大概也许是这个原因吧,连忙拜见小鱼儿:“多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小鱼儿连忙扶起秦香莲,转对包大人道:“大人,秦香莲怀奇冤——”也许是吧,竟然一个救命之恩就让我……

    包大人却一摆手,打断了小鱼儿之语,凛然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本府已然知晓,那陈世美作恶多端,本府这就上驸马府拿人!”

    公孙策一听,差点摔倒。

    (mygod!)开玩笑的吧,那陈世美可是驸马,不是后街卖烧饼的张三李四,老包你随便激动一下、慷慨激昂几句,就能去抓人了?怎么着也得找皇帝签个逮捕令什么的才够看吧!

    公孙先生急忙上前拦住包大人,道:“大人,依学生之见,此事兹事体大,大人何不找王丞相商量一下,再做打算?”

    包大人一听,思量片刻,觉得有理,便开口高声道:“来人哪,顺轿,打道丞相府。”

    说罢就疾步离去,刚走到门口,又转对公孙先生嘱咐:“还望先生能好好招呼秦香莲母子”

    公孙先生低头作揖,当是应下了。

    小鱼儿急忙上前,道:“大人,我的帐什么时候可以报销啊?”

    包大人头也不回摆摆手道:“我很忙,请找公孙先生。”

    小鱼儿堆起满面笑纹道:“公孙先生。请问一下,我的帐是不是可以报销了?”

    公孙策横看了一眼小鱼儿,心想你小子竟给我惹事,我们就不能平平安安的度过一届,不给朝廷惹事吗?不过。还是没声好气问道:

    “有发票吗?”

    “发票?”小鱼儿抓挠一下自己的头发,有点儿纳闷,他怎么知道有发票吗?古代不是只看账本吗?从怀里拿出账本给他。

    公孙策接过来一瞧,摇摇头道:“自己写的不行,要想报销,必须要发票。即便没有发票。也要当事人签字画押,以便做为证据。你这随便写,谁知道你有没有回扣啊?你都写的什么呀?”公孙策翻开小鱼儿的账本,念叨:“解救卖葬父的少女三次——花费四两银子、送钱给路边晕倒的大叔看病——五钱银子、帮助落魄的书生返乡——五两白银……”

    他念了一阵,然后直接看着小鱼儿道:“小鱼儿你也算是执法人员。这些只能算你做了多少好人好事,连上通告奖励都不成。”

    “啊?”

    “啊什么啊?!你看人家李大善人,动动手指就捐赠1w两救助儿童,成立1基金。你这差的远啊。”

    “可我的钱……”

    “好吧,我只能在这个月的考评上,给你多加几分。”公孙策不耐烦的打断小鱼儿的解释,道:“府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没什么事不要来打扰我。”

    “喂喂~~~”小鱼儿心里哇哇的。这官场里的确是非多啊,小小的主簿就这么难缠。

    “我的钱~~~~”

    *************

    “小鱼儿,展某有一事不解。”

    坐于开封府衙的膳堂之内。展昭一边用饭,一边向对面的小鱼儿问道。

    “什么事?”小鱼儿一口吞下半个青瓜,嘴里含糊道,连眼皮都贴在桌上的菜碟碗筷上。

    “为什么要等秦香莲被打你才上前救?”展昭见到小鱼儿的豪爽吃相,难免有些惊讶,顿了一顿才问道。

    小鱼儿口中塞了一口青菜。左手端着半碗米饭,右手用筷飞速往碗里夹菜。好一阵才腾出口舌回道:“不打一顿,怎么知道真假。怎么能让大人动了测仁之心?”小鱼儿咕咚咚又灌下半碗汤,道:“不画押,怎么能抓住蔡州知府的屈打成招的把柄。一旦证明屈打成招,这案件就可以推掉重审——hohoho……”

    说到此处,小鱼儿越发觉得自己具有先见之明,不由得意起来,端碗高笑,满嘴的大米饭粒喷向桌面。

    可还没笑两声,门外突然闯进一名衙役,高声道:“秦香莲母子,包大人即刻升堂,快随我上堂。”

    “咳咳咳……”小鱼儿一下被米饭噎到,巨咳许久,才抬头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包大人要升堂了。”

    秦香莲一听,面色带喜,赶忙领一对子女起,快步向门口走去。

    “小鱼儿,还不快走?”展昭见小鱼儿行走缓慢,不回头催促道。

    “好好,来了。”小鱼儿一见,愤愤离开饭桌,心里好大不愿:不给钱也就罢了,连饭都不让我吃饱吗?

    出了膳堂,穿过仪门东耳门,小鱼儿几人就来到了开封府大堂。

    此时堂鼓作响,堂威阵阵,三班衙役两厢站立,长喊“威武——”,快刀铺头,手持杀威棒,威风凛凛。在大堂口摆着鞭、牌、锁、夹棍,旁边高悬“肃静”、“回避”牌两面;大堂正面,高悬一块牌匾,上刻“明镜高悬”四个大字。

    包拯往当中一坐,威严罩,难以正视,手握堂木一拍,高喝道:“带秦香莲母子!”

    堂下衙役立刻向下传开:“带秦香莲母子——”

    几人匆匆走进大堂,面向包大人,扑通跪下。

    “民妇秦香莲,叩见包大人。”

    包大人缓声问道:“秦香莲,堂上所坐之人你可认识?”大堂正中,还有一人,正稳稳坐在铺锦雕花靠背椅上,不心里思量几番:

    这开封府大堂上,除了老包这个*oos之外,就只有工作需要的公孙先生能坐着办公,除此之外,就连四品的御前护卫展昭都得靠边站,这个人,在开封府大堂上还能混个座位,份必定非比寻常。

    小鱼儿偷眼观看。只见此人,穿亮红色锦绣官袍,上绣对称盘旋飞翔雕纹团花,头戴通天冠,尽数北珠卷结于上,前有金石镶玉为饰,腰系金玉带,脚蹬一双红衬黑革履。这行头,少说也值穷人家半辈子的生活费。再望脸上看,金虔顿时一惊——

    见此人,剑眉斜飞,明眸皓齿,面似满月,耳若元宝,满面的风流倜傥,全的珠光宝气,只是眉宇间,充斥着轻浮不屑,傲气层层,正是:活脱脱一个油小生。

    就听秦香莲一旁愤然道:“香莲当然认识此人,此人就是香莲的丈夫——陈世美!”(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