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铡美案(十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子时将尽时分,展昭似有所觉,猛然转头看去,却见屋顶瓦砾层叠,并无一丝异样,

    “莫非是错觉?”

    展昭有些疑惑的摇摇头,然而当他转后,那屋顶瓦檐的一处影,似是涟漪起伏不定,一个人影缓缓从中隐现出来,约莫四十多岁,容貌平凡,双眉自末尖向上微起,透着丝丝威严之气,然而眼神极尽霾,就如森冷牢狱中,无尽冤屈悲凄方能凝聚而成的气息。☆→

    “刷”

    那人形突兀一颤,化作一道幻影,扑了下来,五指爪力似弯似曲,不停的变幻着,却无一丝破空声,一刹那,展昭的锁骨就被五根钢指扣住,正当男子催动内力震碎展昭内府时,一丝心悸的感觉突然浮上心头,当即毫不犹豫闪后退,不过终是慢了半拍,两道残缺的璀璨白芒骤然划过,撕裂夜色的黑暗,久久不曾散去,

    “嗤”

    中年男子低头看去,只见一黑袍已被割破,露出了其内明黄绸衫,男子眼中的厉立时大增,同时浑劲气震,破裂黑袍立刻化作漫天碎布,

    “飞鱼服?!”

    看着那明黄绸衫上所绣的头生双角似蟒非蟒的龙行纹饰,小鱼儿不由神色一变,惊呼出声。

    “小鱼儿,多谢。”耳边传来展昭的道谢声。

    小鱼儿板着脸盯着前面道:“聒噪,是兄弟就别客气。”眼下这一波ss不好过啊。

    展昭持剑点头道:“对方什么人?”

    小鱼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从他的服饰看,应该是太监。”

    “太监?”展昭诧异看了看房顶上的人影叫道。他想不明白这里怎么会有太监来……

    “不用想了,应该是陈世美派来的。”小鱼儿说道,自己这一方也就得罪过驸马爷,其他人应该不会放大内高手来咬人吧?(心虚:应该是这样吧。貌似咱得罪了不少人,什么安庆王,什么金大爷等等。)

    “嗨。上面的人,我们有什么冤什么仇?”

    那人没有答话,形突兀一颤,化作一道幻影,扑了下来,五指爪力似弯似曲,不停的变幻着,却无一丝破空声。一刹那,已到跟前。

    展昭早有准备,不论内功剑法俱是上上之流。此前被人暗算。错失良机。尽管偷袭之人功力又极深,一招被扣住锁骨。

    “破气式”对付具上乘内功的敌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那人见展昭的剑招层出不穷,每一变化均是从所未见,仗着经历丰富,武功深湛,一一化解,但拆到四十余招之后。出剑已略感窒滞。他将内力慢慢运到神爪之上,一爪之出,竟隐隐有风雷之声。

    但不论敌手的内力如何深厚,到了“独孤九剑”精微的剑法之下。尽数落空。

    小鱼儿在旁赞叹道:“好剑?有熊飞在,我等命有救也。”

    “独孤九剑?”那人首次开口说道。此人自不知对展昭的剑法却也是高估了。

    “独孤九剑”是敌强愈强,敌人如果武功不高,“独孤九剑”的精要处也就用不上。此时展昭所遇的人物。武功之强,已到了常人所不可思议的境界,一经他的激发。“独孤九剑”中种种奥妙精微之处,这才发挥得淋漓尽致。

    使这“独孤九剑”,除了精熟剑诀剑术之外,有极大一部分依赖使剑者的灵悟,一到自由挥洒、更无规范的境界,使剑者聪明智慧越高,剑法也就越高,每一场比剑,便如是大诗人灵感到来,作出了一首好诗一般。

    忽然之间,一朵乌云遮盖了这片天空的光明,视力大减的展昭根本发挥不了独孤九剑的威力。

    这一切都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展昭只来得及悲呼一声。

    “噗”

    展昭口受了一爪,朝后飞去。

    小鱼儿目瞪口呆看着断了线一般的展昭,暗道:完全忘记了,这独孤九剑有明显的缺陷,必须需要眼神好,如果是近视眼或者夜盲症根本就不能发挥。

    “熊飞?!你没事吧?!”

    怎么说展昭也是一脚快踏入宗师级别的高手,一掌也不会毙命。

    展昭吐了一口血,两眼涨红,抬头看了一眼道:“没事。”用剑支撑起子,紧急道:“小心!!”

    小鱼儿听见呼啸而来的爪风,急忙回头,抵挡。但对方的速度极快,让他根本来不及抵挡。不过幸好上的宝衣起到了作用。但也被推出几丈远。

    “杀!”

    中年男子一声厉喝,顷刻间,前方数十丈处的假山,走廊等影之处,一下散出无数黑色碎布,之后快速纵出数十人,个个穿飞鱼服,腰系鸾带,手持绣刀,正是大内高手的服饰。

    “我开封府与带刀侍卫一向毫无仇怨,为何今夜阁下突下杀手?”

    “本使只是奉命行事,不必多费唇舌!”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语气尽是森然之意,

    展昭神色渐渐平复下来,“你今一出手,可知会有什么后果,莫非皇帝真的昏庸至如此境界,”

    “大胆,你竟敢辱骂圣上,即是犯上欺君,当诛九族!来人,给我杀,一个不留!”

    “嗖嗖、、、”

    刺耳之极的破空声骤然响起,数个抢上前的带刀侍卫当即应声而倒,

    “弩箭?!”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之后一道如鬼魅般的形骤然闪现,沿途滞留数道残影,于中年男子前停下,若是鬼面看到其面貌,必定杀机激增,来人正是几年前在张家村犯下滔天罪行之一。

    那人将目光缓缓转向小鱼儿,言道,“你们竟然有如此威力的弩箭,已然触犯了大宋律法,若是此刻就擒,我还能向大人求,否则,就难逃灭门之祸!”

    “笑话,本人虽不是位居庙堂,但也熟知太祖遗训,宦官不可参政,若是论罪,只怕你这太监更该诛杀吧!”

    “岂有此理,既然你一心寻死,就别怪本公公心狠手辣可!”那人双眉一竖,丝丝杀气流转而出。

    “谁寻死还不一定呢!”

    一道狂傲的长啸滚滚而来,随之,数道流光划破夜空,急向太监等人激而来。(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