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美案(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ps:看《神捕乱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啪!!”

    就听堂上知府大人猛拍惊堂木,大声喝道:“竟然私闯大堂,来人呢?给我拿……”蔡州知府徐大人端起了知府的架子,然而事总是像那些狗血的电视剧里一样,重重的拿起,轻轻的放下。←

    蔡州知府徐大人的‘下’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堂下的小鱼儿手里拿着一枚令牌,上面写着开封府三个大字。这蔡州知府徐大人就焉儿了。

    “开…封…府”

    接下来就是如同央8电视剧频道里所播出的狗血电视剧的剧一般。小鱼儿拿着开封府的腰牌在那里装13道:“怎么?开封府的腰牌不好使?要不我拿皇宫的腰牌?”

    这还是小鱼儿从国舅爷那里讨来的,说借借就还,不过到了他手里还有还回去的道理?

    果真小鱼儿掏出了金晃晃的腰牌,一下子那些人都跪在地上,见此腰牌如见朕,果然在古代这腰牌比什么都好用。

    “扑通”

    蔡州知府徐大人从椅子上跳下来跪在地上,感觉到右眼皮不停的跳,难道……

    “来人呢?将这里人都一并带往开封。”小鱼儿对着那些衙役说道。他环顾一周,见没有动的,他调侃道:“怎么难道,你们想叛国?”

    那些衙役你看我我看你,对于他们来说,小鱼儿无疑就是钦差大臣无敢不从。

    小鱼儿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上堂,将判书拿起了看了看,念叨:“吆。这冤案。”

    徐大人仿佛回过神儿来了,急忙想从小鱼儿手中抢过来,可是为时已晚。

    小鱼儿闪过,将其揣进怀里,笑道:“徐大人?这可是证据。来人呢?将徐大人请回房间去,请吧。”由于徐大人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小鱼儿还真的不能把他怎么样,只能押回开封听后包大人发落。毕竟徐大人是读书人。

    徐大人一脸绝望的颜色出现在脸色,心中不停的念叨:完了,完了。

    “娘、娘、娘……”

    “娘……呜呜……娘……”一对稚儿哭声阵阵。

    “有没有搞错啊。两个小祖宗,你们再这么哭下去,叫我怎么诊脉?”

    只见一对孩童伏在一名妇人上,不停哭泣。那名妇人,不省人事,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一碎花布衣,上尽湿。下隐隐透出血水,一双素手,骨节青紫,留有血红。自是受过夹棍之刑。

    那白面书生正在为那妇人诊脉,手法精妙,竟颇有神医之姿。

    “呜呜……哥哥,娘怎么样?”妇人旁的男孩问道。脸上灰尘被泪水冲刷出一道道白痕。

    “神仙哥哥,娘没事吧?”另一边的女童也问道。

    展昭在旁安慰道:“没事,没事。有公孙先生在,定能手到病除。”那白面书生不是别人正式公孙先生。

    公孙先生指尖摸着秦香莲手腕,少顷,松开手指说道:“只是皮外伤,一时疼昏过去了,止了痛就能醒了。”

    小鱼儿知道公孙策这是在安慰那两个小孩,笑道:“公孙先生,我这里有一瓶药,定能药到病除。”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从瓷瓶里掏出了一粒类似麦丽素一般的药丸,给秦香莲喂下去。

    公孙先生见秦香莲服用了药丸之后,不一会,昏迷的秦香莲苍白的脸上浮现了血色,然后又摸了几下脉搏,点了点头道:道:“她这命是保住了。”

    “行了,没事了。”公孙策对两个孩童说道:“一会就能醒,你们也别哭了。”这一对孩童倒也听话,点点头,顿时停了眼泪,静静守在一旁。

    “哇,有这么好的东东,你不早点儿拿出来。来给我几瓶。”

    “喂,老大,还几瓶,就这一瓶。”

    “一瓶,我也要。”

    “不给。”

    由于秦香莲受了伤,需要在此修养一天,明天才能赶路。而此刻的徐大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的窜,跟耍猴的没是什么区别,根本就不像一个读书人的样子。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关系到他生死存亡的时刻,恐怕这知府衣服要脱了,不仅仅可能脱了,很可能小命不保啊。

    “老爷,小的有一计。”

    徐大人好像是落水者抓住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师爷,含脉脉道:“快说。”

    师爷笑道:“大人,死人就不用怕了。”

    徐大人一琢磨,道:“你是说?”

    师爷笑道:“死了,死了,一死百了。”

    徐大人眼前一亮,好像是找到了一点办法,于是两人就合计了合计。

    秦香莲苏醒过来,一一拜谢恩公,展昭道:“我说小鱼儿。你怎么不早点儿出来。要不然秦氏也不用受这皮之苦。”

    原来这一切都是小鱼儿的计策,道:“如果不这样,怎么会拿下徐大人呢?”屈打成招也要用苦计。

    正在此刻,一股香气传来,小鱼儿疑惑道:“那里来的烤鸭?!”

    “吱吱”门被推开了,几个衙役端着饭菜进来,放在桌上。

    “几位,大人,这是晚饭,请笑纳。”

    小鱼儿一看,顿时生疑那个猪头知府,为何却在此时如此好心,还送饭送菜,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想到这,小鱼儿急忙喝住正要上前取饭的两个小鬼,小心端起一个饭碗,放到鼻前嗅闻。

    无色无味……

    公孙策掏出一根银针,插入饭中。毫无变色……

    展昭道:“没有毒,我们可以放下吃了。”

    “慢着,很多毒素根本不会将银针变黑。”小鱼儿制止住道

    “那怎么办?”

    小鱼儿说道:“试验是证明一切的真理。去,抓几只耗子来。”

    展昭起一纵,脚踩青石墙砖,跃上屋梁,伸手抓了一只小灰鼠下来。将几粒米饭喂入老鼠口中,不一会,那小灰鼠便四腿一瞪,气绝亡。

    凝神观望,见那小老鼠尸体颜色未变,口若含香,仿若睡死一般,众人心里一阵惊怒。

    “妃子笑”

    公孙策失声道。

    “什么是妃子笑?”

    相传此种毒药,乃是宫廷密传,专为当皇帝驾崩之时,为皇帝殉葬的妃子所用。此毒无色无味,用银针也无法探得,中毒亡之人,尸不僵,容貌不改,口内含香,却如沉睡一般,据说是制毒之人为了保存殉葬美女之花容月貌所想出来的密制配方。盛传当时杨玉环就是中此毒而死,因此才起了如此雅致的名字。(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