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美案(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熟悉这一程序的展昭不难猜到这徐大人的用意。【他抬头看着窗外的场景,月色下,一阵影扫过,好像是人的影子…….

    第二,展昭与秦香莲被提上大堂,展昭就感觉到异样的,倒霉的气氛,心忖,真的被猜中了?

    二人被推倒在地,展昭知道这只是开胃菜。子还没跪稳,就听堂上知府大人猛拍惊堂木,大声喝道:“秦香莲,你可知罪?!”

    秦香莲抬头,一脸茫然问道:“敢问大人,民妇何罪之有?民妇乃是原告啊!”

    “住口!”知府大人大吼一声,惊堂木巨响,堂上三班衙役一听,自知是到了亮嗓子的时候,立刻齐声呼喝“威武——”

    展昭一听,心中警惕起来。这是“下堂威”,恐怕今天这秦香莲要受皮之苦。

    再看那秦香莲,却依然是拔直腰板,凛然一。真是我辈楷模啊。

    待堂威声过,知府大人才正色说道:“大胆秦香莲,你私通韩琪,后又谋杀夫,还敢自称原告,实在是刁蛮至极,来人哪,先打她五十大板!”

    令声一下,大堂两旁走出四个衙役,手持杀威棒,前两根夹住秦香莲上,后两根放于秦香莲腿根处,气势凶狠。

    秦香莲被夹住上,动弹不得,只能口中大呼:“大人,民妇冤枉!民妇从未杀人啊!”

    堂上知府大人哪里肯听,一根鲜红令签顺手掷下,命令道:“给我打!”

    执邢衙役一听,严令已下,手里也不敢怠慢,用足力气,就朝秦香莲的股间砸去。顿时闷声作响,秦香莲哀号连连。一个府衙大堂,竟透出几分森之气。

    展昭作为一代大侠,是能阻止的,但他竟然纹丝不动,没有理睬。

    那杀威棒,粗比腿骨,不过几棒下去,秦香莲的股间就隐隐透出血红;三十棒下去,腥红飞溅,惨不忍睹;再加施刑。秦香莲早无哭喊之声,双目紧闭,竟已昏死过去。

    可那蔡州知府徐天麟,却视若无物,见秦香莲承受不住、丧失意识,却嘴角上扬,唇若含笑,仿佛飞溅起的不是百姓血,而是雪花白银。

    那边徐知府看得高兴。这边展昭却感觉不怎么样?自己堂堂一代大侠竟然要在这……堂上大闹?这展昭,心里千回百转。

    “大人,犯人昏过去了。”施完重刑的衙役,随手扒了扒秦香莲的脑袋。拱手回道。

    “用水泼醒。”知府大人半眯双眼,挥了挥手说道。

    一盆凉水当头浇下,秦香莲滚动双目,渐渐苏醒。

    “秦香莲。你招是不招?”知府大人半倾着上,细声问道。

    好一会,秦香莲才恢复一些神智。翻动嘴唇,喃喃道:“民妇冤枉……”

    徐知府一听,顿时气从心来,一拍惊堂木,高声喝道:“来人,上夹棍!”

    只见两个衙役取来一物,仔细看去,是一排竹管用线绳连起,每根竹管中间都留有空隙,只是原本翠绿的竹管不知上面染了何物,竟呈现出乌黑之色。

    一名衙役将秦香莲的食指插入竹管之间,两名衙役立于两侧,各执一段绳索,向外施力。

    “啊!!——”一声惨叫几穿透众人耳膜。只见几股血浆顺着竹管淌到了地面。

    “民妇冤枉……”秦香莲痛得死去活来,嘴里却毫不松口。知府大人双目一瞪,厉声道:“继续拉!”

    两名拉线的衙役连体都开始向后倾斜。

    “冤……”秦香莲一口气没上来,又昏死过去。

    “大人——”一旁的师爷见状,向知府大人使了个眼色。

    徐大人瞥见,点了点头,一拍惊堂木道:“犯人已经认罪,让她画押。”

    师爷听言,立刻起将面前供书放到已经昏迷的秦香莲面前,用手握住秦香莲的右手,在供状上随便划了两下,这画押的过程就算完成了。

    展昭一边心里咋舌:今天咱可真是长了见识,这“屈打成招”四个字原来是这么解释的。

    徐大人看了看手中的供状,似乎很满意,面带笑意点了点头,把供状交于师爷,又举起了惊堂木拍道:“小子,你呢?招是不招?”

    “哈哈~~~”忽然之间,展昭发出笑声。在这种况之下,这种笑声不是傻瓜,就是彪子。

    徐大人见到这家伙笑的没完没了。本来以为是疯掉了,可是越觉得这家伙实在让人讨厌。

    “啪!!!”

    就听堂上知府大人猛拍惊堂木,大声喝道:“你可知罪?!”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

    “那秦香莲和韩琪通在先,后韩琪因秦香莲一双儿女拖累,想与秦香莲分手,秦香莲一时怀恨在心,于是设计谋害韩琪于关帝庙。”

    一席供词说罢,不单堂上衙役讶然,知府大人目瞪,就连帮忙想方设法栽赃秦香莲的狗头师爷也刮目相看,心道:这一席谎话编下来,竟然比自己连夜苦想的计策还要完备几分,竟然连杀人的前因后果都思考在内。

    徐大人首先回过神来道:“不对啊?!”因为声音不是跪在堂上的小子发出的声音。而是从堂外传进来的。

    “看来做了一届知府也不是特别的傻。”

    这个时候从大堂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一人穿水墨色衣、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清秀的面孔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出完美的侧脸,一双修长洁净的双手不时遮挡着阳光,一的书生气质。

    而另一人则是一脸痞子样子,手中还有钢刀,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小鱼儿。他怎么会来此呢?

    原来第一次秦香莲来到开封的时候,作为一个后来人,小鱼儿早知道这里面人的是非。

    陈世美家境贫寒,与妻子秦香莲(湖广均州人氏,今湖北丹江口人)恩和谐。十年苦读,陈世美进京赶考,中状元后被仁宗招为驸马。秦香莲久无陈世美音讯,携子上京寻夫,但陈世美不肯与其相认,并派韩祺半夜追杀。

    韩祺不忍下手只好自尽以求义,秦香莲反被误为凶手入狱。在陈世美的授意下,秦香莲被发配边疆,半途中官差奉命杀她,幸为展昭所救。

    包拯治陈世美之罪却苦无实证。陈世美假意接秦香莲回驸马府,又以二子迫秦香莲在休书上盖印。展昭至陈世美家乡寻得人证祺朋家夫妇,途中祺大娘死于杀手刀下,包拯找得人证物证,定驸马之罪,公主与太后皆赶至阻挡,但包拯终不让步将陈世美送上龙头铡。(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