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铡美案(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半晌,堂上的知府大人终于回过神,将手中的惊堂木拍于桌上,喝到:“大胆民妇,竟然口出狂言,诬陷当朝驸马,来人哪,将这妇人拉下去先打五十大板再说!”

    秦香莲一听,立刻高声疾呼:“大人,民妇绝无诬陷驸马之意,民妇有凭有据!”

    “你有何凭据?!”知府大人喝问道。&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回大人,那钢刀上有驸马府的印记,乃是物证,民妇旁这位小兄弟亲眼目睹韩琪自杀,乃是人证!” 秦香莲磕头答道。

    知府大人神色一变,立刻叫人将凶器钢刀呈上,仔细查验后,神色更是难看。

    再抬头一看展昭,突然拍下惊堂木问道:“小子,你不是说与你无关吗?”

    展昭有一说一,有二说二道:对啊,大人刚才问杀人案啊。跟我无关啊。如果是自杀案件,在下的确是目击证人。”

    那徐大人起的牙痒痒,这家伙简直是刁民啊。

    “啪?!”

    “大胆,竟然调戏本官,来人呢?!”徐大人非常生气,在看他,竟然有恃无恐啊。衙役上去低估道:“大人,这人部能打啊,我看他上也有令牌。”

    “什么令牌?”

    “好像是开封府的令牌。”

    这如何是好啊。不打,弱了自己的威风,打又怕自己丢了乌纱帽。可是这妇人竟然告的是驸马啊?一阵头疼。

    “本府问你,那秦香莲说的可是实?”

    “是”

    秦香莲双目含悲,面色绝然,一脸血污尚不及擦拭,此时已变黑色,斑斑点点,如同血泪布满双颊。

    那是韩琪之血……

    “回大人,秦香莲所说——”展昭不愧是大侠。干脆利索道,“是实!那韩琪的确是驸马派来的杀手,也的确是自尽亡。”。

    大堂之上众人,听闻此言,无一不变色。

    知府大人手举惊堂木,目光与侧师爷来回几次,终于狠狠落下。

    “此案押后再审,退堂!”

    展昭盘腿坐在监牢之内,闭目眼神,练习着不知名的内功。

    这府衙监牢。青砖一砌到顶,密不透风,苔藓遍墙,潮气入。何况那些狱卒看展昭和秦香莲母子的眼神,怎么都让展昭觉得不自在。

    “娘亲,我饿……”

    “安静点,吵什么吵!”一个狱卒走过来,气势汹汹地敲了敲木栏。

    “展恩公……”后一个女声幽幽道。

    展昭回望去,见秦香莲母子三人六目齐发。直勾勾地瞪着自己。

    “什、什么事?”

    “恩公救香莲母子三人,又在公堂之上作证,香莲感激不尽,无以为报。请恩公受我母子三人一拜。”说罢,携一双儿女,就朝展昭屈相跪,两个孩童更是低头就叩。

    展昭一看大惊。连忙阻止道:“不用客气……”又急忙上前,伸手搀起三人,“我可受不起。赶紧起来。”

    秦香莲听言,才款款起,带一对子女坐在地上,展昭一看,也坐在一旁。随手整了整儿女的衣裳,秦香莲轻叹,却许久不见言语。

    这古人麻烦事就是多,有什么话非不直接说,偏要先叹口气,酝酿酝酿气氛,等别人三催四请才能开口。

    “你可是有心事?” 展昭问道。

    秦香莲轻阖双目,低声道:“香莲只是担心,这监牢之内,潮气甚重,不知这宁儿、馨儿可受得了?”

    展昭一听,了然于心,可道是:天下父母心。展昭心中一软,开口轻声问道:“他们多大了?”

    秦香莲刚想回答,那个男孩却抢先回道:“神仙哥哥,我叫宁儿,今年七岁。”

    另一个女娃一听,也急忙开口:“我叫馨儿,今年十岁。

    秦香莲面色有惊:自己这对儿女自从在驸马府受了委屈,从此郁郁不言,今为何如此开朗。

    秦香莲自然不知,这一对孩童,从未见过江湖人物,自然也不知晓轻功为何,而展昭打一出现,就现出一绝顶轻功,在这对孩童眼里,自然是以为遇见了故事中的仙人。

    展昭一旁好笑,看这对小鬼,两眼放光,满脸崇拜,就差没在自己面前插上三柱香,烧纸钱了。

    “哦——原来是宁儿和馨儿,请多指教。” 展昭笑道。

    两个小鬼立刻点头如捣蒜,双双回答:“是,神仙哥哥。”

    秦香莲此时才明白,感自己的儿女是把恩人当成神仙了。双颊一红,赶忙说道:“宁儿、馨儿,莫要胡说,恩人……”

    展昭却一挥手,打断秦香莲余下之语,使了个眼色,笑道:“没错,我就是天上派下来的神仙,专门来帮宁儿和馨儿的,你们两个有什么愿望,尽管说说。”

    香莲会意,知道恩人是想为孩子留下一线希望,于是不再言语。

    两个孩童一听,面露喜色,同时异口同声道:“我们想要爹爹。”

    展昭顿时一惊,头脑中如同清钟作响,回声不绝,刚才一不自在,顿时清明于心。

    再看那秦香莲,又是双眼润湿,几落泪。

    心思回转几番,展昭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香莲大姐,刚才你实在是不应该在大堂上状告陈世美。”

    秦香莲一听,立即面显怒色,沉声道:“恩公何出此言?那陈世美罪恶滔天,香莲将他告上大堂,何错之有?”

    望着秦香莲一脸怒容,展昭心中蓦然一叹,又开口问道:“香莲大姐,你可知为何我会与你母子三人同关一牢?”

    秦香莲显然没料到如此问题,摇了摇头。

    “这里可有男女同关一牢的习惯?” 展昭不自在问道。

    “香莲只是听过,凡监牢,应有女牢男牢之分。” 秦香莲回道。

    展昭堆了堆眉毛,又道:“那可就不妙了。”

    秦香莲一惊,急忙问道:“恩公何出此言?”

    展昭手指轻揉太阳,感觉头痛异常。

    要不是刚才那两个小鬼左一声“神仙哥哥”右一声“神仙哥哥”的叫,自己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目前的表面别问题;若不是小鬼的一声“爹爹”,自己也不会突然如醍醐灌顶,头脑一片清明。再加上三流编剧的俗定律,这种况显然只有一种解释:

    此时恐怕是刚出虎、又入狼窝!

    “你我男女有别,此时却同处一牢,恐怕是那个蔡州知府,为了灭口方便才有此举。”

    不出所料,秦香莲一听此言,顿时脸色惨白,茫然失措道:“恩公,你此言当真?”

    “当真,当真!” 展昭急忙点头:比地球是圆的还要真!

    “为何会如此?” 秦香莲不觉提高声音。

    展昭道:“难道你就没听说过官官相护?何况你告得那位可是驸马,说是各级官员的总头也不夸张!如今你一状告上府衙,知府怎么可能放过这个邀功请赏的大好机会,如今我们早死晚死,恐怕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秦香莲双目圆瞪,直直看着展昭,双臂紧拥子女,口中不知所言何物,似自语,又似相问。

    看到秦香莲如此,展昭不觉心软,又放轻了语气:“其实也还有补救的办法。如今那个知府还没动手,恐怕是想方设法和陈世美去互通消息。如今你有命案在,那陈世美也不敢太过放肆,恐怕我们还要过堂再审。到时候,你只要认定韩琪是自杀,再决口不提陈世美的事,没准我们还有救。”

    听到此言,秦香莲却像突然决定了什么,直脊背道:“不,香莲决不姑息陈世美那杀妻灭子之徒。”

    “等等,我还没说完,正所谓:留得清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可以……” 展昭急忙补言道。

    “香莲主意已定,恩公莫要多言!” 秦香莲毅然转,不再看展昭,许久又沉声道:“恩公所言只是推测,香莲不信。香莲相信天存公理!”

    展昭心中大呼“要命”,这秦香莲的脑子,比石头还要顽固。(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