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铡美案(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展昭刚迈了没两步,就听得后一声异响,旁的秦香莲一声惊呼,:

    “韩义士!”

    展昭回头一看,瞬间大惊失色。&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只见那韩琦将手中一把钢刀反手插入自己腹中,刀尖已然透出后背,点点滴血——这、这这也太刺激了吧!

    “韩琦!”展昭疾步奔到韩琦侧,与秦香莲一起扶住瘫软下来的子。

    “韩义士,你这是何必?” 秦香莲哭道。

    韩琦面色惨白,双目无光,蠕动双唇,隐隐透出话语:“夫人,韩琦无法杀你,也无颜见驸马爷,只能如此……”

    “别说话!”展昭低声道,食指与中指并拢,在韩琦上点着。

    “小兄弟不必费心了……” 韩琦看着展昭笑了笑,“多亏小兄弟直言,韩琦才没有犯下大错,韩琦先行谢过……”

    “你谢个啊!”展昭的心脏好像被压路机碾过一样,难受异常,“你别急,我带你去找郎中——韩琦,你做什么?!‘”

    展昭刚想将他抬起来,结果没有想到韩琦竟然将他推开。展昭只见他却突然将钢刀直直抽离体,顿时血流如注,无数血浆溅于旁两人脸上。

    “韩琦!”展昭急忙用手掌捂住伤口,可丝毫无用,腥红的血水顺着指缝缓缓流出。

    “夫人……这钢刀上有驸马府的印记……你…你拿着这把钢刀去县衙告状……尚可保命……”

    话未说完,韩琦双眼一白,气绝无救。

    “韩义士!”秦香莲手捧钢刀,泣不成声,一双孩童也跪在尸旁隐隐哭泣。

    “……”展昭低头无语,顺着脸颊滑下的不知是血水还是泪水。

    一时间,关公庙内凄风惨惨,泣声阵阵。

    正在这时候。有两人赶来。展昭回头一瞧,面前站着两个提着灯笼的青年。

    这二人脚穿黑色长靴,着暗红公服,头戴黑色布帽。正是捕快的。

    “什么人在此喧哗?”其中一个衙役问道。

    秦香莲却突然上前,举起手中的钢刀,说道:“两位官差,来得正好,我要告状。”

    那两个差役一瞧秦香莲手里握着钢刀,一鲜血,再探头一看不远处还有个死人。这……定是妇杀夫案件啊。

    两个差役互相对望一眼。见钢刀发憷道:

    “有什么回衙内再说。”

    展昭心想,回衙门解释一下也是可以的,毕竟他也算是衙门之内的人。而单纯的秦香莲更是想告到驸马。希望本地的老爷能够为民请愿。

    然而想法是好的。展昭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一沦落至此,只不过想到关帝庙借个宿,却无端遭来一横祸。

    抬眼看去,这蔡州府衙公堂,庄严肃穆。正中乃一幅红出海图,蓝底红。甚是精细。图前有一石质高台,台上安放一长型公案,案桌乌黑,上摆印包、签筒、笔架、砚台、惊堂木等物。案桌两旁竖立“回避”、“肃立”两块虎头牌面,更显堂威。公案桌后一把靠背木椅,上铺锦缎椅面。

    蔡州知府徐大人坐于案后,头顶“明镜高悬”镀金横匾。神色微凝。三班衙役手执堂棍,肃立左右。

    惊堂木一响,三班衙役口呼:威武——

    徐大人见到有人竟然不跪。吹胡瞪眼道:“汝是何人,见到本父母,为何不跪?”

    “在下江湖……”展昭还没说完。

    徐大人暗忖,这家伙难道是,算了,管他呢?直接道:“你与本案有没有关系啊?”

    “什么案件?”

    “就是杀人案件?”

    “没有。”

    “没有,那就一边玩去。别妨碍老爷我审案。”徐大人吆喝道:“

    “堂下何人,竟敢于本州内行杀人重罪,还不速速招来!”

    “大人,民妇秦香莲,民妇冤枉!民妇从未杀人啊!”堂下所跪妇人呼道。

    啪!惊堂木顿时响彻大堂。

    “大胆刁民,你手持钢刀,浑溅血,半夜三更,行为诡异,那关帝庙的男子不是你杀,又是何人所杀?”

    “回大人,那韩琦乃是自杀亡,这钢刀也是他亲自交于民妇手中。因他死前,民妇在他侧,这血迹就是那时所溅。” 秦香莲微微抬头,正色说道。

    这秦香莲果然是上过开封府衙、见过大场面的人,在这种不利况之下,说起话来居然还有板有眼。

    堂上知府大人却是不信,继续问道:“依你所言,那关帝庙亡之人可叫韩琦?”

    “回大人,正是。” 秦香莲答道。

    “他为何自杀?”

    秦香莲神色一暗:“回大人,乃是因为韩义士不愿做那杀人灭口的勾当,放了我母子三人,却又因无法向主人交待,内疚而死。”

    知府大人一愣:“杀人灭口?为何杀人灭口?又是何人唆使?”

    秦香莲一听,腰板一下得笔直,下颚高抬,双手紧紧握住前襟口,高声道:“大人,民妇冤枉!民妇乃是当朝驸马陈世美的发妻,那陈世美贪图富贵,竟唆使韩琦杀妻灭子,请大人为民妇做主啊!”说罢,低头就磕。

    此言一出,堂上众人皆惊。

    衙役、师爷震惊无法言语,自是不用细表。单看那蔡州知府徐天麟,双目崩裂,口鼻大开,一只手紧握惊堂木,停于半空,想必是刚才听到堂下妇人直呼当朝驸马的名讳,正想制止,却被其后言辞惊呆所致。

    这个秦香莲果然是个大大的蠢才。那陈世美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当朝的驸马!当朝皇帝老儿的妹夫,太后老佛爷的女婿!想那历史名人老包都想要庭外和解,这小小的一个知府哪敢动陈世美的一根汗毛?秦香莲跑到这里来告状,还带着谋杀案的嫌疑……

    半晌,堂上的知府大人终于回过神,将手中的惊堂木拍于桌上,喝到:“大胆民妇,竟然口出狂言,诬陷当朝驸马,来人哪,将这妇人拉下去先打五十大板再说!”

    秦香莲一听,立刻高声疾呼:“大人,民妇绝无诬陷驸马之意,民妇有凭有据!”

    “你有何凭据?!”知府大人喝问道。(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