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无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那男的说道:“当我进到了屋里,好怕人啊,只见刘婆婆就吊在上,舌头伸出了老长,吓得我一股就坐在了地上------”

    包大人见他一味诉说自己如何恐怖,于是就打断了他的说话:“本官要你描述一下死者当形,不要说那些没用的。”

    那人挠了挠后脑勺道:“回大人,小人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也没有太看清。”

    包大人不由一阵郁闷,然后又转向了秋菊道:“当形怎样,你来说说。”

    何秋菊跪在地上,低声诉说了起来:“我夫君被害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我一连偷偷哭了几夜,也不敢告诉婆婆。后来还是被她察觉,于是就找我询问。我也无法隐瞒,就对她说了实。老人家也哭了一番,后来就一味劝慰起我来,再后来,我们婆媳二人就抱头痛哭------”

    说道伤心处,秋菊就又抽噎了起来。哭了一会,这才想起是在公堂之上,于是继续说道:“过了两个月,婆婆就劝我,叫我改嫁。我夫君新亡,再说又怎么能抛下婆婆,独自离开呢,于是就一口拒绝。后来我婆婆急了,就以死相。我也就开始留心,好在她老人家子不灵便不能下。不料,那天早晨起来,却发现婆婆吊死在头上,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婆婆,呜呜----”

    说道这里,秋菊又抽泣了起来。旁边的一名人证手指着她道:“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用眼泪来蒙骗大人。你婆婆瘫痪在,如何能够自尽。分明是你谋害地,还想狡辩。”

    包大人将惊堂木一拍,然后说道:“本官还有几点疑问,需要向当事人询问。首先,你们在事发当夜。可曾听到何秋菊家中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那几个证人都摇头道:“我们都住在她家附近,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其中一个中年人道:“小民就住在她家隔壁,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

    包大人道:“如果是何秋菊将自己地婆婆吊死,老人必然要呼喊挣扎,可是你们都没听到什么动静,那如何能说是何秋菊将婆婆杀害呢?”

    证人们不由互相望了几眼,开始的那个老者道:“大人,也许是何秋菊先将自己的婆婆掐死,然后再吊上绳索,伪造了自杀的现场。也未可知。”

    包大人点点头,继续说道:“当你们都在场,那婆婆是用何物上吊的,又是吊在何处?谁说来听听?”

    刚才那个隔壁的邻居说道:“大人,当是小人将刘婆婆的尸体放下来的,刘婆婆上吊用地乃是她自己腰间的丝绦,在头上方横着一根木杆,是夏天放帐子用的。丝绦就从那上面穿过。”

    包大人继续追问道:“刘婆婆当时是怎样的姿势?”

    那人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她的上悬在半空。大腿什么地都还在上,平时刘婆婆只有右半面的手脚还能活动,眼神又不好,几乎失明。恐怕是完不成上吊这个高难度地动作。”

    包大人沉思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丝绦之上,可曾系了什么东西?”

    众人都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上面好像系着一个线板。我们当时还奇怪着了,她眼都瞎了,根本就使用不了针线。”

    包大人将手一拍。兴奋地叫道:“对啊!正是如此,那刘婆婆正是不忍心再拖累自己的儿媳妇,所以才自己上吊而亡。你们想想,她当时用自己的丝绦绑住了线板,然后扔到了空中,穿过了帐杆,系在自己的脖子上。又支撑起上,将脖子伸进了中,自缢而死!”

    众人听了,不由议论了起来,不过,更多的认为包大人异想天开,有意为秋菊开脱。那些脑子机灵一些的,都开始怀疑起大人是不是见秋菊风韵犹存,想从中猎色了。

    证人之中又站出了那名老者,对包大人说道:“大人,你说得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难道就不能是秋菊她先害死婆婆,再将她吊上吗?”

    包大人道:“刚才的那个青年说,刚看到婆婆的时候,舌头伸出了老长。如果是人死后被吊起,则舌头是不会如此的。由此可见,刘婆婆是活着的时候被吊死的。而你们又没有听到她呼喊挣扎之声,那就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最后,就只剩下自杀!”

    老者摇摇头:“大人说的,实在令人不敢信服。”

    包大人听了,不由微微一笑:“也好,本官就当场为你们演示一番,一定叫诸位心服口服。”

    包大人见众人不相信一个瞎眼的瘫痪能自缢,于是就决定当场实验。他吩咐差官们找来了一根长木棍,又取来了丝绦、线板等物。然后叫两名差役将木杠举起,询问道:“当时这个木杠距离面有多高?”

    旁边的老者过来比量了一番,最后确定了一个高度。包大人又叫人取过一条丝巾,蒙在眼睛上,然后就要亲自实验。

    这时,小鱼儿上前拉住了包大人:“大人份尊贵,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呢,叫属下来吧。”

    包大人觉得他确实比自己更适合,于是就点头应。小鱼儿叫人在地上铺了一张垫子,然后躺在了地上。两名抬杠子的差役又重新确定了一下位置和高度,小鱼儿这才说道:“那就开始吧。”

    王朝在后面为他蒙上了眼睛,又嘱咐道:“记住,只能用右手。”

    小鱼儿点点头,然后摸过了线板,放在垫子上。又抽过来丝绦,用右手慢慢地系在线板上。虽然比较费力,但还是完成了。

    系好了之后,小鱼儿就用右手抓住丝绦的两端,然后将线板的那头扔了出去。在众人的注视下,线板一下就绕过了木杆,耷拉了下来,众人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呼。包大人虽然知道小鱼儿是凭着自己一个武者的知觉,才顺利完成的。但如果换成了刘婆婆,相信多扔几次,也一定能做完这件事

    小鱼儿又伸直了胳膊,将绳子打了一个结。然后拽着绳子,立起了上,在众人的惊呼之中,将脖子了进去。

    那个老者不由叫道:“当时正是这个样子,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王朝见此景。大笑着走上前去:“现在都相信了吧。我们大人难道还能欺骗你们不成,洒家恨不得也都让你们尝尝这上吊的滋味-

    说着说着,只见绳索上的小叶如开始挣扎了起来,面色也越来越紫,呼吸已经快要停了。

    “救……命……啊”

    包大人吼道:“快把绳子砍了!”

    王朝这才醒悟过来,挥起了朴刀,将挂着小鱼儿的丝绦斩断。小鱼儿这才长长地喘了几口气,脱离了危险。

    “呼~~~下次你上。”

    王朝不好意思的憨厚的笑了笑。

    包大人这才对众人说道:“大家都看到了,此事并非是什么不可能地事。下面我宣布,秋菊是被冤枉的,今天就当众释放!”

    秋菊听了。不由跪在了包大人面前,泣不成声。

    众人见包大人须臾之间,就破了积压两年的疑案,不由都心悦诚服。(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