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杀妻案(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神捕乱宋》更多支持!

    包大人来到很快案件就水到渠成,人们纷纷赞叹包大人的智慧超群。这也就让包大人这外来户在京城站住了脚跟儿。

    不一会,小鱼儿架着一位老者来到了现场。包大人一看,此人已经年过花甲,满脸地皱纹,脸上灰蒙蒙的。少了些生气。在古代,六十岁已经算是长寿了。要不怎么说70古来稀。

    于是对他说道:“您老可是屠仵作?今天把您老请来,是有一事不明,需要向您老请教!”

    那屠仵作颤巍巍地说道:“回大人的话,小老儿确实是开封府原来的仵作。”

    包大人听了额首微微一点,继续问道:“这具尸骨。乃是三年前死去的王氏,你也曾在两年前为它验过?”

    屠仵作点点头,应了一声。

    旁边的小鱼儿于是视着他的双眼。追问道:“那现在尸骨中有一块颈骨被人换过,屠老可曾知道其中的缘由?!”

    屠仵作听了,脸上忽然有了神采,混浊地双眼也仿佛明亮了起来,紧紧地盯住小鱼儿,和他对视起来。

    小鱼儿厉声道:“屠仵作你可知否?!”

    屠仵作被吓住了,这个时候他紧闭双唇,打死也不说。

    包大人看小鱼儿迫太急,劝解安慰道:“老前辈,您一生为仵作,应该知道这一行虽然低。但是却攸关人命,毫厘之差,往往关乎人命,可使凶手逍遥法外;也可以使死者沉冤难明,含恨九泉。您老现在也已经是垂暮之年。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人世吧!”(看人家大人说话就是好听。你个小年轻,太年轻。小鱼儿:我们这是黑白配。)

    屠仵作凝神思索了片刻,然后长叹了一声。对包大人说道:“大人,你好眼力啊!这块颈骨,确实是被老朽换过了!”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尤其是那李宗睿和他的后母,更是面如土色,两股瑟瑟。老仵作继续说道:“这是老朽一生之中,做过的唯一一件憾事。常常叫我寝食难安,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被噩梦惊醒,在梦中,总会有一具枯骨站在我的面前,向我讨要一块颈骨…都是老夫一时见财起意,才铸成大错。今正好借机向大人说明真相,老夫也就安心啦!”

    然后,指着李宗睿道:“就是这个卑鄙地小人,送给我一百两银子,叫我偷换颈骨。当时正值老夫的独子成婚之时。家中贫寒,所以就一念之差,收了他的银子!”

    李宗睿听罢,已经委顿在地。小鱼儿的心中也甚是酸楚:眼前的这个老人。一生勤俭,却因为是地位低下地仵作,所以才穷困不堪。做了错事之后,自己也一直愧对良知。确实令人可怜可叹。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包大人和颜悦色地屠仵作说道:“老人家,那块被你换过的颈骨,现在何处?”

    屠仵作说道:“那开棺之前。老朽就提前准备了一块颈骨,那是在乱葬岗中拾来的。然后在开棺验尸之后,偷偷换下死者地一块颈骨,由于当时只有老朽一人在棺中检验,所以才无人知觉。谁知冥冥之中,自有天眼昭昭,老朽骗过了一时,却终有真相大白之!”

    包大人见他只顾忏悔,于是也不打扰,静等他慢慢道来。果然,老者停了片刻,又继续说道:“死者的那块颈骨,被老朽带到了家里,埋在了院中。每当老朽念一及此,就隐隐作痛啊!”

    包大人于是又说道:“老前辈,你可否带着衙役,将颈骨取来?”

    老仵作点点头说道:“今既然得遇大人这样清明的官吏,老朽还怎敢藏私!”

    包大人点点头,对小鱼儿道:“小鱼儿,你跟屠仵作回家一趟,务必将胫骨取来。”

    “是”

    小鱼儿于是带了几名衙役,拿了锹镐等物,随着老仵作一起去了。

    约莫了一个时辰之后,一行人又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小鱼儿昂首走在前面,手中举着一块颈骨,老远就兴冲冲地喊道:“大人,颈骨找到了,上面果然有伤痕!”

    包大人听了,也常常出了一口气。等到小鱼儿来到了面前之后,接过了他手里的颈骨,仔细观察了起来:只见这块颈骨上有一个清晰的裂纹,显然是被重物所击。

    包大人于是转过,怒视着李宗睿道:“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看你还如何狡辩!”那李宗睿和他的后母也都扑通跪在地上,连呼饶命。

    包大人厉声道:“你们是如何谋害王氏地,还不将经过从实招来!”

    那李宗睿哆哆嗦嗦,讲述了事的经过:原来,李宗睿的后母乃是其父所娶的青楼女子,后来父亲去世之后,这个女人就寂寞难耐,于是就勾引起李宗睿来。那李宗睿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以二人是一拍即合,就勾搭成

    有一天,李宗睿的妻子王氏为后母做了一双鞋子,后母见了,就说道:“鞋子有些做歪了。”王氏也不屑于她与丈夫之间地苟且之事,于是就说道:“鞋子歪些倒也不要紧,只要脚正,也就不怕鞋歪啦!”

    后母听了,不由羞愤难当,于是就将此事告诉了李宗睿。李宗睿听了,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于是就和后母定下了毒计,要除去王氏这颗眼中钉。

    当夜,李宗睿将妻子王氏用酒灌醉,然后用铁棍猛击王氏后面的脖颈,竟将王氏打死。然后谎称其得病而亡,草草下葬。

    后来,乡邻多怀疑此事,于是向官府告发。李宗睿顿时慌了手脚,要是开棺验尸,必定能发现真相。这时,他地后母又出主意说,贿赂验尸的仵作,换去打碎的颈骨,免除后患。于是,就送了老仵作一百两银子,瞒过了此事,不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今天被小鱼儿发现了其中的真相,才使得冤案大白于天下。

    听完了李宗睿的讲述,小鱼儿对捕神说道:“刘大人,这件案子到现在是否算是破了?要不是我家大人亲自下去捡骨,只怕就不会发现其中的轻重之别,有时候,为官者还是事必躬亲的好一些!”

    捕神听了,脸上也不由一红,大声命令道:“来人呢?将这队妇羁押,打入大牢,然后报请刑部。这个屠老仵作贪赃枉法,也将他一并押入大牢,等候审判!”

    小鱼儿连忙上前说道:“张大人,这位老仵作虽然犯下了罪行,但是他能直面自己的错误,悔过自新。这才使案子顺利地侦破,再加上他年纪已老,是否可以考虑将他放掉?”

    捕神一阵冷笑:“若是人人在犯罪之后,都悔改过来,就免于处罚,那还要我们官府何用?统统带走!”后一句话,却是命令差役的。

    小鱼儿伸手制止道:“慢着,捕神大人,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捕神冷哼道:“什么事?!”

    小鱼儿一股嘲笑般的语气笑道:“就是这件案件由我家大人审理,怎么判决也由我们大人说了算。最终判决与否也不是由捕神大人来判断,要交给刑部查看。”

    “哼!!!”捕神大人没有想到小鱼儿这么牙尖嘴滑,一时无语,失声叱呵道:“我会在朝上参你一本,包大人,你就等着丢官吧。”他是对着包大人说道。

    那屠仵作见到这么好的官要被参,忽然断喝道:“不必了!;老夫贪图钱财,今该当此报。我只是后悔自己当初何必伸手,毁了自己的一世清名!”说罢,用力向旁边的一座墓碑上撞去。

    小鱼儿惊呼一声,却已经来不及了,屠仵作一头撞到了坚硬的墓碑上,顿时头破血流,载到在地,眼见活不成了。

    包大人不由跑上前去,抱起屠仵作的头颅,心中是百感交集,又是惋惜,又是悲愤:“他的死,于自己有着直接的责任,要不是自己揭示了案件的真相,他又怎么会含愤撞死;可是,自己要是不秉公断案,又如何对得起屈死的王氏?”

    此时,众人的心头,丝毫没有破案之后的喜悦之,而是充满了无奈,充满了悲哀。(小说《神捕乱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