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上书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新年快乐,开年第一章,很不好意思上传这么晚,过年总是很忙,各位读者大大见谅。再次祝福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年发大财。

    温有方道:“我们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法子,求你小兄弟大度包容,免了我们这笔债,别向李老公提起。以后咱哥儿赢了回来,自然如数奉还,不会拖欠分文。”

    小鱼儿心头暗骂:“你的,你两只臭乌龟当我小鱼儿是大羊牯?凭你这两只王八蛋的本事,跟老子赌钱还有赢回来的子?”当下面有难色,说道:“可是我已经向李公公说了。他老人家说,这笔银子嘛,还总是要还的,迟些子倒不妨。”

    温氏兄弟对望了一眼,神色甚是尴尬,他二人显然对李老公十分忌惮。温有道道:“那么小兄弟可不可帮这样一个忙?以后你赢了钱,拿去交给李老公,便说……便说是我们还你的。”

    小鱼儿心中又在暗骂:“越说越不成话了,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儿么?”说道:“这样虽然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我可未免太吃亏了些。”

    温氏兄弟听他口气松动,登时满面堆欢,一齐拱手,道:“承,承,多多帮忙。”

    温有方道:“小兄弟的好处,我哥儿俩今生今世,永不敢忘。”

    小鱼儿道:“倘若这么办,我要二位大哥办一件事,不知成不成?”二人没口子的答应:“成,成,什么事都成。”

    小鱼儿道:“我在宫里这许多子,可连皇上的脸也没有见过。你二位在上书房服侍皇上。我想请二位带我去见见皇上。”

    温氏兄弟登时面面相觑,大有难色。温有道连连搔头。温有方说道:“唉,这个……这个……这个……”连说了七八个“这个”,再也接不下去。

    小鱼儿道:“我又不想对皇上奏什么事,只不过到上书房去耽上一会儿。能见到皇上的金面,那是咱们做奴才的福气,要是没福见到,也不能怪你二位啊。”

    温有道忙道:“这个倒办得到。今申牌时分,我到你那儿来,便带你去上书房。那个时候。皇上总是在书房里做诗写字,你多半能见到。别的时候皇上在上办事,那便不易见着了。”说着斜头向温有方霎了霎眼睛。

    小鱼儿瞧在眼里,心中又是“臭乌龟、王八”的乱骂一阵,寻思:“这两只臭乌龟听说我要见皇帝。脸色就难看得很。他们说申牌时分皇帝一定在上书房,其实是一定不在上书房。他们不敢让我见皇帝,我几时又想见了?他的,皇帝倘若问我什么话,老子又怎回答得出?一露出马脚,那还不满门抄斩?貌似我好想是孤儿啊?

    也不知道金大爷所说的秘密是不是在上书房。当下便向温氏兄弟拱手道谢,道:“咱们做奴才的,连万岁爷的金面也见不着。死了定给阎王老子大骂乌龟王八蛋。”

    未牌过后,温氏兄弟果然到来。温有方轻轻吹了声口哨,小鱼儿便溜了出去。温氏兄弟打个手势。也不说话,向西便行。小鱼儿跟在后面,有了上次的经历,他一路上留心穿廊过户时房舍的形状,以免回来时迷失道路。

    从他住屋去上书房,比之去赌钱的所在更远。几乎走了一盏茶时分。温有道才轻声道:“上书房到了,一切小心些!”小鱼儿道:“我理会得。”

    两人带着他绕到后院。从旁边一扇小门中挨而进,再穿过两座小小的花园。走进一间大房间中。

    但见房中一排排都是书架,架上都摆满了书,也不知有几千几万本。

    小鱼儿倒抽了口凉气,暗叫:“他的,皇帝屋里摆了这许多书,秘密到底在什么地方?”此刻眼前突然出现了千卷万卷书籍,登时眼花缭乱,不由得手足无措,便想转逃走。

    温有道低声道:“再过一会,皇上便进书房来了,坐在这张桌边读书写字。”

    小鱼儿见那张紫檀木的书桌极大,桌面金镶玉嵌,心想:

    “桌上镶的黄金白玉,一定不是假货,挖了下来拿去珠宝店,倒有不少银子好卖。”见桌上摊着一本书,左首放着的砚台笔筒也都雕刻精致。椅子上披了锦缎,绣着一条金龙。小鱼儿见了这等气派,心中不怦怦乱跳,寻思:“他的,这乌龟皇帝倒会享福!”书桌右首是一只青铜古鼎,烧着檀香,鼎盖的兽头口中袅袅吐出一缕缕青烟。

    温有道道:“你躲在书架后面,悄悄见一见皇上,那就是了。皇上读书写字的时候,不许旁人出声,你可不得咳嗽打喷嚏。否则皇上一怒,说不定便叫侍卫将你拖出去斩首。”

    小鱼儿道:“我自然知道,不能咳嗽打喷嚏,更加不得放响。”

    温有道脸一沉,道:“小兄弟,上书房不比别的地方,可不能说不恭不敬的胡话。”小鱼儿伸了伸舌头,不敢说了。只见他两兄弟一个拿起拂尘,一个拿了抹布,到处拂扫抹拭。书房中本就清洁异常,一尘不染,但他二人还是细心收拾。温氏兄弟抹了灰尘后,各人从一只柜子中取出一块雪白的白布,再在各处揩抹,揩抹一会,拿起白布来瞧瞧,看白布上有无黑迹,真比抹镜子还要细心,直抹了大半天,这才歇手。

    温有道说道:“小兄弟,皇上这会儿还不来书房,今天是不来啦。耽会侍卫大人便要来巡查,见到你这张生面孔,定要查究,大伙儿可吃罪不起。”

    小鱼儿道:“你们先去,我再等一会就走。”

    温氏兄弟齐声道:“那不成!”

    温有道说道:“宫里的规矩,你也不是不知道,皇上所到的地方,该当由谁侍候,半分也乱不得。宫里太监宫女几千人,倘若哪一个想见皇上,便自行走到皇上跟前,那还成体统吗?”

    温有方道:“好兄弟,不是咱哥儿不肯帮忙,咱二人能够进上书房,每天也只有这半个时辰,打扫揩抹过后,立刻便须出去。不瞒你说,别说你不能在上书房里多耽,便是咱哥儿俩,过了时不出去,给侍卫大人们查到了,那也是重则抄家杀头,轻则坐牢打板子。”

    小鱼儿伸了伸舌头,道:“哪有这么厉害?”

    温有方顿足道:“皇上边的事,也开得玩笑么?好兄弟,你想见皇上,咱们明这时再来碰碰运气。”

    小鱼儿道:“好,那么咱们就走罢。”

    温氏兄弟如释重负,一个挽住他左臂,一个挽住他右臂,惟恐他不走,挟了他出去。

    小鱼儿突然道:“其实你们两个,也从来没见过皇上,是不是?”

    温有方一怔,道:“你……你……怎么……”

    他显是要说“你怎么知道?”

    温有道忙道:“我们怎么没见过?皇上在书房里读书写字,那是常常见到的。”

    小鱼儿心想:“每天这时候,你们进书房里来揩抹灰尘,这时候皇帝自然不会来,难道你两个王八蛋东摸西摸抹灰尘的孙子德,皇帝瞧得很么?”

    温有道又道:“小兄弟答还银子给李公公,我兄弟俩后必有补报。要见皇上嘛,那是一个人的福命,是前生修下来的福报,造桥铺路,得积无数德,命中如果注定没这个福气,可也勉强不来。”

    说话之间,三个人已从侧门中出去。

    小鱼儿道:“既是如此,过几天你们再带我来碰碰运气罢!”

    二人连说:“好极,好极!”三人就此分手。

    小鱼儿快步回去,穿过了两条走廊,便在一扇门后一躲,过得一会,料想他二人已经去远,悄悄从门后出来,循原路回去上书房,去推那侧门时,不料里面已经闩上。他一怔,心想:“只这么一会儿,里面便已上了闩,看来温家兄弟的话不假,侍卫当真来巡查过了。不知他们走了没有?”附耳在门上一听,不闻有何声息,又凑眼从门缝中向内张去,庭院中并无一人。当下拨开门闩就进去。

    他将门推开两寸,从门缝中伸手进去先抓住了门闩,不让落地出声,这才推门,闪入内,反又关上了门,上了门闩,倾听房中并无声息,一步步的挨过去,探头在书房中一张,幸喜无人,等了片刻,这才进去。

    他走到书桌之前,看到那张披了绣龙锦缎的椅子,忽有个难以抑制的冲动:“他妈的,这龙椅皇帝坐得,老子便坐不得?”斜跨一步,当即坐入了椅中。

    他初坐下时心中怦怦乱跳,坐了一会,心道:“这椅子也不怎么舒服,做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不敢久坐,便去书架上找秘密。可是书架上几千部书一部叠着一部。甚么《四书集注》、《四书正义》之类。翻开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什么秘密。

    眼睛不自觉的放在了一觉,很不显眼的地方,小鱼儿看到了一部大作——《论语》,忽然之间他想起一个典故,半部论语治天下。说的是宋初宰相赵普,辅太祖(赵匡胤)定天下。他可是后世穿越而来,他可不相信一部论语就可以定天下。打仗还是靠枪杆子。因为论语可是读了好几遍,除了‘之乎者也’根本就没用。

    后世人认为这是用来强调学习儒家经典的重要。

    不过小鱼儿还是按耐不住翻阅,他到底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这个样子。

    ...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