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赌博 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一人说道:“小鱼儿,今偷了多少钱出来输?”

    小鱼儿道:“呸!什么偷不偷,输不输的?难听得紧!”他本要乌龟儿子王八蛋的乱骂一起,只是发觉自己说话的腔调跟他们太也不像,骂人更易露出马脚,心想少开口为妙,一面留神学他们的说话。..

    带他进来的小吴子拿着筹码,神色有些迟疑。旁边一人道:“老吴,这会儿霉庄,多押些。”

    老吴道:“好!”押了二两银子,说道:“小鱼儿,怎么样?”

    小鱼儿心想:“最好不要人家留心自己,不要赢多,不要输多,押也不要押得大。”于是押了五钱银子。旁人谁也不来理他。

    那做庄的是个肥胖汉子,这些人都叫他平大哥,小鱼儿记得老吴说过赌客中有一人叫作平威,这平大哥自是平威了。

    只见他拿起骰子,在手掌中一阵抖动,喝道:“通杀!”将骰子掷入碗中。小鱼儿留神他的手势,登时放心:“此人是个羊牯!”在他心中,凡是不会行骗的赌客,便是羊牯。平威掷了六把骰子,掷出个“牛头”,那是短牌中的大点子。

    余人顺次一个个掷下去,有的赔了,有的吃了。老吴掷了个“八点”,给吃了。

    小鱼儿每见到一人掷骰,心中便叫一声:“羊牯!”他连叫了七声“羊牯”,登时大为放心。他怀中带着李公公的水银骰子,原拟玩到中途,换了进去,赢了一笔钱后,再设法换出来。掷假骰子的手法固然极为难练,而将骰子换入换出,也须眼明手快,便如变戏法一般。先得引开旁人的注意。例如忽然踢倒一只凳子、倒翻一碗茶之类,众人眼光都去瞧凳瞧茶碗时,真假骰子便掉了包。

    但若是好手,自也不必出到踢凳翻茶的下等手法,通常是在手腕间暗藏六粒骰子,手指上抓六粒骰子,一把掷下,落入碗中的是腕间骰子,而手指中的六粒骰子一合手便转入左掌,神不知、鬼不觉的揣入怀中。这门本事小鱼儿却没学会。

    有道是:“骰子灌铅,赢钱不难;灌了水银,点铁成金。”水银和铅均极沉重。骰子一边轻一边重,能依己意指挥。只是铅乃硬物,水银却不住流动,是以掷灌铅骰子甚易而掷水银骰子极难。骰子灌铅易于为人发觉,同时你既能掷出大点,对方亦能掷出大点,但若灌的是水银。要什么点子,非有上乘手法不可,非寻常骗徒之所能。小鱼儿掷灌铅骰子有六七成把握,对付水银骰子。把握便只一成二成。虽只一成二成。

    但十把中只须多赢得一两把,几个时辰赌将下来,自然大占赢面。至于真正的一流高手,则能任意投掷寻常骰子。要出几点便是几点,丝毫不爽,决不需借助于灌铅灌水银的骰子。这等功夫万中无一,小鱼儿也未曾遇上过,就算遇上了,他也看不出来。

    他见入局的对手全是羊牯,心想骰子换入换出全无危险,且不忙换骰子,他入局时有两只二十五两的元宝,一只兑了筹码,当下将另一只元宝放在左手边,以作掉换骰子的张本,又想:“小鱼儿既常常输钱,我也得先输后赢,免得引人疑心。”

    掷了几把,掷出一只幺六来,自然是给吃了。如此输一注,赢一注,拉来拉去,输了五两银子。赌了半天,各人下注渐渐大了,小鱼儿仍下五钱。庄家平威将他的竹筹一推,说道:“至少一两,五钱不收。”

    小鱼儿当即添了一根筹码。庄家掷出来是张“人”牌,一注注吃了下来。

    小鱼儿恼他不收自己的五钱赌注,这一次决意赢他,心道:“你不肯输五钱,定要输上一两,好小子,有种,算盘精。我若用天牌赢你,不算好汉。”他右手抓了骰子,左手手肘一,一只大元宝掉下地去,托的一声,正好掉在他左脚脚面。

    他大叫一声:“啊哟,好痛!”跳了几下。同赌的七人都笑了起来,瞧着他弯下腰去拾元宝。

    小鱼儿轻轻易易的便换过了骰子,一手掷下去,四粒三点,两粒一点,是张“地”牌,刚好比“人”牌大了一级。

    平威骂道:“他妈的,小鬼今天手气倒好。”

    小鱼儿心中一惊:“不对,我这般赢法,别人一留神,便瞧出我不是小鱼儿了。”下一次掷时,他便输了一两。眼见各人纷纷加注,有的三两,有的二两,他便下注二两,赢了二两,下一次却输一两。”

    赌到中午时分,小鱼儿已赢得二十几两,只是每一注进出甚小,谁也没加留神。老吴却已将带来的三十几两银子输得精光,神甚是懊丧,双手一摊,说道:“今儿手气不好,不赌啦!”

    小鱼儿赌钱之时,十次中倒有九次要作弊骗人,但对赌友却极为豪爽。他平时给人辱骂殴打,无人瞧他得起,但若有人输光了,他必借钱给此人,那人自然十分感激,对他另眼相看。小鱼儿生平偶有机会充一次好汉,也只在借赌本给人之时。那人就算借了不还,他也并不在乎,反正这钱也决不是他自己掏腰包的。这时见老吴输光了要走,当即抓起一把筹码,约有十七八两,塞在他手里,说道:“你拿去翻本,赢了再还我!”

    老吴喜出望外。这些人赌钱,从来不肯借钱与人,一来怕借了不还,二来觉得钱从己手而出,彩头不好,本来赢的会变成输家。

    他见小鱼儿如此慷慨,大为高兴,连连拍他肩头,赞道:“好兄弟,真有你的。”

    庄家平威气势正旺,最怕人输干了散局,对小鱼儿的“义举”也是十分赞许,说道:“哈,小鱼儿真是够义气!”

    再赌下去,小鱼儿又赢了六七两。

    忽然有人说道:“开饭啦,明儿再来玩过。”众人一听到“开饭啦”三字,立即住手,匆匆将筹码换成了银子。

    小鱼儿来不及换回水银骰子,心想反正这些羊牯也瞧不出来,倒也没放在心上。小鱼儿跟着老吴出来,心想:“不知到哪里吃饭去?”

    老吴将借来的十几两银子又输得差不多了,说道:“小兄弟,只好明天还你。”

    小鱼儿道:“自己兄弟,打什么紧?”

    老吴笑道:“嘿嘿,这才是好兄弟呢,你快回去,李公公等你吃饭呢。”

    小鱼儿道:“是。”心想:“原来是回去跟老乌龟一起吃饭”眼见老吴穿入一处厅堂,寻思:“这里又是大厅,又是花园,又是走廊,不知大门在什么地方。”只好乱闯乱走,时时撞到和他一般服色之人,可不敢问人大门所在。

    他越走越远,心下渐渐慌了:“不如先回到李狗蛋那里去再说。”可是此刻连如何回到李公公处,也已迷失了路径,所行之处都是没到过的,时时见到厅上、门上悬有匾额,反正不识,也没去看。(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