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双剑合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不好,小畜生暗器有毒!”

    “废话,不带毒,那还叫什么暗器。”小鱼儿在一旁叫嚣道。

    “使毒算什么英雄好汉?”

    “抱歉,我是官。”

    念头只是一转,腿上痒得再也无法忍耐,也顾不得大敌当前,抛下棒子,伸手就去搔痒,只这么一搔,竟似连心中也都痒了起来,不由得大叫摔倒。

    须知小鱼儿的暗器之毒乃是系统提供的,此暗器天下罕见,可以让你痒个不停,不挠还好,就要一挠那就根本停不下来。中了一枚已自难当,何况在激斗之际、血行正速时?

    金大爷大踏步走出,伸出手‘砰砰’在陈油粮的上点了几下位,暂时止住了他的痒。看着他腿部流出的血水属于鲜红是被自己闹的就知道这暗器的毒不会致死。但时间久了会被自己搞的糜烂。

    道:“小孩子,我来和你打!”

    小鱼儿一听,我滴乖乖,暗骂:你丫的是宗师啊,连展熊飞这样半只脚在宗师打转儿,又加上独孤九剑这种预判耍赖的招数才将你退。我何德何能啊?我即便是成长一流高手也不是你的对手啊。这明白着欺负人吗?

    内心叫苦道:“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啊?貌似好像我是捕快,他是我要抓的贼啊?可这贼未免太…厉害点儿吧?有没有难度低点儿地。”

    “怎么不敢吗?”金大爷似乎看出了小鱼儿的顾忌,道:“老夫只出十招怎么样?”

    蕾妹不知金大爷武功惊骇世俗,对一旁的疗伤的鬼面歉疚,当即站起来,说道:“那我就试试。”

    金大爷道:“你若接不住我十招,那便怎样?”

    蕾妹道:“接不住就接不住,又怎样了?”她此时虽对恨羁绊,然对别事仍是无动于中。

    那些秃驴均不知这是她的本。登时纷纷议论起来。

    金大爷,喝道:“我要动手了!”

    小鱼儿低声道:“姑娘,小心这个和尚。”

    他见这和尚厉害,想说得他有了顾忌,出手不敢放尽。但金大爷可是成名已久的英杰,文武全寸,哪会上当,叫道:“第一招来了,小姑娘,亮兵刃罢!”

    “看招?!”

    小鱼儿一巴掌护在自己的脸色。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啊?偷袭人都不会?!你是猪吗?!”

    只见枫哥从背后飞过去,一招“青龙出海”。

    金大爷听到背后金刃破空之声,竟不回头,翻过手指往他剑刃平面上一击。当的一响,枫哥只震得右臂发麻,剑尖直垂下去,急忙飞跃开。

    金大爷回过来,说道:“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好偷袭?”这句话不亢不卑。确又不是大言欺人,枫哥究是少年心,笑道:“我不是提醒你了吗?怎能算是偷袭?再说了前辈武功盖世,远胜于我。岂会害怕小辈偷袭?”这几句话软硬兼施,既把金大爷捧了一下,却又深具威胁。

    他只道金大爷自负功夫了得,被他这么一激。或许真的不再与蕾妹为难。

    我金大爷又有何惧?当下冷笑一声,抢到梯口,说道:“那你要为她出头!”

    蕾妹闻声。心里一暖。

    枫哥深着自己的师妹蕾妹,明知道豪强但也要逞强咬牙道:“出头又怎样?”

    金大爷双眉倒竖,“单拿开碑”,一招疾推下去,他膂力本大,这一招居高临下,更是威猛无比。枫妹哪敢硬接?她双足一登,竟以绝顶轻功从敌人畔擦过,与枫哥并肩而立。金大爷当她从左侧掠过时回时反打,竟然一击不中,心下也佩服她法轻捷。枫哥又抬起武修文掉下的长剑交在她手里,说道:“蕾妹,这和尚无礼,咱们打他。”

    ‘呛啷’一响,金大爷从袍子底下取出一只权杖,这权杖颜色黑黝黝地,却是精铁所铸,权杖上铸有密宗真言。

    枫哥叫道:“老秃驴,看剑”转头向蕾妹道:“蕾妹,咱们双剑合璧,必然能将这老秃驴斩下。”他已打定主意,自己与蕾妹合力拒敌,打是打不过的,但勉力抵挡一阵,却多半办得到,只须这敌快些恢复,就算逃得狼狈万状,又有何妨?当下剑向金大爷刺去。

    哎,枫哥,不愧是天朝好备胎。

    蕾妹见他使的是玄功要诀功夫,于是跟着挥剑旁击,她心中无甚打算,既见枫哥与这和尚动手,也就出手相助。

    金大爷舞动权杖,挡开两剑,一面舞棒,一面展开步伐。枫哥心想:“跟你以力硬挤,我们定然要输,只有跟你纠缠,才可抵挡得片刻。”

    一旁慧真中了小鱼儿的一掌还在运功疗伤,陈油粮中毒重伤,其余的和尚本领低微,哪里挡得住小鱼儿?小鱼儿在一旁为鬼面护法。

    枫哥大叫:“小子,你们快走罢!”

    但小鱼儿见金大爷招数厉害,二人出尽全力,仍是难以招架,此刻胡闹歪打,尚可挡得一挡,若是给他找到破绽,猛下毒手,这两个人哪里还有命?心想:“他舍命救我,我岂能只图自,舍之而去?”站在一旁观战,警惕旁边的些许小怪。

    他见枫哥与蕾妹出招也无甚特异奥妙之处,有时姿式虽妙,剑招却毫不凌厉狠辣。

    金大爷每次追击,总是让二人仗着灵活的法逃脱。

    枫哥、蕾妹法转动灵活,飘忽来去,尽是游斗。他心念一动,足下突然使劲,只听喀喇喇、喀喇喇响声不绝,一阵阵真气冲着足下碾压式的冲来。

    在他足底地板碎裂掀翻。他手上舞动权杖攻拒转打,足底却使出“千斤坠”功夫,双脚踏到何处,何处的地板龟裂,再斗得数转,地上已经破损砖瓦。

    此时金大爷大踏步来去,权杖晃得当郎郎直响,双臂大开大阖,以急招向二人猛攻。枫哥与蕾妹见路上的土砖的阻隔,只得以真功大抵挡。金大爷连进三招,枫哥架得手臂隐隐生痛。金大爷得理不让人,第四招当头猛砸下来,权杖未到,己是夹着一股疾风,声势极是惊人。枫哥与蕾妹双剑齐上,剑尖抵中权杖,合双剑之力,才挡过了这一招,但两柄剑均已被压得弯了。

    两人同时奋力将权杖弹开,枫哥长剑直刺,攻敌上盘,蕾妹横剑急削敌人左腿。金大爷飞脚向蕾妹手腕踢去,权杖斜打,击向枫哥项颈。枫哥低头蹲腿,闪避权杖。不料此时奇峰突起,金大爷右手陡松,权杖竟向枫哥头顶摔落,他双手得空,同时向蕾妹肩上抓去。

    就在这瞬息之间,二人同时遭逢奇险。(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