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伐髓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大哥,你就放了我吧。这样会死人的。”

    “甭跟我废话。”延能道:“你现在出去也是个死。”

    “死?”小鱼儿道:“即便我现在用不了武功,逃跑的力气还是有的。”

    “段家一阳指,荆门金大爷,你说你能逃得了吗?”延能看着小鱼儿不说话,继续说道:“老实在这里呆着。”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咣当”

    房间里只留下了小鱼儿。

    就在此时,一团纯阳气息上涌,瞬间笼罩住小鱼儿的脑袋。

    “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小鱼儿连忙运气试图镇压这股疼痛。

    “难道这就是刚才那和尚所说的?”

    “啊?!“那股力量比之之前似乎膨胀了不少,这到底是什么?应该不是一阳指吧?难道是传说中的六脉神剑?我靠,不会真的这么悲催吧。

    暗想自己的武功现在不能使用,的确是六脉神剑的结果。想当初,金大侠所写的天龙八部,慕容复就是因为被段誉的六脉神剑打中,武功暂时的消失,才会落败。

    难道那姓段的已经掌握了六脉神剑?

    “啊?!“那段气息一直纠缠不休,一旦小鱼儿动用大量的内力,那段气息就会乘机爆发,疯狂肆虐侵蚀着小鱼儿的生机。这那是纯阳之气,这分明就是夺命之气啊。太霸道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霸道的纯阳之气要吞噬自己的时候。

    “咣当”

    门开了,小鱼儿努力睁开双眼,竟然是那刚刚出去的和尚。

    延能一脸惊讶的看着小鱼儿,道:“不好?!”

    说完就一步来到柱子面前,伸出剑指在小鱼儿的百会上轻点了一下。

    瞬间小鱼儿感觉道自己的阳气大胜,将六脉神剑出的纯阳之气压制下去。

    “哦”

    小鱼儿舒了一口气道:“tmd真爽。”

    延能看了一眼小鱼儿到:“再这么野蛮没有人救得了你。”说完就开始解开小鱼儿的手。

    “喂。你到底闹哪样啊?绑也是你,解开也是你,救我也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小鱼儿生怒道,他心里知道延能为什么将自己绑起来,那是因为防止自己运功疗伤,导致现在的结果。不过因为自己以后不能成为高手而气愤。这纯阳之气就像在自己的体里埋下了一颗炸弹。

    延能看小鱼儿发泄之后,从怀里掏出一本书丢给小鱼儿道:“这本书或许能救你。”

    小鱼儿接住延能丢过来的书,一看:“《伐髓经》?”惊讶的合不拢嘴,看着延能道:“大师,你是准门去拿经书救我?”

    ‘南有伐髓。北有易筋’,佛门两大隗宝,这说给就给,真的让人惊讶。小鱼儿暗想:算了,不管了。

    小鱼儿翻开书“宇宙有至理,难以耳目契。凡可参悟者,即属于元气。气无理不运,理无气莫着。交并为一致,分之莫可离。流行无间滞。万物依为命。穿金与透石,水火可与并。并行不相害。理与气即是……”

    经过易筋洗髓丹的功效之后,虽然没有九阳神功如此的变态,但练习这种内功还是相当的容易。至少很快入门级别领悟。

    延能看着小鱼儿练习伐髓经之后。心理顿时放心了不少。接着就干起了自己手中的活儿。

    鬼面与南迦叶两人进了寺庙,南迦叶问道:“我说老大,你到底想干吗?”他发现鬼面很飘忽不定,如果说是来破坏大典。他早就将这里搞的一团糟了,可是竟然没有。很规规矩矩的样子。

    鬼面说道:“方丈在哪里?”

    “方丈?”南迦叶还是回答道:“在大啊?”

    鬼面铮铮的看着南迦叶道:“我说的是原来的方丈,被你们囚起来的。”

    南迦叶哦了一下。食指指了指地下。

    鬼面狰狞的上前一只手卡住南迦叶的脖子道:“到底在哪里?”

    “咳咳”南迦叶咳嗽道:“咳咳,大哥,你先松手。”

    鬼面松开了南迦叶的脖子,对方应声躺在了地上。发出咳嗽的声音。

    “咳咳”

    “他在哪里?”

    南迦叶揉着自己的脖子让自己舒坦一下,白了他一眼道:“说了在地下?”

    “死了?”鬼面一阵郁闷。

    南迦叶这才知道鬼面理解错了,说道:“不是,在这下面。”说完来到佛像后面,使劲的一推佛像。

    “轰隆”佛像应声被推开了,露出了一条密道。

    鬼面笑道:“还真的隐蔽啊。你们就不会对佛祖不敬?”

    “佛祖?”南迦叶笑道:“这就是佛祖显灵。”

    说完,就先下了密道,这里是为了躲避灾难的时候挖的。只有历来方丈知道。不过,现在真的方丈被囚在了密道里。而假的在大举行禅让大典。

    鬼面下了密道,这里装潢的还不错,对前面的南迦叶说道:“人在什么地方?”

    南迦叶前面带路道:“大爷,人就在前面。”

    鬼面抬头一看就在前面发现了一扇门。鬼面推开了门,就瞧见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参禅。

    忽然间,那和尚念叨:“阿弥陀佛。是放贫僧离开的吗?”

    南迦叶笑道:“你想多了。”

    那和尚又念道:“阿弥陀佛,施主回头是岸。”

    “我们已经回不来头了。”鬼面说道。

    和尚抬头瞧了一眼,觉得这人面孔不善,一脸的杀气。念道:“不然,不然,来来施主,我给你讲个故事。”

    永州有个张居士,原来从事屠宰业,是个屠户。

    他每杀猪的工作,都是听到附近寺庙的钟声后才开始的。有一天钟却没有响,他便到寺里去看个究竟。结果僧人说:因为前梦见有十一个人来求救,说今不要打钟就可以帮助他们度过灾厄。

    回到家后,他发现本来预定今天要杀的猪,正好生下了十一只小猪。若是先前将母猪杀了,这些小猪大概也就跟着难逃一死!因为这次事件,他突然感悟因果轮回的道理,于是就放弃了杀猪的工作。

    从此他便皈依佛法,恭敬专一地诵经念佛十多年。后来修炼到能知过去未来之事,自己决定死,坐化之后体也不毁坏。

    鬼面知道这和尚让他放下屠刀,然而他本来就是佛,后入杀道。然后笑道:“他杀的是猪,而我杀的是人。请问大师,如果杀了人,难道也能剃度出家成正果?”

    和尚闻声,眼前一亮,看来这小子入迷途不是很远吗?老衲就点话你。说不定还有成一德。

    舍卫国有一人,名叫无恼,材魁悟,力超壮士,勇猛好斗,从师一婆罗门,有一天,师父唆使他清晨执利刀出门,到中午时,若能杀够一百人,把百只指头穿成指鬘(环状装饰物),饰之就能升天成神。

    无恼被惑,若醉若狂,逢人便杀,如狮捕兔,剑到指脱,国内之人奔走藏匿,不敢外出,释迦牟尼知道后,急忙赶去解难。

    这时已近中午无恼捡点手指,已得九十九枚,遍寻人不得,恐错过时间,心中焦躁,恰逢无恼母亲已做好午饭,怪子不归,出门来寻。无恼心智模糊,杀其母,以凑指数。释迦牟尼赶到,遮到前面。无恼舍母追佛祖,谁知力竭追赶不上。佛祖教化他道:“汝从邪师,伤生害命,造无边罪,岂能妄想成道?”无恼蓦然醒悟,掷刀道旁,五体投地,愧悔不已。后亦随佛出家,永离邪网。

    鬼面笑道:“哦,佛就是这样教化育人?难道那九九人就该死?难道别人的生命就是不是生命?难道就为了他一人,就要成为他的脚踏石?”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动,忽然之间他脸色一怔,狰狞道:“为一人,我那一百零八口父老乡亲就该死吗?”

    一百零八?(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