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一统江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带我去南山寺。”

    “这?”南迦叶迟疑了一下。

    “别我。”

    南迦叶知道今天在劫难逃,眼珠子一转,瞬间道:“是!”向前爬了几步,仍是跪着。

    鬼面当即借用他的力道,手臂下滑,点了他下“神封”、“步廊”两处道。

    那人全酸麻,扑倒在地,大声求恳:“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原来大侠不是诈尸,好得很,那……那更加要饶命了。”

    他这时伏在鬼面前,已瞧清对方乃是活人。

    鬼面这一手是点,令人手足酸软,说道:“我已经点中了死,你吸一口气,左助角是否隐隐生疼?”

    南迦叶依言吸气,果觉左几根筋骨处颇为疼痛,其实这是一时气血闭塞的应有之象,他懂武功,根本不知,更大声哀求起来。

    鬼面道:“要饶你命吗?只要带我去南山寺就好。”

    南迦叶磕头道:“好好。”

    这么一来,鬼面倒多了一个侍仆。问他姓名,“你叫什么?”

    南迦叶点头哈腰道:“小的姓南名迦叶。”

    “迦叶?倒是很符合佛家名字。”鬼面盯着他道。

    南迦叶嘿嘿道:“我是佛教徒。”

    “佛说,普度众生?对世人怜悯,可我怎么没看出?”

    “那是小道。我求的是大道。”

    “大道就要临阵脱逃?”

    南迦叶可不在乎江湖上朋友取笑他临阵畏缩。他虽随着一干绿林好汉拜在鉴真门下,他从来没有练过什么武功,他只是做狗头军师。

    “那个英雄会到底怎么回事?”

    南迦叶告诉他南山寺方丈空闻大师派鉴真主持这次大会,由空闻和空智两位神僧出面,广撒英雄帖,邀请天下各门派、各帮会的英雄好汉,齐集南山寺会商要事。

    鬼面要过那英雄帖一看,见是邀请云南点苍派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等诸剑客的请柬。点苍诸剑成名已久。但隐居滇南,从来不和中原武林人士交往。现下南山寺连他们也邀到了,可见这次大会宾客之众,规模之盛。南山寺领袖武林,空闻、空智亲自出面邀请,料得接柬之人不论有何要事,均将搁在一旁,前来赴会。

    鬼面见请柬上只寥寥数字,但书“敬请腊八节,聚会南山。与天下英雄樽酒共欢”,并无其他字样,便问:“干么说是鉴真升迁会?”

    南迦叶脸有得色,说道:“大侠,你有所不知,南山寺等南方的寺庙已经跟白莲教里应外合,成为白莲教的内应,待一统江湖啊。”

    “一统江湖?”鬼面强忍笑意:“就凭他们?”

    南迦叶道:“兄台,你可能不知道。白莲教是姓段的跟姓杨的搞出来的。全大宋一半的寺庙已经归于帐下。大有当年汉末,黄巾当道啊。”

    “黄巾当道?可也被灭了。虽然大宋对外积弱,但,也到不了亡国之危。”

    “和你说也不懂。”南迦叶不屑道。

    而蕾妹与枫哥二人待他走远。小心清除了庙内一切居住过的痕迹,走出二十余里,向农家买了男女庄稼人的衣衫,到荒野处换上。将原来衣衫掘地埋了,慢慢走到少室山下。

    到得离南山寺七八里处,途中已三次遇到寺中僧人。

    蕾妹道:“不能再向前行了。”

    见山道旁两间茅舍。门前有一片菜地,一个老农正在浇菜,便道:“向他借宿去。”

    枫哥走上前去,行了个礼,说道:“老丈,借光,咱兄妹俩行得倦了,讨碗水喝。”

    那老农恍若不闻,不理不睬,只是舀着一瓢瓢粪水往菜根上泼去。

    枫哥又说了一遍,那老农仍是不理。

    忽然呀的一声,柴扉推开,走出一个白发婆婆,笑道:“我老伴耳聋口哑,客官有甚么事?”

    枫哥道:“我妹子走不动了,想讨碗水喝。”

    那婆婆道:“请进来罢。”

    二人跟着入内,只见屋内收拾得甚是整洁,板桌木凳,抹得干干净净,老婆婆的一粗布衣裙也是洗得一尘不染。蕾妹心中喜欢,喝过了水,取出一锭银子,笑道:“婆婆,我哥哥带我去外婆家,我路上脚抽筋,走不动了,今儿晚想在婆婆家借宿一宵,等明儿清早再赶路。”

    那婆婆道:“借宿一宵不妨,也不用甚么银子。只是我们但有一间房,一张,我和老伴就算让了出来,你兄妹二人也不能一睡啊。嘿嘿,小姑娘,你跟婆婆说老实话,是不是背父私奔,跟哥哥逃了出来啊?”......

    清晨,小鱼儿从客栈里出来,心事冲冲的在街道上走着,那些客官们都是去南山寺拜佛求精地。看着这些香客,就知道南山寺香火不断,在当地很鼎盛。

    突然一股凉之风袭来,小鱼儿抬头一瞧,“嗯?”。只见牌匾上写着,‘福益长生店’心有领悟道:“原来是棺材铺?”

    小鱼儿眼睛一动,走进了店里。正瞧见棺材铺老板正在用算盘算收入。他抬头一瞧小鱼儿进来,和悦道:“小李子,倒茶,招呼客人。”

    棺材铺的伙计应声道:“哦。”

    棺材铺老板对小鱼儿道:“这位小兄弟,你要些什么,寿衣还是寿板。”

    小鱼儿版整整道:“一副棺材。”

    棺材铺老板一听两眼放光,心忖,来生意了。大早上就有生意,哎,这小子家里走了什么霉运,算了,这跟我什么事?还是招呼客人,别让他跑了,马上脸色笑道:“要多大尺寸?”

    旁边的伙计正在给小鱼儿端茶倒水,小鱼儿一把抓住他道:“比他矮一头。比他瘦点。”

    棺材铺老板一听愣住了,结结巴巴道:“这,这?”

    小鱼儿道:“能做就做?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棺材铺老板赶紧解释道:“不是,我想问一下,到底送到哪里?”

    小鱼儿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说道:“送到南山寺门口。”

    “啊?!”棺材铺老板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小鱼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道:“我在哪里收货。”

    棺材铺老板见到银子,哪里还管什么闲事,连忙答应道:“好的,好的。”店伙计在旁边瞅着小鱼儿,这家伙搞什么名堂啊。

    棺材铺还是有实力或者有存活,不一会儿就有人将管材送到了南山寺门口。小鱼儿早就在哪里等着了。

    由于是棺材这种不吉祥的物件,所以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这是是干嘛?”

    “是啊?拜寺还带棺材?”

    “难道不知道南山寺很多厉害的高手吗?”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