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投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人在哪里?”

    “在南山寺。”

    “好”

    “小心,我听说那些和尚不好惹?”

    “我鬼面也不好惹。”

    鬼面说完跨上马向西南方而去。在荒野间不依道路,径向西南。这一路尽是崎岖乱石,荆棘丛生,只刺得那匹马腿上鲜血淋漓,一跛一踬,一个时辰只行得二十来里。天色将黑,忽见山坳中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鬼面喜道:“前面有人家,看来今晚只能在投宿。”行到近处,见大树掩映间露出黄墙一角,原来是座庙宇。鬼面下得马来,将马拴好。

    他挨到庙前,只见大门匾额写着:“土地庙”三字。他提起门环,敲了三下,隔了半晌无人答应,又敲了三下。

    忽听得门内一个恻恻的声音道:“是人是鬼?来尸么?”格格声响,大门缓缓开了,木门后出现一个人影。其时暮色苍茫,那人又子背光,看不清他面貌,但见他光头僧衣,是个和尚。

    鬼面道:“在下途中遇盗,受重伤,求在宝刹借宿一宵,请大师慈悲。”那人哼的一声,冷冷的道:“出家人素来不与人方便,你们去罢。”便关门。

    鬼面忙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于你未必没有好处。”

    那和尚道:“甚么好处?”

    鬼面从怀里掏出几两银子递过去交在他手中。

    那和尚见到银子眼前一亮,再打量鬼面一下,说道:“好罢,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侧让在一旁。鬼面走了进去。那和尚引着他穿过大和院子,来到东厢房,说道:“就在这儿住罢。”

    房中无灯无火,黑洞洞地。鬼面在上一摸,上只一张草席,更无别物。

    只听得外面一个洪亮的声音叫道:“郝四弟,你领谁进来了?”

    那和尚道:“土个借宿的客人。”说着跨步出门。

    鬼面道:“师傅,请你布施饭菜。”

    那和尚道:“出家人吃十方,不布施!”说着扬长而去。

    鬼面恨恨的道:“好可恶的和尚!”

    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人前来投宿,是一男一女,男的张的还比较帅,女的俊俏。不过貌似两人受了伤。

    突然间院子中脚步声响,共有七八人走来,火光闪动,房门推开,两名僧人高举烛台,照两人。

    鬼面一瞥之下,高高矮矮共是八名僧人,有的粗眉巨眼,有的满脸横。竟无一个善相之人。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僧道:“你们上还有多少金银珠宝,一起都拿出来。”

    女人害怕道:“干甚么?”

    老僧笑道:“两位施主有缘来此;正好撞到小庙要大做法事,重修山门,再装金。两位上的金银珠宝。一起布施出来。倘若吝啬不肯,得罪了菩萨,那就麻烦了。”

    女人怒道:“那不是强盗行径么?”

    那老僧道:“罪过,罪过。我们八兄弟杀人放火。原是做的强盗勾当,最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马马虎虎的做了和尚。两位施主有缘,肥羊自己送上门来,唉,可要累得我们出家人六根又不能清净了。”

    两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八个和尚乃大盗改装,这老僧既直言不讳,自是存心要杀人了,决不致自吐隐事之后又再相饶。

    而在客房之内的鬼面,微微一笑:“有意思。”

    另一名僧人狞笑道:“女施主不用害怕,我们八个和尚强盗正少一位押庙夫人,你生得这般花容月貌,当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如来佛见了也要动心。妙极!妙极!”

    女人从怀里掏出七八锭黄金,一串珠链,放在桌上,说道:“财物珠宝,尽在于此。我兄妹也是武林中人,各位须顾全江湖上义气。”

    那老僧笑道:“两位是武林中人,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不知是哪一派的门下?”

    女人道:“我们是少林子弟。”少林派是武林中第一大派,她只盼这八人便算不是出少林旁系,亲友之中或也有人与少林派有些渊源。

    那老僧一怔,随即目现凶光,说道:“是少林子弟吗?当真不巧了!你们两个娃娃只好怪自己投错了门派。”伸手便拉她手腕。女人一缩手,老僧拉了个空。

    男人见眼前势危急之极,虽然两人上伤重,万难抵敌,这几年来会过多少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却难道今反丧生于八个三四流的小盗手中?不管怎样,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然女人受辱,便道:“蕾妹,你躲在我后,我来料理这八名小贼。”

    叫蕾妹问道:“你们是甚么人?”

    那老僧道:“我们是南山寺逐出来的叛徒,遇到别派的江湖人马,倒还手下留,但若碰到少林子弟,那是非杀不可。小姑娘,这位兄弟本来要留你做个押庙夫人,现下知道你是少林门下,我们只有先后杀,留不得活口了。”

    那那人低沉嗓子道:“好哇!你们是南山寺的人,是也不是?”

    那老僧咦的一声,道:“这倒奇了,你怎知道?”

    蕾妹接口道:“咱们正是要上南山寺去,会见段大哥,推举鉴真大师作南山寺方丈。”

    那老僧道:“善哉善哉!我佛如来,普渡众生。”

    雷妹道:“是啊,咱们正好齐心合力,共成善举。”

    她此言一出,八名僧人同时哈哈大笑。原来这八个和尚确是鉴真和姓段的是一党,由姓段的引入,拜在鉴真门下。近年来鉴真图谋方丈一席之心甚急,四处收罗人才。

    只是南山寺戒律精严,每收一名弟子,均须由执掌戒律的监寺详加盘问,查明出来历,鉴真难以为所为。

    于是由姓段的设计,招引各路帮会豪杰、江洋大盗在寺外拜师,作为鉴真的弟子,却不入南山寺,只待时机到来,共举大事。

    鉴真的武功何等深湛,只一出手,便令江湖豪士群相慑服,这些武林人物素慕少林名门正派的威望,又见到鉴真神功绝技,自是皆愿拜师。便有少数不愿背叛本门的,鉴真立即下手除却,是以他谋经营已久,却不败露。

    那老僧口称“我佛如来,普渡众生”,却是他们这一党见面的暗号,倘若是本党中人,只须答以“花开见佛,心即灵山”,互相便知。

    蕾妹一听到老僧口气中露出是鉴真弟子,便推算到鉴真图谋方丈之位的心意,可是他们约定的暗号,却又如何得知?

    一名矮胖僧人道:“富大哥,这小妮子说甚么推举我师作南山寺方丈,这讯息从何处得来?事关重大,不可不问个明白。”这八人虽落发作了和尚,相互间仍是“大哥”“二哥”相称,不脱昔时绿林习气。

    那男人一听他八人笑声,便知要糟,苦于重伤后真气无法凝聚,只得努力收束心神,强行聚气,只觉烘烘的真气东一团、西一块,始终难以依着脉络运行。只见那老僧犹如鸟爪的五根手指向蕾妹抓去,蕾妹无力挡架,缩避向里,那男人心下焦急,但此际也惟有盘膝运功,只盼能恢复得二三成功力,便能打发这八名恶贼了。

    那矮胖僧人见他在这当口兀自大模大样的运气打坐,怒喝:“这小子不知死活,老子先送他上西天去,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说着右臂抬起,骨骼格格作响,呼的一拳,猛力打向那男人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