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案玉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案陷入了僵局,客栈的掌柜子虽然嫌疑最大,但没有直接定罪的证据。虽然县太爷可以重刑让罪犯伏法,然而重刑之下必有冤案。

    “既然什么都没有。”公孙先生将头偏向一旁询问道:“小鱼儿,平时你的主意最多,有什么好的介意。”

    小鱼儿闻声,瞅着公孙策,心忖,你丫的真当我是小叮当了,什么方法都有。

    “有。”

    众人将目光齐齐的对准小鱼儿,只见他不慌不忙道:“盘问一下。”

    “啊?”

    丁月华双手交叉,撇撇嘴儿道:“哼,我还以为什么主意呢?这么笨!”

    小鱼儿问道:“你有什么好方法?”他不是瞧不起丁月华的智商。

    丁月华道:“当然,当然……”当然之后再无当然,她心忖,现在确实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

    小鱼儿懒得理会她,对包大人和县太爷道:“大人,我想再次检查一下尸体。”

    “不是检查过了吗?怎么还要检查啊?”县太爷惊讶道。

    包大人解释道:“人会是骗人的,死人却不会骗人。”县太爷妥协让小鱼儿去检查尸体。

    丁月华耳朵测听,正好听见了小鱼儿这样说,于是也要好奇,咋呼道:“我也去,我也去。”乐的跟痴女一样。

    展昭拉着她胳臂道:“你就消停一下吧。他们在办案。”

    丁月华挣脱开,不悦道:“喂。说什么呢?我这是监视他们好不好。你想啊,那个女尸很漂亮的。谁知道这厮有没有心理变态啊。”

    她看着展昭冷着脸,知道他是很有原则的人,悄皮道:“顶多我不妨碍他们了?”展昭是她的,拿她没办法。

    丁月华看到展昭不说话道:“不说话,就表示同意了。”说完就跟着小鱼儿进来房间。

    从门口进来,小鱼儿诧异的看着她道:“你…”

    “怎么不行啊?”丁月华抬头一副高傲小公鸡的模样。

    小鱼儿看着她的,还大地。

    这一切的动作丁月华尽收眼底,道:“怎么。没见过啊?”如果是普通的女子可能会羞红的说不出话来,然而对于这女汉纸。

    小鱼儿没有说什么,而是对展昭道:“熊飞兄,给她找个盆子。”

    “盆子?”丁月华奇怪的问道:“干嘛?难道洗脚啊?”

    小鱼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而是对公孙先生道:“我们开工吧。”公孙先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展昭则是将周围人赶走。清场完毕之后,将门窗关闭。

    小鱼儿和公孙策将尸体的衣服拨开。这一切被丁月华看见了,她惊讶道:“哇,哇,你们这是干什么?幸好我监视你们,你们这是在猥亵?”

    “闭嘴?!”小鱼儿厉声道。

    丁月华刚要说什么。结果被展昭拦着了,道:“好了,别妨碍他们了。”

    “可是他们?”丁月华还要说些什么?

    展昭道:“我敢保证,他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他信誓旦旦地说。熊飞的人品丁月华是信的过的。随即点了点头,撅着小嘴儿在一旁看着。

    县太爷在外面闻声。看着包大人。

    包大人笑道:“没什么?只是检查体。”

    县太爷欣然了点了点头,暗忖。幸好这位死者并没有什么亲属。如果不然还真是麻烦。

    屋内,小鱼儿看着这标致的人,暗自摇头,虽然成了冰冷的尸体,但是还是让人心动。脯并没有下垂的迹象,从年龄上来断定,应该在22岁左右。正是大好年华的时机。可惜,可惜。

    小鱼儿继续看下去,上匀称,并没有一丝赘,还真的难得可贵。当他将死者的下掀开之后,那惨目忍睹的画面出现了,真让人不敢直视。

    公孙先生道:“小鱼儿,你有什么方案?”

    小鱼儿道:“其他的细节我们已经查看了,现在如果更加详细的判定死亡,只能做一次解剖。”

    “解剖?”

    “是的。”

    于是小鱼儿让人打了一盆水,将那些血迹清理一遍,让他更好的查看尸体上的痕迹。

    清理完之后,在死者的下体外面嫩皮肤上并没有发现强暴的痕迹。

    小鱼儿抽出那根粗重的擀面杖,很艰难的抽了出来。插的比较深,好像卡主了髋骨之间。

    “呕”丁月华看到这里一口没有闷住,急忙的寻找起来。熊飞将木盆递给她。

    丁月华一口喷在盆子里,“哦呕~~~”

    小鱼儿扫了一眼,这死丫头。

    丁月华吐了一阵,觉得舒服多了。抬头一瞧,正好与小鱼儿对眼儿。她觉察出小鱼儿的不屑,心忖,竟然瞧不起我。哼。

    “看什么呢?”

    小鱼儿耸耸肩膀道:“我们继续。”

    两人将尸体从下开始解剖。丁月华吐的一塌糊涂。

    公孙策见到小鱼儿嘴角儿的微笑,问道:“发现了什么?”

    小鱼儿道:“看来我想我知道死者是怎么死的了。”

    丁月华耳朵很尖儿,急匆匆的过来,问道:“怎么死的。”

    小鱼儿回头看着她,看着她的,于是道:“你的嘴上。”丁月华脸色一红,感觉到羞愧。

    “死者到底怎么死的。”

    “死者死亡的确是大出血,不过不是这根棍子。”小鱼儿拿起那根所谓的作案凶器道。

    公孙策听出了画外音,道:

    “凶器也是一根棍子,但是,不是这根。”

    小鱼儿点了点头道:“的确,我在死者的体内发现了死者的嫩上出现了这些东西。”

    “印记?”公孙策仔细一瞧,道:“这些印记是什么?”

    “这些是一只玉笛造成。”小鱼儿说道。

    “玉箫?”众人皆称奇。

    “是的。不过没有想到玉箫上的饰品将嫩划破了血管,造成了大出血。后来凶手为了掩饰,才找了这根擀面杖。”

    “你怎么知道的?”

    “死者与凶手很熟悉,然后两人就温存起来,最后他们玩起来了,凶手用了一根玉箫。”想了想那个景极其*

    “你怎么知道?”丁月华看着小鱼儿那种一脸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昨天晚上,我跟凶手见过一面。”小鱼儿说道,“我清晰地记得他有这种玉箫。”

    “谁?”

    后记:没错,凶手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喝醉的秀才,他的生理上不举,看到这个女人在自渎,勾引别人,所以脑子一就杀了她。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