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证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由于是假期后遗症,出去玩了好几天,还没有缓过劲儿来,所以更新的速度有点儿慢。请放心,有时间一定勤码字。剧上我也保证会加快速度。

    “砰”一声从门口滚进一个东西,这东西好似一个球。在仔细一瞧,是个人。

    “天呢?这人竟然能长成这样。”包黑子失声道,发现不对之后又道:“这不是掌柜子吗?”

    没错,滚进了的就是客栈的掌柜子,那矮穷挫的模样的家伙。

    官员闻声道:“他怎么滚进来了。难道激动的?”

    “大人,恐怕没有人觉得见到死人会激动。除非……”公孙策拖长音调儿,将目光投在这上。

    屋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上,正在这个时候,有人说话了,道:“犯人就是他。”

    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只见一漂亮的仙子来此,不是别人正是丁月华,展昭的未婚妻。这彪悍的女汉子出场气场就是大。

    展昭问道:“这怎么会是?”

    丁月华道:“这家伙鬼鬼祟祟。脸色发虚,一看就不是好人。这家店肯定是黑店。”

    客栈的掌柜子一听,脸色更加的苍白,好像是多了,肾虚一般。

    “呜呜~~~”吱吱呜呜的说不出一句话来。由于之前被丁月华一掌打在后背上,没背过气已经很不错了。

    “臭肥猪,好哼哼。”准备伸手就打。

    结果小鱼儿一把捏住,如果不阻止,这可就闹出人命了。如果官府没看见则吧,毕竟江湖儿女仇杀的很常见,可是守着县太爷搞一处,你是真的拿豆包不当干粮啊。

    丁月华被制止了,一抬头是小鱼儿。顿时脸色不好看,道:“放开!?”

    小鱼儿放开道:“我说月华姐。你不能以美丑轮英雄啊。”

    “怎么了?张这副嘴痒不是凶手是什么?”

    “那你将包大人置何处?”小鱼儿道。

    包大人在一旁面面相觑,好你丫的,我这躺着也中枪啊。咳咳几声,表现的不自然。

    丁月华觉得貌似这不是理由,又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我是发现了证据才将他抓来的。”

    “什么证据?”县官问道。他是着急破案。

    丁月华道:“我在外面的墙壁上发现了这个。说完拿出了一件衣服。

    “这衣服怎么了?”小鱼儿问道。

    丁月华闻声,露出蔑视道:“怎么了?你不会看吗?”小鱼儿接过衣服一瞧,在衣服上露出了一块小小的洞,好像是被什么刮裂了。

    丁月华见到众人奇怪的样子。继续说道:“大家跟我来。”她带着众人来到了外面,窗户根上,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窗户纸上有眼儿,发现这些之后,就知道肯定有人偷窥死者的容貌。所以我就来到外面,让我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事。”

    她指着墙壁上那一滩东西,好像是污浊之外。小鱼儿看着这种东西之后,欣然的明白。因为昨天晚上他看到了这个店掌柜在这里的打飞机地。将自己的子孙在墙壁上。他不自觉的看了看一旁的掌柜。你牛啊,作案还留下作案工具啊。

    丁月华道:“我在墙壁上发现了这些东西之后。”很泾渭分明的东西,这些子孙液很容易认出来。想毁尸灭迹都难。

    丁月华沿着遗迹走到了草丛,在树枝上发现了一件东西。一块布,确切的说是一块料子,应该是衣服上的,这布条上同样沾满了一些污浊东西。想必是不小心沾上的。然后被刮在枝条上地。如果有dna鉴定,一准认定掌柜子是凶手。

    “发现这个之后,我就四处的查询是谁的衣服。结果在衣柜里发现了掌柜的衣服。而且这衣服昨天我们见过他穿。所以他想抵赖也没有用。”她最后一句话就是说给小鱼儿听的,似乎是挑战。小样儿,本小姐牛吧。

    昨天,她与展昭卿卿我我的时候,听展昭说这厮很聪明。这正好激起了为女汉子的丁月华的神经。

    小鱼儿如果知道了话,一定会说,你挑战我有什么用啊。我有的你有没有。

    “呜呜呜”掌柜子吱吱呜呜的,眼睛浑浊,好像在叫屈。

    县太爷脸色肌饱满,大嘴快裂到耳后根了。这么容易就破案了。太好了。我瞧他也不是好人,立即道:“来人呢,将这杀人凶手带回去。”

    掌柜子拼命的挣扎,然而无济于事,根本不顶用。

    小鱼儿与公孙先生,还有包大人都以为这件案件太简单了,让他们转不过弯儿来。

    丁月英双手抱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朝着小鱼儿挑衅哼了哼。一副女王的气质。你丫的就是个女汉子。这也不能怪月华的格,谁让她从小跟着那对丁氏双侠呢?周围全是男孩子,自然而然的养成这副模样了。

    小鱼儿道:“凶手不是他。”

    “嗯?”

    丁月华还没来得及反驳,县太爷先说了道:“怎么不是他呢?这证据确凿啊。衣服是他的吧。犯罪现场有他的衣服碎片吧?”

    他看小鱼儿点了点头。道:“这不结了?”

    小鱼儿道:“虽然有,但是,这只能说明掌柜子只是在附近,并没有进房间。”

    “他进没进去难道你看见了?”丁月华哼道。

    小鱼儿道:“哎,还真是这么一回儿事儿,昨天我还真的看见了。”

    本来可以做一个目击证人,没有想到掌柜子听见他看见了,脸色更加苍白了。羞愧的低下头。

    “笑话?你看见了?你有什么证据啊?”丁月华不相信道。

    小鱼儿道:“昨天我洗完澡出来之后,正巧发现了一个人影。以为什么刺客之类的,结果正好瞧见这个掌柜子往屋里瞧,而且没有正在撸管。”

    “什么?”

    “就是自渎?”

    “啊?!”众人明白了,然后看着掌柜子。掌柜子现在想自杀的表都有了。

    而同时丁月华有点儿脸红,巧儿还好点儿,这方面了解的少。而丁月华可是窦初开,花季少女了,大姨妈都来了好几边了。想起还仔细的嗅了嗅那墙壁~~~完了,完了~~~

    这一切的表,小鱼儿尽收眼底。只不过没有道明,毕竟这件事见不得光啊。如果让展昭知道了,非杀了他不可。

    “然后就被屋内的人发现了,这家伙就急匆匆的走了。”

    “然后呢?”

    “然后我走了啊。”

    “哼,一个大男人看一个大男人玩小鸟真是变态。”丁月华小声的嘟囔道。

    小鱼儿听见了,道:“你在哪里说什么?”

    丁月华一怔道:“没什么?我说难道不会是他觉得恼羞,折返回来杀人?”

    这句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众人点了点头,毕竟也就这一段时间有证人,难道不会证明他返回来杀人啊。

    丁月华又道:“或者,你是杀人凶手。”

    “嗯?”

    小鱼儿道:“我可是有证人的,我的证人是小二,还有吕秀才。”

    案显然了僵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凶手,然而竟然被否决了。

    县太爷愁眉苦脸,一筹莫展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