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案发现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这是天意?!”那该死的老和尚叫嚣道:“神明迟早会对不忠诚的人最严厉的惩罚。”

    梁县令看着这边有三个人,板着脸对他道:“你是谁?”

    “哼,看我的样子难道还不懂吗?”老和尚很不爽道:“我是这座寺院的主持净海。哼。”

    “我是他的徒弟真刚”昨天那个找麻烦的秃驴越来是这老和尚的徒弟。

    羊驼儿介绍道:“我姓杨,他们都叫我羊驼儿。我是在寺里打杂的。”

    梁县令问道:“你们三个在丑时和寅时都在做什么事?老实回答?!”

    真刚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他不是自杀的吗?”

    梁县令道:“不,我们还没有做出定论。而且我们发现死者上有大笔的银子下落不明。”

    说到这里,那老和尚净海显然绪比较的激动,道:“啊,你说什么?难道你说我这个出家人想抢夺别人的钱财是吧?”

    梁县令显然没有碰见过如此难缠的老头儿,道:“本官只是需要你们不在场证明?”

    “哼,也许你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与那个人渣见过面了。”净海一脸不愿意道,“可惜那个时候我正在大堂里念经呢。”

    “念经?”

    “你那么早就起来念经?”小鱼儿插话道,未免太早了吧?

    净海脸色表狰狞,带着邪恶的笑容,道:“老衲有预感神明要显灵。”

    “神明显灵?”梁县令有点儿尴尬,这老和尚有病吧。又问道:“你呢?”

    真刚道:“小僧一直睡到天亮。没过多久,羊驼儿说有人死了。”朝着羊驼儿说道。

    羊驼儿一紧张道:“当时,我当时吓了一大跳,所以立即跑到山下去找包大人。”

    梁县令闻声,有点儿郁闷,心理不痛快。同样是大人,额,不对,他已经谢顶了,道:“你不通知县衙,为何先通知包大人。”

    “因为这家伙是那人渣的手下,当初是他介绍我认识的。说他可以提供一笔钱粮来修葺。”净海哼道。

    羊驼儿很无辜道:“净海师傅,我也是受害者啊,他说提供一笔无偿借款,谁知道他会在契约里动手脚啊。我也是被骗了。”

    “你也被骗了?”梁县令无语道。

    包黑子解释道:“听说这老和尚是上了李老板的当才会将寺院的地契卖了地。”

    “怎么回事?”梁县令问道。

    “听说。前几个月大雨寺庙毁坏一旦,老和尚想找钱修葺一下。结果囊肿羞涩,找来的工匠又没钱付工钱。后来只能拿着地契去抵押一部分钱粮,准备等房子修好了,增加香客,从而增加一些香油钱,将钱还上。谁知道,根本还不起。李老板就将寺院的田产没收了。”

    “骗子,他就是一个大骗子。说好是无偿的欠款。时间五年,结果他半个月就来要债。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对契约动了手脚。”老和尚趣激动的说道。

    “哦,所以你就一气之下将他杀了?”

    “啊?”老和尚吃惊道:“我没有。我没杀他。是神明杀了他。”

    “你没有那么,昨天下午为什么派你的徒弟去找李老板的麻烦?”包黑子说道。

    “啊?”老和尚吃惊的回头看着自己的徒弟真刚,只见他地下了头。怪不得他回来之后一是伤,问他竟然是不小心摔的。

    “你这什么意思啊?怀疑我们?”真刚怒道:“根据你们的人推断。这人渣就是自杀亡。既然自杀,就以为着根本没有凶手。”

    “还没有下定论。”

    “那赶紧给出个定论,给我走人吧。我实在无法忍受你们这些污秽的俗子站在这圣灵的寺区。”

    虽然说李老板的钱财及玉佩不见了。就现在看来除了自杀之外别无可能。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小鱼儿来到了尸体旁,继续观察。

    咦?这是怎么了?小鱼儿蹲下仔细的观察,发现死者的手肘部分有一块污垢,好像是摩擦地上的泥巴。小鱼儿摸了摸一股芳草的味道儿,将袖子上的泥土探了探一些叶绿素的东西染在肘部。小鱼儿暗忖,难道是到底之后沾到的?想到这里,小鱼儿有了一定的推测。然后来到了死者的脚部仔细观察。果然,在鞋子的后跟部分发现了大量的泥土。

    “果然是这样。”小鱼儿微微一笑。联想之前发现绳子上摩擦起草的痕迹。站起来向四周望去。如果上沾有泥巴及杂草,必然是哪个地方。

    因为五重塔的地方比较空旷没有杂草。不过在斜对方向的位置有一块杂草地。相比死者就是在哪了遇袭地。于是小鱼儿一个雀步来到了草地上。

    巧儿看着小鱼儿奇怪的动作,上前问道:“公子,你在干什么?”

    小鱼儿轻轻地摇手道:“我在找一块玉佩,它应该就掉在这个地方。”

    “你说的是这块吗?”巧儿拾起玉佩道。

    “啊?”小鱼儿惊讶道:“你在哪里找到的?”

    “就在这里啊。”巧儿乖巧的回答道。

    小鱼儿拿过玉佩仔细的观察,这块玉佩就是李老板挂在上的。这里就是凶杀现场。

    小鱼儿暗忖,如过我没有推测错误,那么李老板根本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凶手一定在这些人之中。

    包大人也觉察了小鱼儿的一场,走过来问道:“发现了什么?”

    小鱼儿将玉佩递给包大人道:“发现了这个。”

    包大人一惊道:“这大概就是李老板腰上挂着的玉佩吧。”

    众人也被吸引过来,问道:“这是?”

    包大人道:“这是死者上的玉佩。”

    净海闻声道:“哼,我说不是我偷的吧。还冤枉老衲偷东西。”

    真刚道:“玉佩发现了,那么那些钱财说不定也在那草地里。哼。”

    梁县令手下的仵作也过来道,“说不定是自杀的时候从上面掉下来的。”

    “开什么玩笑,这里离着那五重塔可是很远,如果是自杀的冲力弹出来的,你不觉得这似乎有点儿远了吧?”

    那仵作有点儿尴尬,这位置的确太远了,不过为了在梁县令面前表现,强词夺理道:“有可能是他想准备自杀,犹豫不决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也不知道。大部分自杀的人都喜欢将自己的随物品放在一旁。”的确想自杀的人,都喜欢将自己的东西整齐的放在旁边,可是这旁边似乎有点远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