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何方鼠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哎,政*策严重影响我们的发挥,搞得我们写也不是,不写也不是。本人重申一遍,一切为了艺术。

    话说那猎户杨维康之妹杨楚绿被郭达抓住之后,念在杨楚绿一细皮嫩,容貌又胜一筹,心中暗叹,竟有如此之人。于是找来府中老妪。

    郭达指着杨楚绿道:“这个村姑有一武艺,本国舅准备纳她为妾!”

    老妪笑道:“不知道国舅有何吩咐啊?”她多为郭达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也明白这样滴滴的美娘子是逃不过国舅的掌心的。

    郭达笑道:“你就去验验她是否处*子,倘若是的话,我还要捋采真!”楚绿给牛筋缚着手脚,根本不能反抗。

    老妪将她缚在密室如意桌上,剥光了她的衣服。一览无遗的暴漏出来,那老妪对此道颇有研究。

    老妪捏完之后,又俯头先在楚绿的上嗅了嗅,一处*子的幽香。

    楚绿想踢她,不过徒花气力:“恶婆子,你┅敢动我┅我哥哥一定宰了你!”

    “还叫?”老妪双手用力夹在她上一扭!

    “哎哟!”楚绿痛得尖叫起来。

    老妪用指甲在她大腿内*侧一刮:“小娃儿,你还多嘴舌,小心皮痛苦!”楚绿咬着小嘴,果然不敢吭声。

    (此处省略500字,如果有人想看,那么将qq留下,我发完整版本的)

    老妪验证完楚绿是处*子之后,没有理会楚绿,从暗门离开密室,向国舅禀报。

    “国舅爷。这女子的确是处*子。”

    郭达闻声,哈哈笑道:“好,有赏。”打赏完老妪,心大起,他食了两颗*药。就直入密室。

    楚绿像只小白羊,她急得粉脸胀红,难过得要死:“恶贼,你敢污辱我,我哥哥一定杀了你!”

    她是江湖中人,此刻急下。也不梨花带雨,哭了起来:“恶贼,你不得好死!”郭达坐到如意机旁,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哇,滴滴的模样我最喜欢。”(此处省略100字)

    而另一处,也就是杨楚绿之兄杨维康。他已经潜进郭府之中,准备营救自己的妹妹。不过却被看门狗发现,导致他暴漏,或者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急之下摸进了一房间躲避。

    他刚刚进去,有一人,确切的说一女子进了房间,她手持灯火慢慢的走进。

    她不知房内有人。放下灯就解开外裙,直除剩"xiong zao"、亵衣,再坐在畔脱花鞋、除白袜。

    杨维康看到她材*凹*凸,肤色算白,吓得不敢再看:“我是来报仇的,并不是采花贼!”他想乘那女的睡後就走,但,园内狗吠复响。

    “府中狗整夜吠,再搜!”府中家丁叫喊。而听声,似乎有人要搜入屋来。

    杨维康一惊之下。马上跃上,那女的惊醒,她还来不得呼救,杨维康已用刀架在她头上:“在下想入府报仇,现被人追捕。姐姐如能助我脱险,定当结草以报,否则,别怪在下辣手摧花,再去决死战!”女的起先在颤,但听见杨维康这样说,就镇静下来。

    果然不久就有家丁推开门缝探头入来。

    “呸!我是夫人婢女秋秀,你们想干什么!”维康畔的女郎呼喊。

    家丁知道这是夫人边的红人,轻易得罪不起,不过还是嬉皮笑脸看了一会,果然没有进入屋。

    “秋秀姐,如果见到陌生人,记住叫喊,今宵府中戒严,免得国舅爷打骂!”杨维康缩在软温香旁边,自然是字字听清楚。

    在烛光摇曳中,他见到秋秀面目姣好,而女的见维康相貌堂堂,亦有几分欢喜。

    “今宵你不能走啦,奴婢的子┅给你看过┅”秋秀粉脸绯红:

    “除非你答应娶┅婢子为妻┅否则┅奴怎有面去见人?”

    (哎,一声叹息话凄凉,小僧看过无数,为何没有一般女子对偶说呢?是吧,空空。)

    维康见她刚救过自己,面且体香微闻,忍不住就搂着她道:“若得报大仇,定然娶你!”

    (此处省略200字,呜呜,小僧有种想哭的感觉。金*瓶*梅都阉割了,小僧也就从了。)

    这晚维康表演了帽子戏法,知道今是报不了仇了。只得先行离开,准备去找包大人,然后再来报仇。

    天明之后,由秋秀带路,逃出国舅府。

    杨维康对秋秀道:“在这里等我,若得报大仇,定然娶你!”

    对于秋秀而言,知道此人中人,必然不负她,也就老实点头答应。这年代的女子给了子,又有什么保证?也就只能默默等待男子再次光临,娶她回家。

    杨维康逃出後,不敢再闯国舅府,他准备去找包公,准备告状。

    而此刻的包黑子正在为昨天晚上的虚幻之梦而担忧。正着急召集未来开封六君子,当然加上小鱼儿也就是七君子。可是……

    “我说小玲,大人这是召集我们来开会呢?你来干嘛?”

    “谁说,我不能来了?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小玲一脸不服气的说道,“是吧,巧儿。”

    “你个女子能帮上什么忙?别帮倒忙了?”

    “我…我…倒茶”巧儿乖巧的拿着茶壶说道,脸上露出了绯色。

    “不要给他倒水,渴死他,这负心汉?”

    “额?”小鱼儿无语了,这都成负心汉了。

    这个时候包大人进来了,看着众人,扫了一眼,压压惊,定定场道:“诸位,你们跟本官也很久。”

    “这?”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是干嘛?

    还是公孙策上前拱手道:“大人,是否有什么急事?”

    包黑子点了点头,缓缓道来,将昨天晚上的事倒出。众人一惊一乍。包黑子梦游症是病,待治。

    以为是梦,但这不是平常人所梦道了,这是包黑子梦到的,他是阎王转世。必然是真怨案发生。

    “大人,这件事……”

    还没有说完,展昭突然伸手制止言辞,跳起来道:“何方鼠辈,竟然做梁上小贼。还不下来!?”

    “砰”小鱼儿跳出了窗外,脚尖一蹬。真气灌气,猛然之间飞上了屋顶。

    “哒”落在屋顶,正眼一瞧,果然有人在屋顶之上。此人一猎户打扮,络腮胡子。

    “你…”

    还来不及说话,两人就交上了手。包大人闻声与开封六君子走出了屋内。在院子内仰头看着。

    小鱼儿与一络腮胡子交手,这人武功不弱,然而之是不弱,比小鱼儿差了很远。

    络腮胡子脸色发红,眼睛像铜铃一般盯着小鱼儿,暗忖,乖乖。这小子什么来头,竟然这般武力。他娘的,即便是娘胎里修炼也不至于这么厉害吧?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杨维康,要不是天生神力估计招架不住对方。

    “下去”小鱼儿威压一开厉声道。一掌推在杨维康肩膀上,将其击落在院子内。

    “砰”

    “噌”几声,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纷纷抽出腰刀。

    包大人厉声道:“不可伤及命。”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人将杨维康架起来,押到包大人旁。

    “大人,犯人已带到。”

    包大人道:“不知道,这位壮士为何要偷听我等谈话?”

    杨维康看着面前的包大人,脸色发黑。道:“你可是包拯包大人?”

    众人感觉到纳闷,这家伙干嘛啊?

    包大人道:“正是本官,不知道这位壮士找本官何时?”

    也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杨维康眼睛红红的跪在地上道:“大人,救命啊?!”

    包大人看这男子也是汉子。断然不会随便跪下,连忙上前搀扶。

    展昭在旁道:“小心大人。”

    “不碍事。”包大人道:“壮士,起来说话。”

    “大人,你要替小的做主啊。”杨维康眼睛红红的道。

    “你要告谁啊?”小鱼儿从房顶下跳下来之后问道。

    杨维康道:“我要状告陈州郭达。”

    “刁民,竟敢告国舅?”包公怒叱:“给我打五十!”

    “冤枉呀!”维康叩头至流血:“状词所写,句句属实,要是草民半点撒谎,天诛地减!”于是从口上掏出一块带血的破布。

    小鱼儿一把抄过来,系统提示:血衣状

    说明:此案一旦接受必须解决。

    小鱼儿愣住了,靠,这么晦气,手怎么这么啊。他匆匆的扫了一遍,将血衣状递给包大人。

    包黑子接过来扫了一般,然后叫衙差张龙扶起他。问及道:“公孙先生,你怎么看?”

    公孙策也看了血衣状道:“此事非同小可,学生以为,这事还是不做的好?”

    “不可。”小鱼儿刚刚接了任务,哪里不做的道理。众人看着小鱼儿,只听他说道:“大人,这人已经将案告到这里来了,如果不接,恐怕大人难以立足啊。更何况昨天晚上大人也梦见了。难道要这等怨屈就此掩埋?”

    杨维康一听,这小子难道也是江湖众人,虽然打败了自己,然而一丝怨气也没有。

    “小鱼儿,你可知道这件事涉及到皇家?”公孙策道。

    “公孙先生,正因为这件事涉及的皇家我们更应该做。更何况,大人经常将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挂在嘴边上。如果这件事不办,那么将来又有何人说大人铁面无私呢?大人那里算的上是青天?”

    “可是这案件,大人根本官不到啊?”

    “这不是理由。”

    包大人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界,哎,的确这案件应该是大理寺查办。即便是自己要插一脚,关键是以什么理由插一脚。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