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女鬼告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她星眸半闭,似乎是乐极昏了过去!

    郭达想穿回裤子时,赫然见到下*面有鲜血,他望向雪婇下,有鲜血渗出。

    “这婆娘月事到?”他用手绢抹抹她的下*体,那是鲜血,不是月经来时的瘀血!

    他再摸摸雪婇的子,竟是冰冷的!

    “这婆娘乐极死了?”郭达吃了一惊,他急忙奔出密室,找府中人来善後。

    “禀国舅,那婆娘是怀着一个月孕,在极乐之时,流产血崩死掉了,是一尸两命!”

    “死了?”郭达脸色发青:“这婆娘无福份,拖到府外,找处荒山野岭理了!”可怜姚雪婇,一缕香魂就埋在荒山,死前还给人污了子!

    在另一方面,李文才捱了一箭,但并没有丧命。

    那利箭只中他肩膊,但他倒地时,就像给正心一样。

    李文才忍痛拨出箭镞,他知道要保持生命,才能救回妻子。

    而郭达一行家奴,抢得雪婇,亦没有理文才死活。

    三郎跌跌撞撞的向前行,他肩膊流了很多血,十分口渴。

    他走了三、四里後,闻得水声,正想爬下山坡,但一个立足不稳,就滚了下去:

    “哎唷!”

    他滚到溪旁时,就看到一个少女,她眼睛大大、嘴巴小小,是一个美少女!

    她扶起他:“哎,你怎样了,为甚麽伤得那麽利害?”

    “我┅我遭恶贼所害┅”李文才蹙眉:“姑娘可否救我?”他摇摇晕。

    “大哥快来,有人受伤啦!”少女呼。

    李文才再醒过来时,是躺在茅舍板上。

    一个髯大汉在畔:“兄弟,你姓甚麽?是谁人伤你的?”三郎忍不住哭了出来!

    “在下是和一个权贵结了怨,他想侵夺我妻,我┅携妻想逃走┅但被追及┅他抢了吾妻,还想杀我!”李文才神色凄然。

    髯大汉亦自我介绍:“我叫杨维康。本地猎人,和妹妹杨楚绿在此居住!”那美少女楚绿这时走入茅舍,她婀娜多姿,窦初开,偷偷望着李文才一笑。

    “你既有莫大仇恨,在下听闻端州城包拯是个好官,你不妨找包大人申冤,包学土铁面无私,专为民请命!杨维康对李文才说。

    “区区亦有此意,但不知端州在何处?”

    李文才此後。就住杨家茅芦养伤。

    国舅府内,郭达亦派人到十里坡打探。

    “禀国舅,发现不到李文才的尸,这厮恐怕是给人救去,会不会跑到衙门去告官啊?”师爷劝郭达。

    “怕甚麽?本国舅有皇上丹书锦卷,见天不斩,见地不诛,金、木、水、火、土不能伤,任他是官府又奈何我?”郭达沉吟半晌:“那李文才捱了我一箭。伤得不轻,纵然不死,相信亦在附近匿藏,我们多派人马在一带搜寻。一定要斩草除根!”国舅府的人,於是在十里坡搜索。

    杨维康、杨楚绿两兄妹不知,李文才倒是很小心,他白昼足不出户。偶然黄昏才出来,他臂上箭伤康复算快。

    郭达带领恶奴,在搜索李文才时。无意发现美貌的楚绿!

    “哔!这艳女比那个雪婇还要美!”郭达差点连口水也淌出来。也许是差阳错,李文才即刚好探头出屋。

    “这死剩种果然和这美女有关系,哼,给我抢!”郭达一策马,十馀骑就冲下山坡,扑向茅屋!

    李文才听见马躲,探头就看到郭府恶奴号衣,他怒吼一声,就抓了一柄打猎的叉,要和郭达等拚命。

    杨氏兄妹以前是江湖中人,因为厌倦江湖仇杀才隐居再次。武功不错,他们分别抄了钢刀在手:“郭兄,那些狗贼就是抢你妻的人?”

    李文才怒吼:“就是他们,小弟不懂武功,今天也要兴他们拚了!”

    郭达吩咐家奴:“不要放箭伤那美人,其馀的杀,一个奖金五两!”

    十馀骑亮出刀枪就在茅芦外打起来,杨氏兄妹虽然有两下子,但双拳不敌四手,他们砍翻了几个恶奴,无奈对方骑在马上,占了便宜,杨维康又要维护李文才,他上亦中了两枪,奄奄一息。

    郭达在最後时分才加入战阵,他抡剑直取楚绿。

    小娃儿想挡,但一个恶奴乘她背後空虚,就用捆索将她左臂缠着,就想拉倒!

    “哥哥快走!”楚绿斩断捆索大呼。

    她独力舞起刀花,迎抗七、八骑,自然惊险万分!

    幸而郭达不想她有伤,众奴不敢策马踏她。

    杨维康流血很多,李文才亦中了多刀,两人搀扶着,住屋後奔。

    “放箭!”郭达命其他恶奴:“死两个男的!”

    “嗖、嗖┅”

    乱箭横飞,李文才和杨维康滚下山谷┅楚绿抵敌下来,亦想纵跃走,但就给郭达捉着,亲了亲粉脸:“好香!真是天姿国色!”

    “哥哥记得回来救我┅”楚绿尖叫声中,给郭达击晕,按上马背扬长而去。

    杨维康和李文才滚到谷底,李文才因子较差,已经是气弱如丝。

    “杨兄,我李文才是郴州人氏,本是卖药材的,但有天┅给姓郭的看上我妻子┅”

    李文才口中连连吐血,他撕下一片衣襟,用鲜血写下状词:“杨兄┅小弟恐怕不行了┅我妻已怀孕一个月,或许仍住郭达府中,烦兄替我┅向包大人申诉┅救回我妻┅”李文才流血过多,面白如纸,终於倒地不起。

    杨维康体比较强,所中两枪都是手脚,他找山草药敷治了创口,然後在荒山挖了个将李文才埋了!

    想不到李氏一门,就给国舅郭达害得一个不剩。

    杨维康住林中养伤,他准备去找包公!

    包拯这几天在衙门里准备迎接新年,顺便处理一下案。年底了,这找包青天申冤的百姓不少。

    这晚,包公在衙门里休息,二更时分,突然有风吹起。

    包公正住阅卷宗,只见烛光乍灭,一个女子的魂,在案前出现:“包大人┅申冤呀!”

    “你有甚底冤?”包公只见魂清秀,但乍明乍减。

    “小女子是姚雪婇┅就在┅陈州┅”女的魂还末说完,半空中突然响起霹雳雷电之声,跟着一道闪电,将她的魂魄震得无踪。

    包公虎眼一转:“下官未到陈州,就有这等怪事,看来,非要兼程前往不可,唉国家升平,就多了这些官污吏!”在另一方面,郭达将杨楚绿带回府内,又将她困在密室内,准备用如意机之助,将她污辱。(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