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人皮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说到这里,福伯摸了摸后脑勺,闭嘴不吱声了。咋关键时候还给掐住了呢,听得入迷的小鱼儿正急忙催他快说。

    “后来呢?”

    “啥?”小鱼儿回头一瞧,正瞧见两手托腮得马小玲,这货听到津津有味啊?问道:“你啥时候冒出来的?”

    “从你们讲的时候就来了。”马小玲道,“福伯继续说,到底怎么了?”

    福伯嘘了口气,说:“我睁开眼睛黄雷早跑没影了,我在胡同口足足躺了半宿,好悬没打出问题。同来的这帮小子太熊,竟然快到早上才找到我。根据事后调查,那晚我是被半块砖砸中后脑的。至于是谁干的,不知道;黄雷跑哪儿去了,也不知道。不过点儿正的是,那把跑丢的刀还是找到了,要不,又要花银子。”在古代没有趁手的兵刃不敢上街,衙门配的刀具都是固定的,当然也有人包拿家里的宝剑。(说的是展昭。)

    听福伯说黄雷跑了,小玲有些泄气,但一想到那面鼓,赶紧又问他后来的事

    福伯说事后队里一直在追查黄雷的下落,可把城里都翻过来了,却连一根毛儿也没捞出来,估计是潜逃出去了,就四处发通缉令,可也没什么消息。直到半年后,接到省城通报,在当地破获的一起流氓团伙纵火案中,有一个被烧死的人好像是黄雷。

    得到这个消息,福伯立即带人赶到广州。据当地衙门介绍。广州城地有两大流氓帮派,经常为了地盘之类的事发生斗殴。但都规模不大。

    几年前,两伙人突然又掐了起来,其中一伙把另一伙罩着的青楼给点着了,当时烧死不少"ji nv"的,还有几个看场子的马仔。

    案发后,两方面的人都给抓了起来,大家一起辨认尸体。其中有人说,一个被烧死的马仔叫黄雷。是年前从我城潜逃过来的,扑到这里的老大手下做了个马仔。

    广州衙门翻出通缉令一看,还真是通缉犯,于是把这个况报了过来。

    听到这里,马小玲忍不住插了一句:“您看见了,是黄雷不?”

    福伯晃晃脑袋:“都烧得乌漆麻黑不成形儿了,跟个烧鸡似的。谁认得出来啊。不过看那体型和块头,倒像黄雷的。我特意看了看后背,也烧糊了,什么都瞅不清楚。既然都说是他,还有人讲了黄雷的外貌,我们也只能当他是黄雷了。在那边待了几天。毛也没查着,尸体就给火化了。”古代也没个dna技术什么的。小鱼儿心忖。

    看小鱼儿还有些不信,福伯指着鼓面:“你看这个疤瘌。”在他手指的指引下,小鱼儿与马小玲注意到,在鹰状刺青的左翅膀位置处。有一条极淡的条状痕迹,有六七厘米长短。看着有点像抓痕。

    福伯一边摸着那条痕迹,一边说:“这条疤瘌是我抓出来的,所以我敢肯定我没有认错,这绝对是黄雷上的那个刺青。可是,如果说黄雷已经在大火中被烧死了,那么这个刺青、这个疤瘌,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面鼓上呢?难道那晚被烧死的人不是黄雷?那他会是谁呢?如果说黄雷没有被烧死,而是后来被人把皮做成了鼓,又是被谁扒的皮?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黄雷现在是死还是活?想不明白啊……”

    听福伯把整件事说完,小鱼儿脑子有些混乱,看着那面平鼓发了会儿楞,眼前忽然闪现出一幕血腥的画面,一张巨大的人皮从黄雷的脊背上掀起,露出白色神经膜包覆下的不断颤动着的鲜红血……

    既然鼓面疑似为人皮所制,这里面就很有可能涉嫌一起严重的故意杀人案。小鱼儿和福伯合计了一下,也顾不上吃饭,搬起那面平鼓,立刻将这一况报告给包大人。

    包大人听完他们的讲述也很惊讶,当年黄雷案件他曾卷宗上看过,不过那时候他见到卷宗上面是盖棺定论。

    为了进一步弄清楚真相,包大人叫来公孙先生。几个人坐下来研究了一下,最后决定由公孙先生立即对这面鼓进行材质鉴定,务必弄清是否确为人皮制成。同时,把戏班子团长找过来,向他仔细询问这面平鼓的来历。小鱼儿和福伯作为本案的相关当事人,也参加了询问工作。

    根据团长的回忆,这些年团里经费紧张,许多伴奏乐器都没有更换过,全是些用了多年早就破烂不堪的老家伙,他也说不清这面鼓是哪年进来的。要是想了解具体况,还得问问团里看库房的老孙头。

    库房的老孙头看到一帮衙役来此,当时愣住了,连忙道:“哎呦,差爷,差爷,你们这是干啥啊?”

    “少废话,待会大人问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同来的展昭厉声道,手不自觉的捏了捏腰刀。老孙头见此,一脸的委屈,心里七上八下没有一点儿谱儿,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我可是良民。

    小鱼儿见到这老头儿,哈哈,心中一乐,这样的老成精的家伙,最怕死,也最财迷。

    小鱼儿顺嘴扯了一句:“这面鼓可了不得,没准儿是个古董,需要鉴赏鉴赏。”

    他小声地问小鱼儿那面鼓真的是古物吗?小鱼儿斜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他立刻来了精神,说:“那能值多少钱?”

    小鱼儿微微一笑,用特别神秘的语调告诉他,“不能说啊,说出来能吓死人。”

    他哈哈大笑说,“你怎么看不出来呢,不过,你们用完了得还给我。”

    包大人叫人把二十多年前黄雷组织流氓团伙的老卷宗从库房里翻出来,足足二十多本,大家每人分了几本,细细翻看起来。

    黄雷流氓团伙在本城的卷宗记载得十分详细,但到了主犯黄雷致死这一节时,由于是异地办案,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很含糊,现在看来,存在着大量的疑点和证据缺失的况。但当时缺乏必要的技侦手段,再加上也确实没什么线索,案子也只能那样草草地结了。

    看过全部卷宗,包大人决定,结合福伯在鼓面上的发现,一旦公孙先生得出结论证实确为人皮,将立即呈请立案,组织人手开展侦查。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