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忙碌的包大人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由于昨天雷阵雨,小僧所在地大面积停电,导致无法更新,给各位读者带来不便,请谅解。

    且说庙中那些和尚,一早都进衙入棚,念经作法。见无动静,并不介意。恶僧、尼俱不带防兵器。念完经时,各上斋堂;斋完仍归棚内,伺候施食。

    且说小鱼儿等人早有定计,到晚拿捉僧尼。及至天黑点灯之时,僧尼都上法堂。在施食台上,正位是九黄。左右接拨文的是别僧。包大人就在九黄后坐定。二公伺候两三,施食都是这样的,凶僧故不理会。

    这一,小鱼儿暗挑好汉,外穿长衣,内穿绑小衣,暗带兵器,跟随包大人左右,好捉凶僧。自下高桌两边,坐着两溜和尚,接打法器;尼姑那边也照样办理。

    小鱼儿也照包大人行事,专坐在七珠背后;台上也跟随两人伺候。只等包大人那边动手,这边也就动手。内外埋伏停当,专等号令,一拥而入,并力捕获。

    且说二差去庙中,拿十二个响马。二役走至庙中,两个小和尚一见带笑道:“两位穷大哥,你们不打扫佛,往那里去来?”

    赵虎说:“你有所不知。昨听见城中吴乡宦家放堂,打量去赶个早儿,那知给了点子稀汤。”

    小和尚笑盈盈道:“你们运气不好,我们给你们送菜,找你不得,到晚上吃罢!再烦二位上楼打扫。”

    二役大喜答应,正好趁机打听响马消息,便好下手。随即取了苕帚、簸箕,上楼打扫。渐渐天晚,点了灯烛,十二强盗聚会上楼饮酒。

    张龙赵虎将楼打扫干净,强盗上去坐定饮酒,猜拳行令。将到三更时分,都吃得有几分酒了。因等九黄回家再饮,商量要去打劫人家。张龙赵虎趁空将蒙汗药浸在樽中。张龙赵虎又耍哄小和尚取酒菜,以戏法为由,把小和尚绑个结实,棉花塞口。

    张龙赵虎转叩门,又到厨房。众僧个个贪杯,一见二人,说:“穷大哥,与我们张罗。再谢。”

    张龙、赵虎同说:“使得。”出厨房至楼下,听上面还有人声,就知药尚未行到。

    二人暗急曰:“此时城内还无救应,如何是好?”

    且说县里施食台上僧尼之事。九黄舒展喉咙,声音响亮,吐字真切。台下僧配法器,虽然配着法器,个个看着僧尼。堪堪三更时分,包大人看棚里外埋伏衙役甚多。专等号令下手。

    包大人一看,就洋洋得意,暗送眼色。快头心下明白,就知凑空叫动手了。又送眼色与壮丁、马快、衙役。快头不敢怠慢。走到凶僧背后,把九黄连腰抱住,滚在台下。各人各持铁尺短棍,乒乓一阵。把九黄两肘两腿打伤,难以转动,绳捆结实。振公那边。见众人大乱,也就动手。

    七珠方散施食,正在闹间,忽听人声,尼姑正在暗惊。小鱼儿站起,忙使饿虎扑食的架式,把七珠后腰一抱。七珠复用力挣扎。二人一齐跌倒尘埃。七珠用解法要跑,两个快头扑上。手持铁尺,当肩一下。七珠空手,难以躲避,打得二目发昏,跌倒在地。

    小鱼儿趴起说道:“好厉害!尼力大。”叫衙役捆住。即时皆捆起来,小鱼儿这才放心。

    尼满口混喊,小鱼儿令人打了一顿嘴巴,尼不敢喊叫。其余僧尼也不敢转动,令人看守。

    二人会同,带领衙役,开北门,灯笼火把,照如白,直到莲花院庙内。公差等得心急,只见远远一片灯光,就知城内人马来了,说道:“我们快去迎接!”二人往前紧跑几步,迎着跪下报名。

    包大人带笑问道:“你二人办的事如何?”二人见问,随即将事说明。包大人一听大悦,叫声:“好,你二人速度带人将强盗拿住。其余众僧全行捆绑,一同回衙。”

    张龙赵虎答应,带了十几个衙役一拥而进,直至玉皇阁。十二寇被蒙汗药治住,俱被擒了。又领至厨房,余僧醉卧,登时被擒。

    此时,灯火照如白。吩咐带上众寇与僧等问话。

    张龙说:“众寇被药酒所迷,尚未醒来。小和尚明白。”

    包大人说:“带上来!”二役走至空房,掀开棉被,把口中棉花挖去,解开脚下之绳,提到包大人前。

    包大人用手一指,喝道:“你休得胡言!九黄已经被擒,若不实说,立取你狗命!”

    小和尚听见九黄、七珠被擒,知道不好了,说:“老爷不用动刑,我们实说了。”就将从前怎生进寺,如何作恶,如何,夫妻如何避雨,女进庙内,乱棍打死他男人,把妇人养在庙中,尸首现在庙后一一说明。

    包大人一闻,就说道:“既有妇人,衙役跟去唤来。”

    不多时,一妇人被带到。包大人一看,那妇人泪眼愁眉,形容憔悴。包大人问道:“你是那里人氏?丈夫到那里去了?”

    那妇人口叫:“老爷,小妇人丈夫,姓杨名进宝,被和尚害死;将小妇人强占在寺。”

    包大人说:“为何不替你夫告状?缘何夫死从僧?”

    那妇人说:“关在空房,万难脱。”

    包大人说:“也该一死全节,何忍偷生,不顾大义?本大人不便细问其故。”

    那妇人说道:“小妇人住在罗文路,名叫罗凤英。丈夫贸易折本,无奈投亲。只因大伯住在城内十字街前生理。小妇人同夫投奔到彼,还可度。不料至此下雨,暂在山门避雨。适遇恶僧无故用棍把夫打死,将奴藏住宣。小妇人无奈,只望拨云见,替夫伸冤,叫大伯领尸入土,小妇人纵死九泉,也可闭目。”

    包大人一听,意甚悯切。天已大亮,包大人吩咐:“你且起来,随本官进城,自有公断。”又吩咐将十二寇并一切人等带着,留兵看守庙宇。分派已毕,包大人出庙,上马进城。大街两旁之人,观看拥挤不开,议论纷纷不表。

    回到衙门,包大人也不歇息,急忙开案。这就所为的一鼓作气。

    包大人坐在堂上,脸色发黑。昨天一夜为抓贼也一夜未睡。

    “啪”一声,惊堂木一敲。堂上的人浑一阵,即便是疲倦也抖擞许多。

    “升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