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倒霉的张龙赵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话说西江县有一秀才,姓汪,名登科。他的父母为人所杀,头颅不见。汪登科合家吓得胆裂魂飞,慌忙出门,去禀县主。

    跑到县衙,正遇升堂,就进去喊冤。走至堂上,打了一躬,手举呈词,口称:“父师在上,门生祸从天降。叩禀老父师,即赐严拿。”说着,将呈词递上。书吏接过,铺在公案。

    县太爷静心细阅。上写:具呈生员汪登科,祖居西江县。生父曾作翰林,告老家居,广行善事,怜恤穷苦,并无苛刻待人之事。不意于某夜间,生父母闭户安眠。至天晓,生往请安,父母俱不言语。生急,踢开门户,见父母尸俱在上,两个人头,并没踪影。生忝居学校,父母如此死法,何以列校庠对双亲而无愧乎?为此具呈,嚎叩老父师大人恩准,速赐拿获凶手,庶生冤仇得雪。感戴无既。沾仁。上呈。

    县太爷看罢,不由点头,暗暗吃惊,想道:“夤夜入院,非即盗。胡翰林夫妇年老被杀,而不窃去财物,且将人头拿去,其中由,显系仇谋。此宗无题文章,令人如何做法?”为难良久,只得将这案件上报给府衙。

    幸好这西江县与端州不算远,包大人接过卷宗,看了一眼,说道:“命赵虎前去验尸。你只管入殓,自有头绪结断。”汪秀才一听,只得含泪下堂,出衙回家,伺候验尸。

    且说包大人吩咐速去知会四衙,往汪家验尸呈报,把呈词收入袖内,吩咐退堂。进内书房坐下,长随送茶毕,用过了饭,把呈词取出,铺在案上翻阅。低头细想。此案难结。

    不觉困倦,放下书本,伏于书案之上,朦胧打睡。梦中看见外边墙头之下,有群黄雀儿九只,点头摇尾,唧哩喳啦,不住乱叫。

    包大人一见,心中甚惊。又听见地上哼哼唧唧的猪叫;原来是油光儿的七个小猪儿,望着贤臣乱叫。包大人梦中称奇。方要去细看,那九只黄雀儿,一齐飞下墙来,与地下七个小猪儿,点头乱噪。那七个小猪儿,站起来,望黄雀拱抓,口内哼哼乱叫。雀噪猪叫,偶然起了一阵怪风。把猪雀都裹了去了。

    包大人梦中一声惊觉,大叫说:“奇怪的事!”施安在旁边站立,见主人如此惊叫,不知何故。连忙叫:“老爷醒来!醒来!”包大人听言,抬头睁眼,沉吟多时。想梦中之事,说:“奇哉!怪哉!”就问手下这天有多时了。

    下人答道:“色西沉了。”

    包大人点头。又问:“方才你可见些什么东西没有?”

    下人说:“并没见什么东西,倒有一阵风刮过墙去。”

    包大人闻言,心中细想。这九只黄雀、七个小猪奇怪,想来内有曲。将书搁在架上,前思后想,一夜未睡。直到天明,净面整衣,吩咐传梆升堂。坐下,便叫张龙、赵虎上来。二人走至堂上。包大人就将昨梦见九只黄雀、七个小猪为题出签差人,说:“限你二人五之期,将九黄、七猪拿来,如若迟延,重责不饶。”将签递于二人。

    二人感觉奇怪,赵虎道:“大人,九黄、七猪?是两个人名,还是两个物名,现在何处?求大人吩咐明白,小的们好去访拿。”

    包大人一听,说道:“笨蛋,连个九黄、七猪都不知道,还在衙门里应役么?分明偷闲躲懒,安心抗差玩法。”吩咐:“给我拉下去打!”

    赵虎连忙告饶道:“大人,你这明显强人所难?你要是说出所以然,我们好去拿人。”

    包大人闻言,心中不由大怒,说:“好大胆!本大人深知你二人久惯应役,极会搪塞,如敢再行罗唣,定加重责!”二人闻言,万分无奈,站起退下去,访拿九黄、七猪而去。包大人也随退堂。

    包大人一连五,假装有恙,并未升堂。到了第六,一早吩咐点鼓升堂,坐下。衙役人等伺候。

    只见一人走至公堂案下,手捧呈词,口称:“父师,门生汪登科父母被杀之冤,求父师明鉴。倘迟久不获,凶犯走脱难捉。且生员读书一场,岂不有愧?如门生另去投呈伸冤,老父台那时休怨!”言罢一躬,将呈递上。

    包大人带笑道:“贤契不必急躁。本大人已经差人明捕暗访,专拿形迹可疑之人,审得自然替你申冤。”

    汪登科无奈,说道:“父台!速替门生伸冤,感恩不尽!”

    包大人说:“贤契请回,催呈留下。”

    汪登科打躬下堂,出衙回家。且说包大人为难多会,方要提汪宅管家的审问,只见张龙、赵虎上堂回禀:“小的二人,并访不着九黄、七猪,求老爷宽限。”

    包大人闻言,激恼成怒,喝叫左右拉下,每人打十五大板。不容分说,只打的哀求不止,鲜血直流。打完提裤,战战兢兢,跪在地下,口尊:“老爷,叩讨明示,以便好去捉人。”

    包大人闻言无奈,硬着心肠说道:“再宽你们三限期,如其再不捉拿凶犯,定行处死!”二差闻言,筛糠打战,只是磕头,如鸡食碎米一般。

    包大人又说:“你们不必多说,快快去捕要紧。”包大人想二役两次受刑,亦觉心中不忍,退堂进内。

    可怜二人还在下面叩头,大叫:“大人,可怜小的们命罢!”言毕,又是咚咚的叩头。

    堂上未散的三班六房之人,见二人这样,个个兔死狐悲,叹惜不止,一齐说:“罢呀!起来罢!老爷进去了,还求那个?”二人闻言,抬头不看见老爷,忍气站起,腿带棒伤,形晃乱。旁边上来四个人,用手挽架下堂。

    小鱼儿与展昭巡检回来,看着张龙赵虎两人被王朝马汉搀扶着。小鱼儿上前打招呼。

    “啪”正好打在赵虎的股上。

    “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赵虎忍着眼泪看清楚了是小鱼儿,厉声道:“好,好,你个小鱼儿…你…你既然偷袭。”

    “哇?!”小鱼儿得瑟笑道:“老虎的股摸不得,难道我的武功又进一步?”

    “哎哎,别惹他了,今天他们被大人无缘无故打了三十大板。”王朝出来劝解道,免得伤了兄弟和气。

    小鱼儿奇怪的问道:“大人为毛打他们啊?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虎哥偷看寡妇洗澡了。被嫂子告到了大人那里去了,哈哈~~~”

    “哈哈~~~”一堂哄笑。

    赵虎忍着疼痛道:“放,你才偷看寡妇洗澡呢?!我虎爷,还用得着吗?哎呦~~~轻点轻点儿。”金疮药涂抹在股上引发的疼痛。

    一旁展昭抱着巨阙剑站在哪里,插嘴问道:“那是咋回事啊?”

    马汉将水倒地之后,解释道:“还不是大人。大人让他们找九黄、七猪?大人又不说这九黄、七猪是人名还是物名,你这让他们两个怎么找啊?”

    “九黄、七猪?”小鱼儿摸着光秃秃的下巴道:“这好想在那里听过。”

    “什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