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水落石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两头都没有可能,就只剩下中段了,也就是大家听到秋菊叫喊,一窝蜂往茅房跑的这一点时间!凶手就是利用这个乱劲,将项链塞进了郑掌柜的包裹里!由于凶手要等郑掌柜和老车夫出了房间门往茅房跑,才能进房间塞项链,然后跑到茅房,花的时间相对比较长,所以,应该是后面才到茅房的。嘿嘿,各位,咱们都说说自己到茅房的时间,这先后顺序理清了,咱们也就心里有数了!我先说,最先到达的是我,当然,除了发现尸体的秋菊姑娘之外。”

    虽然已经指出了秋菊就是罪犯,但小鱼儿说话还是比较客气的。

    方丈点头道:“没错,贫僧和劣徒慧通一起提着灯笼随后赶到,当时茅房旁只有小施主与张施主。贫僧记得后来赶来的我还给众人照了路的,这后面的……”

    “后面的是我!我跟老何头一起到的茅房。”郑掌柜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仿佛自己跑到了前面很光荣似的,“我当时躺在上,一直没睡着,听到喊声急忙爬起来,同屋的老何头也坐起来,我们两是一起冲出房间的,对了——”郑掌柜一指张禹:“我冲出门口时,看见他傻忽忽站在院子里,当时我还问了他一声: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他跟傻了似的站在那摇头不说话。然后我跟着老何头冲到了茅房。”

    小鱼儿道:“好了,事已经搞清楚了,张公子,看样子你好像是最后一个赶到的哦。你在后面干什么呢?”

    张禹没有回答,脸色苍白望了一眼秋菊。随即低下头,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鱼儿道:“刚才的分析已经很明白,除了你,没有人有机会将项链塞进郑掌柜的包裹里,如果你对刚才我检验指纹的方法还有疑问。那这个问题你又如何解释呢?”

    “说不定是同屋的老车夫放的呢!”

    郑掌柜摆手道:“不可能!我包裹是放在我头的,吃晚饭回到房间,我就没离开过,老车夫一回来就睡了,后来我们是一起冲出房间的,前后老车夫就没碰过我的包裹!”

    “那……那就是你自己放的!”张禹兀自强辩。

    “你放!”郑掌柜吼道。

    小鱼儿道:“郑掌柜别着急。咱们检验一下珍珠项链上的指纹就知道了。”

    小鱼儿拿出磁指纹刷,小心地将珍珠项链刷了一遍,前面他只刷了一小部分,发现了张禹的指纹之后就没再刷了,现在全部刷了一遍,剩余部分果然显露出几枚指纹。

    他提出了陈夫人的指纹和郑掌柜的指纹。与项链上那几枚指纹进行比对,其中有陈夫人的,另外的与茶杯上张禹的指纹进行对比,完全相符,证明是张禹的。

    小鱼儿道:“郑掌柜和老车夫冲出了房间之后,你进了他们房间,将珍珠项链塞进了郑掌柜的小包裹里。然后才去了茅房,一直到后来我们搜查郑掌柜的包裹之前,郑掌柜都没有机会接触包裹,当然也就没有触摸过那串项链,所以,项链上不会留下郑掌柜的指纹。既然没有郑掌柜的指纹,他根本就没碰过那项链,如何是他自己放的呢?”

    张禹一时语塞,喃喃道:“反正……反正不是我干的……”

    刚才的分析已经得出了唯一的结论,可张禹还是死不认罪。而秋菊已经浑发抖,就想低头认罪了,神显然已经露了馅。

    陈云喝骂道:“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原来真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杀了我娘子。”一耳光将秋菊打得摔在地上。又踢了一脚:“你这人,说,是不是你们杀了我娘子?”

    秋菊蜷缩在地上,捂着脸哭泣着:“我……老爷……我……”

    陈云一转,冲到张禹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论拳头与其撕打起来。

    郑掌柜也在一旁跳脚跳手叫骂道:“原来是这道貌悍然的伪道学杀死了陈夫人,还栽赃陷害老子,害得老子被白白捆了一晚上!”

    张禹一边抵抗着一边叫道:“陈……陈掌柜,不是我们杀了你娘子,他那都是胡说的……”

    小鱼儿一把扯住了陈云,说道:“陈掌柜稍安勿躁,还有慧通被杀一案还没有真相大白,等一会一起算帐。”

    方丈道了声佛号:“孟公子所言甚是,先把劣徒被杀之事查清,再一并送官法办。”

    在陈云一翻乱踢乱打之下,张禹已是满脸挂花,鼻口流血了,好不容易等张禹被拉开了,这才叫道:“我冤枉啊……我是冤枉的……”

    小鱼儿冷笑道:“冤枉?那好,咱们再来说说慧通被杀案,等这个案子真相大白之后,看看你还是否叫冤!”转问方丈道:“方丈大师,平里慧通晚上睡觉房间的门窗是否是闩上的?”

    方丈单掌合什说道:“是,晚上经常能听到寺庙后面那女鬼怀抱的婴儿哭泣,慧通很害怕,所以从来都是门窗紧闭睡觉,就是夏天也是如此。”

    “那就对了,昨天我揭穿慧通说他在睡觉的谎言时,也曾看过他的房间,后窗的确是关着的。请问大师,你是从何处进入慧通的房间的?”

    “从后窗,当时贫僧叫不开门,到后窗发现后窗虚掩着,推开一看,发现慧通已经吊死了。然后翻窗进入查看,随即打开了房门。”

    “这么说来,慧通房间的后窗不是大师打开的了?”

    “不是,当时就是虚掩着的。”

    小鱼儿点点头:“慧通怕鬼,自己肯定不会打开窗户,这么说来,应该是有人趁大家不备,偷偷潜入慧通的房间,将窗闩拔开了,这样从外面就能打开。这人是谁?”

    众人茫然望着小鱼儿。

    “咱们详细分析,这人就会水落石出。”小鱼儿笑笑道,“刚才已经说了,凶手杀死慧通,是因为担心慧通知道了他们的真像,所以杀他灭口,那么,凶手产生这个犯意的时间,就应该是知道慧通曾经躲在陈夫人后窗偷听的时候。那是咱们将陈夫人尸体抬回来,在大雄宝说话的时候。所以,偷偷打开慧通窗户,也应该是在那以后。大家回忆一下,咱们在大雄宝的时候,有没有人进入过慧通的房间?”

    方丈低头想了想:“应该没有,当时贫僧面对着的,就是贫僧和劣徒慧通的房间门,贫僧没有看见有人进去过。”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