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指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鱼儿道:“这串项链是在郑掌柜的包裹里发现的,但事实上郑掌柜根本就不是杀害陈夫人的凶手,这串项链也就不是郑掌柜放进他包裹里,最有可能的,是凶手自己放进去的,昨晚上慧通没有被杀之前,我仅仅只是怀疑其中有问题,所以没有对这串项链进行检验,今天上午发现徐松被杀之后,我想到了这串项链,然后在项链上的发现了人的指纹!”

    “指……纹指纹?”陈云重复了一遍,可还是没了解其中的含义。

    “人用手摸过的东西,会在东西上留下自己的手指印。这种手印是可以检测出来的。而每个人的手印有自己的特征,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两个人的手印会完全相同!”

    众人听他说这话,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中国古代虽然很早就有盖手印作为凭记的传统,但是,古人对手印的唯一的认识是模糊的,并没有认识到手印有唯一和每一个人的手印有各自的特征,所以,古人并没有利用手印来甄别个体,也没有利用手印指纹进行侦破的案例,所以小鱼儿所说这番话,他们听不太懂。

    小鱼儿当然知道,人类认识到指纹的唯一,至今也就百余年历史,他相信一句话,事实胜于雄辩,二话不说,从法医物证勘察箱里取出了一盒印泥,让方丈拿来一叠白纸,自己先粘了印泥分别按取自己的十枚指纹,然后道:“咱们在场的人,每个人的指纹都不相同,要是不信,你们可以按一下自己的指纹,然后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众人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第一个自然是包大人来了,按下了印尼在宣纸上印出了自己的指纹。

    小鱼儿解说了指纹鉴别的基本常识。无非是指纹的类型,每一条线的分叉点、结合点位置,线的断点位置等显著特点,众人听他这一分析,再仔细辨认了两人的指纹,果然互不相同,就算一个人的十枚指纹,也完全不同。

    这下子大家都来了兴趣,纷纷按了指纹进行对比,同样。所有人的指纹都互不相同。而每一个人的同一个手指的指纹,无论按压多少次,每一次的指纹都是完全一样的。

    小鱼儿等大家对指纹的稳定和同一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之后,这才说道:“人的手指上有汗腺,会不停分泌油脂和水分,所以,人的手指按压在物体之上后,就会留下指纹,这种指纹虽然眼一般看不见。但是用特殊的工具,就能检测到。你们看!”

    说罢,小鱼儿用右手食指在鼻翼一侧抹了抹,在白纸上按下了一下。然后用香灰一吹,用兔毫笔轻轻在刚才按压过的地方来回刷了几下,一枚黑灰色指纹顿时显现了出来。

    小鱼儿指着自己刚才用印泥提取的十枚指纹中那一枚右手食指指纹:“这都是我食指的指纹,你们对比一下看看是否一样。”

    众人都凑了上来。一个个仔细察看,果然,两枚指纹的纹型。分叉、汇合、断点位置都一模一样,纷纷啧啧称奇。

    小鱼儿道:“刚才我告诉各位这些,并不是要炫耀什么,而是让大家知道,每一个人的指纹都是不同的,在物体上按压之后,会留下自己特有的指纹。”

    他指了指那串珍珠项链,接着说道:“凶手为了栽赃陷害郑掌柜,趁乱将这串项链塞进了郑掌柜的小包裹里,由于这串项链郑掌柜并没有触摸过,所以上面不会留下郑掌柜的指纹。但却会留下凶手的指纹!”

    刚才的解说和试验,已经让众人相信根据指纹可以识别出指纹的主人。

    郑掌柜嘴巴最快,最先说道:“小兄弟,用你刚才那小棍子扫一下,不就可以显现出指纹了吗?”

    “正是!”小鱼儿道,“我刚才在厢房检测的时候,已经在项链上扫过一次,提取到了几枚指纹,经过比对,除了陈夫人自己的指纹之外,其中一枚,就是张公子的!”

    张禹已经被刚才那神奇的变戏法一般的表演惊呆了,刚才大家都在争先恐后按指纹对比察看,只有他和秋菊呆在一旁没有参与,此刻听了这话,冷笑道:“刚才我并没有按过指纹,你何曾提取到了我的手印?”

    小鱼儿指了指桌子上那杯子:“还记得这杯子吗?我们一起喝酒用过的酒壶酒杯?我用这刷子轻轻一刷,你的指纹就显现了。”

    小鱼儿从怀里摸出一张贴着透明胶的小纸片,上面赫然一枚指纹,他接着说道:“这就是我从那杯子上提取到的你的指纹,我将这指纹与珍珠项链上的那枚指纹进行了对比,完全相同。如果张公子不相信,咱们可以再作一次检测,那串项链上我只提取了几颗珍珠上的指纹,还有大部分没有扫过,咱们在提取一次,然后与你的指纹进行对比,看看是否吻合,张公子意下如何?”

    “这……我才懒得理你这些什么鬼把戏!”

    “哈哈,张公子害怕了?你以前应该从来没有触摸过陈夫人的这串项链吧,请问,你的指纹怎么会在项链上出现的?”

    “谁害怕了?我只是懒得理你这些戏法,谁知道你在搞什么鬼!”张禹兀自强辩道,但辩解已经明显苍白无力。秋菊的子更是已经开始轻轻发抖。

    小鱼儿道:“戏法?嘿嘿,说到戏法,咱们在座的可都玩不过你张公子。你能妙手空空,把一串珍珠项链变到了郑掌柜包裹里,这个戏法,我们可都不会。”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张禹眼神闪烁着说道。

    “不知道?咱们分析一下就知道了,这串项链陈夫人已经说过,是她家传宝贝从不离,所以,只能是凶手将她杀死之后,抢走了这串项链,后来又把这串项链塞进了郑掌柜包裹里用来栽赃陷害。所以,将项链塞进郑掌柜包裹里的人,就是凶手,各位,在下这个推理成立吗?”

    除了张禹和秋菊,其余的人都点了点头。

    “那好,咱们来分析一下,是谁将这串项链塞进了郑掌柜的包裹。刚才已经验证,陈夫人是晚饭之后半个时辰左右被杀的,从那时候起,项链就在凶手手里,而那时候郑掌柜和老车夫两人已经在厢房里睡觉了,都没有离开过,所以凶手没有机会栽赃陷害。一直到秋菊叫喊陈夫人吊死了,大家一窝蜂往厕所跑,到了厕所之后,一直到将尸体抬到大雄宝,然后到郑掌柜他们房间搜查,一段时间大家都是在一起,其间并没有人离开过,我说的没错吧?”

    众人相互看了看,又都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