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越辩越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小鱼儿说道:“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凶手为什么要杀死小和尚慧通?你们能想出凶手杀人的动机吗?”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虽然刚才陈云和张禹两人斗嘴,说方丈为了维护寺庙清誉杀人或者陈云为了泄愤杀人,但仔细想来,这些动机都很勉强。

    郑掌柜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慧普干的?”这家伙又将火引到了慧普上。

    小鱼儿迟疑了一会儿,那慧普连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僧怎么会杀死自己的师弟呢?况且,即便是我要杀他,也不会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小僧大可等你们走后再杀也不迟。况且小僧与师弟一项交好。这凶手万万不是小僧所为。”

    小鱼儿闻声,与包大人相互交流一下,心中自然直销,不是这慧普所为,即便有矛盾,在这荒郊野外的山寺之中大颗早就下手。

    “呐,会不会是他的仇人呢?”

    包大人说道:“关键是谁与小和尚慧通有仇呢?这古寺方圆数十里没有人家,咱们也没有发现外人光临的迹象,凶手肯定就在咱们其中,而咱们这些人除了陈掌柜与慧通有点私怨之外,其他人嘛,倒还算不上有仇。”

    书生张禹笑道:“连孟大门都这么说,陈掌柜,这下可怨不到我了吧?”

    陈云急道:“大人,我……我有丫鬟秋菊作证证明,没有离开过房间半步哦,如何杀慧通呢?”

    小鱼儿笑道:“陈掌柜别急,就算你没有时间证人,你与慧通的私怨,也还达不到杀他泄愤的地步,更何况你现在得脱陈夫人的牢笼。又娶了柔可的秋菊,正是风得意的时候,又怎么会为那么点小事就杀人,毁了你的大好前途呢?陈掌柜倒不像是杀人如麻,视他人生命如草芥之人嘛。”

    “对对!我干嘛要杀慧通这小秃驴呢!我还等着和我秋菊过好子呢!”陈云搂着秋菊,得意地笑呵呵道。

    郑掌柜道:“方丈对慧通也谈不上有仇二字。再说了,就算是老和尚真要杀小和尚,不会先假意留下慧通,等咱们走了之后再杀他吗?”

    张禹冷声道:“这么说来,郑掌柜是怀疑在下杀了小和尚慧通喽?”

    郑掌柜道:“哼。任何人都有嫌疑,反正不是我杀的人,我只是帮官府破案而已。现在其他人都排除了,剩下的就是最大的可能,而剩下的就是你了。”

    书生张禹冷声道:“你这一铜臭的白丁……”准备动手,结果被小鱼儿拦着了。

    郑掌柜在两人后,道:“看,被我说中了吧?想杀我灭口?做梦。”

    小鱼儿闻声有点儿怨言,这郑掌柜脱案之后。一个劲儿的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搞的众人紧张不一。

    包大人出言道:“破案是本大人的事,你等切勿相互猜疑。”

    郑掌柜嘻嘻笑道:“我这也是为了早点回家。”

    张禹脸色这才稍稍缓和。

    包大人道:“如果不是仇杀。那会不会是这慧通知道了些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凶手杀人灭口呢?”

    小鱼儿笑道:“大人说的对啊,我也是从这一点开始侦破的。”

    包大人又道:“那小和尚知道些什么秘密,会被杀人灭口呢?”

    小鱼儿道:“这就是这个案件的关键!小和尚的秘密肯定不会是寺庙里的秘密。他究竟知道了什么秘密呢?陈夫人被杀之后,紧接着小和尚慧通就被杀了,让人不得不将两者联系在一起。或许。小和尚就是知道了陈夫人被杀的真相,或者凶手以为小和尚知道了陈夫人被杀的真相,而将小和尚杀人灭口。如果是这样,那么,杀死小和尚慧通的凶手,就是杀死陈夫人的同一个凶手!破获了其中一件,也就破获了另外一件!”

    众人听了小鱼儿这话,都感到很是振奋。

    “所以,我开始重新思考这两件案子,将两件案子合在一起考虑。”小鱼儿走到郑掌柜前,续道:“昨晚上你看见你包裹里那串项链的神,不符合谋财杀人的应有表现,所以,我昨晚上虽然抓了你,但却开始怀疑自己前面的推理出现了问题。于是,我仔细思索了一遍自己的推理过程,终于让我发现了端倪!”

    陈云忙问:“什么端倪?”毕竟,谁杀了他娘子,他还是很关心的。

    “时间!”小鱼儿双手抱肩,沉声道,“用来排除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时间段出了问题。准确地说,划定作案时间的起始点不对。确定这个时间点,根据陈掌柜说他肚子痛上厕所之前,陈夫人还在睡觉,从这时开始计算的。但是,我仔细回忆之后,当时我只听到了陈夫人嗯了一声,并没有听到陈夫人说话,更没有看见她的影,而且窗户上当时的确只有两个人的影!”

    陈云脸上变色:“你是说我和秋菊说谎骗你?嘿嘿,小兄弟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小鱼儿没有在意,笑了笑说道:“陈掌柜稍安勿躁,继续听我说。既然我有了这个怀疑,当然要找证据来查证,这个证据就是陈夫人的真正死亡时间,如果与秋菊说话的时间吻合,那就证明我是胡说八道乱猜疑,如果不吻合,甚至是在这时间之前就已经死了,嘿嘿,那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简直是笑话,是说谎骗人的人吗?”陈云说道。

    小鱼儿嘿嘿笑道:“我干这一行,最相信的就是死人,只有死人不会说谎——”看了一眼旁边的众人,急忙咳嗽两声,更正道:“对不起,应该说是死者死亡之后表现出来的征象不会说谎,只要我们准确判读出来,就能知道死亡背後的内幕!要确定陈夫人死亡的真正时间,只有问陈夫人本人了……”

    小鱼儿又说道:“这一次我说的是真话,没有故弄玄虚!”孟天楚笑着从怀里摸出一个油纸包,放在禅房的方桌上,“我刚才在停放陈夫人尸体的房间里呆了好一会,对陈夫人尸体进行了解剖,提取了尸体的胃内容物,喏,这油纸包里的东西,就是从陈夫人胃里提出的。”

    包大人、陈云、张禹、郑掌柜和方丈几个男人围拢在房桌四周,低头看那油纸包里的东西。只见里面有一些饭米粒、几根青菜。

    小鱼儿道:“判断死者死亡时间有很多方法,其中一种是根据胃内容物消化程度来推断。我们知道,人吃了东西后,是在胃里消化的,而人死了之后,消化就会停止,胃里的食物就会停留在死亡时的状态。食物在胃内停留的时间和食糜及食物残渣通过小肠的时间有一定的生理规律,根据这种规律,只要我们确定了死者最后一次进餐的时间,就能大致判断出死亡时间来。一般说来,如果我们发现胃内容物已经大部分移向十二指肠,就说明死亡时间为一个时辰左右。”

    小鱼儿指了指油纸包里的食物,说道:“昨晚上我们吃的是青菜、豆腐,你们看,陈夫人胃里的青菜、饭粒都还是好好的,只有豆腐有部分开始消化,而胃内容物大部分还没有向十二指肠移动,从食物的消化程度判断,死者应该是在晚饭后很短时间,大概是两刻钟(即半小时)左右被杀死的。所以食物根本来还不及怎么消化人就死亡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