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凶杀再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恩”小鱼儿手臂没有撑住,苏醒过来。他醒醒眼,看了看,已经天亮了。他看着不远处绑在柱子上的熟睡着。他走进一瞧。

    郑掌柜子一下子睁开眼睛,显然他一夜没有睡,本来精神萎靡,一见小鱼儿,顿时来了精神,哀求道:“小兄弟,陈夫人真的不是我杀的,那根项链肯定有人栽赃陷害我阿。求求你了,放了我吧。”

    没等小鱼儿说话,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声喊道:“不得了了!虚松也吊死了~!”

    小鱼儿一惊,转出门一看,只见方丈站在大雄宝门前,子哆嗦着,大声叫喊。急忙跑过去问道:“方丈,怎么回事?”

    “慧通死了!吊死在他禅房里了~!”

    小鱼儿几步上了台阶,来到慧通的禅房门前,房门大开着,只见小和尚慧通被一根布带兜住脖颈吊在房梁上,缢索似乎是他的腰带,上穿着一白色贴内衣裤,脑袋下垂,眼睛微微张开。两脚距离地面一尺来高,旁边歪倒着一根凳子。

    张禹、陈云、车夫等人都已经随后赶到,秋菊抬眼看见虚松吊在房梁上,吓得惊叫了一声,又急忙用手捂住了嘴。

    一夜之间,这深山古寺在女鬼婴儿的凄厉哭泣声中,一连二人被吊死,怎不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小鱼儿让他们等在外面,自己抢步来到慧通下,抱住尸体,尸体的脑袋是挂在绳里的,他抱住尸体往上一送,将尸体头部从绳里松脱出来,然后小心地放在地上,探了探他的鼻息,摸了摸颈静脉,没有鼻息。没有脉搏了。拿起他的手指,发现指尖已经冰凉,且已经出现淡淡的暗紫色尸斑。不用看别的,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其已经死亡。不过,小鱼儿还是很谨慎地翻开死者眼帘查看瞳孔,发现瞳孔已经固定并可以挤压变形。确认已经死亡。

    这时,包大人已经听到喊声。穿好衣服跑到了大雄宝。众人见到包大人来此,纷纷让开路。他一眼就见到地上的慧通的尸体和脖颈上还捆着的布带。他的神色比较凝重。

    小鱼儿仅仅粗略查看了尸体的颜面和脖颈上的勒痕,嘴角便露出了一丝冷笑。他走到门口,朝着包大人抱拳道:“大人,慧通已经死了。”

    包大人点了点头,问道:“谁发现的尸体?”

    方丈双手合十道:“老衲。阿弥陀佛。”

    问方丈道:“大师。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

    方丈道:“贫僧起之后,作早课供奉佛祖的时候,发现慧通房间的门一直紧闭着,以为他还在睡觉,便想去敲门让他起收拾东西,到时候好和你们一起下山。可敲了好一会,房门还是紧闭着。贫僧叫了几声,也没听到有人答应,这才感觉不妙。”

    小鱼儿插话道:“方丈怎么发觉不妙呢?”

    福林道:“因为如果虚松已经自行下山了,那房门不可能从里面紧闩着,所以贫僧就绕道后窗,发现后窗有一扇窗户没闩,打开一看,这才发现惠通在房梁上吊着。贫僧赶紧翻窗户进去查看,发现惠通已经吊死了。贫僧这才开了房门出来叫人。”

    小鱼儿点头道:“这么说来,我来之前,只有方丈一个人进过这房间?”

    “是!”方丈合什道。

    陈云在一旁哼声道:“慧通这小秃驴,自幼跟随方丈在这寺庙里出家,这次犯戒被他师父赶出山门,肯定是羞愧难当。故此上吊自杀死了。”

    他气恼慧通和他娘子有苟且之事,以及看了他和丫鬟秋菊的免费**现场表演,现在虽然见他已经吊死,可这嘴上却还是不饶人。

    张禹在一旁也叹息道:“这孩子毕竟年纪小。一时经受不住这等打击,我们昨晚被陈夫人被杀案搞昏了头,一时疏忽了,应该多多开导于他,或许就不会出这等事了。”

    方丈福林叹道:“阿弥陀佛,都怪贫僧太过急躁,要是慢慢和他说,他未必会走这条路,唉~!”

    小鱼儿冷冷一笑:“现在就断言慧通死于自杀,未免为时过早。”

    福林眉毛挑了挑,问道:“施主何出此言?”

    包大人眼前一亮道:“小鱼儿你有什么看法?”

    “大人,等我验过尸体,或许就能真相大白了!你们在大雄宝里等我,谁都不许走!”

    接着,小鱼儿开始检验尸体。

    包大人准备派人通知附近的衙门,虽然自己是本地区最高长官,但不是县衙的人,本来让小鱼儿下山去纠集县衙。可是他说要去验尸。只好看到车夫这人畜无害的三无人员(没名字,没地位,没酱油瓶)

    陈云道:“不行!现在小和尚死了,咱们这些人都有嫌疑,你让他下山通报,万一凶手是他,他要跑了那可怎么办?”

    “凶手不是他!”

    “为什么?”

    “他杀小和尚干什么?”

    陈云想也不想便说道:“这么说我也没嫌疑,因为我也没理由杀小和尚。”

    “你当然有!”包大人笑道,“陈掌柜,你怎么忘了,他与你娘子曾经有过寺庙前树林之约,还偷窥过你和你的丫鬟亲,昨晚上你还想杀了他呢!”

    “我……”陈云一时语塞,“我可没杀他,我一直和我秋菊在房里睡觉呢。”

    “我现在也没说是你杀的阿。我只是说老车夫犯罪嫌疑最小,咱们总得派一个人下山去报案吧。”

    陈云非要顶牛:“那怎么不派老和尚去呢?”这话刚说完,觉得不对,小和尚犯色戒损坏了寺庙清誉,虽然老和尚因此就把小和尚杀掉,有些牵强,但相对老车夫的杀人动机来说,毕竟还能说得过去,所以老和尚也有犯罪嫌疑,便又改口道:“不叫老和尚,叫张公子下山,如何?他总没有理由杀了小和尚吧?”

    包大人摇了摇头:“张公子是没有理由杀小和尚慧通,但他昨晚上是一个人睡的,有作案时间,所以不能排除嫌疑。”

    张禹冷笑了一声:“我还懒得跑路呢!你们谁去谁去好了,反正我不去!”

    “那……那怎么行!”陈云连连摆手,顿了顿,说道:“那好吧,就让老车夫下山去报案,但如果他要是跑了呢?”

    “如果他就此逃走,那也是不打自招,证明他有鬼,直接将其海捕归案就行了。现在疑人勿用用人勿疑。”包大人笑道。众人心忖,这也算是个道理。这老头儿也没几年可活的了。

    “嗯,这倒可以!”陈云点了点头。

    老车夫这才下山报案去了。

    小鱼儿还在验尸,他不知道外面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