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谋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今天晚上加班,一直到21点,实在对不住大家。工作上很忙,请大家多多担待。不过今天晚上又剩一顿饭钱。

    小鱼儿听到这种鬼哭狼嚎,本来就心中郁闷,立即提气吼叫一声:“吼!!”则犹如讯雷疾泻传出数里之外,令人肝胆剧烈,心惊胆战,毛骨悚然。一声长啸,众人脑海之中一阵眩晕,不知道何声如此的巨大?

    福林心中一颤,佛门狮子吼?这……然后双手合十紧张念叨:“阿弥陀佛。”众人这才从眩晕的醒来。

    小鱼儿厉声道:“大家都站在原地不要动。”众人好奇的看着小鱼儿,看他想干嘛?

    “你要干什么?”陈云伤心的问道。

    小鱼儿道:“我是捕快,你娘子上有很多的疑点。”

    “这?”陈云诧异了一阵。面色上不是很好看,毕竟名义上她是他老婆。让外人碰,有点儿……

    “你不希望你的夫人死的不明不白吧。在说了,人死是要报官的。”小鱼儿说道。

    “你是?”

    “很不幸,你猜对了,我是衙内。”小鱼儿道。然后对方丈道:“大师,借用一下你的灯笼。”一手轻轻翻开尸体的眼帘,一手将小灯笼举在尸体头面部上方左右移动,陈夫人的瞳孔对光已经没有反应,用手指将瞳孔挤变形后,不能恢复,说明中枢神经系统机能已经停止。抓起她的手,紧压手指,指端没有青紫淤血,说明血液循环也已经停止。

    他看了一下捆绑脖颈的手法及方式,然后将绳索从中割断。

    上吊自杀与谋杀的区别在于若被人勒死,项下绳索交过,手指甲或抓损;若自缢,即脑后分八字。索子不交,绳在喉下,舌出;喉上,舌不出。

    通过对陈夫人的检查,脖颈处八字交过,绳子在下,舌头出。体某些部位有一些明显的抓痕。

    “这是一幢谋杀案。”

    “啊?!”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竟然在山寺庙之中发现了凶杀案件。出门在外都自求多福,哪里还敢惹是生非啊。

    “既然是谋杀案件,那么凶手肯定还在寺院之中。包括你们。所以再没有调查出事真相之前,你们都不得离开寺庙半步。”

    “什么?哎哎。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做生意呢?”

    “现在发生了人命官司,即便是天大的事,也要官府说了算?”

    “你算老几啊?”

    小鱼儿直接亮出了铁牌道:“抱歉,衙门办案,闲杂人等,待没有排除嫌疑之前,擅自离开寺庙着,斩?!!”肃立一声杀气,让众人都知道这小兄弟说到做到。

    陈云一阵惊讶。没有想到的事,小鱼儿竟然是捕快,而同为惊讶的事则是张禹。不过读书人的眼里这些都是籍,露出了不屑的表

    小鱼儿向陈夫人的丫鬟秋菊问道:“陈夫人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

    丫鬟秋菊有点儿害怕。还没有回过神儿来,紧张兮兮的样子。

    小鱼儿道:“不用害怕,慢慢说。”

    丫鬟秋菊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侧头看了一眼陈云。好像挣得他的同意。

    陈云道:“看我干吗?张兄弟问你话,你就老老实实的回话。”

    丫鬟秋菊一脸的窘态,道:“夫人吃完之后。回到房间后,觉得肚子饿,就再也没回来。”

    小鱼儿思考着,突然之间问道:“她说过什么?”

    秋菊吓了一跳,还是老老实实的回话道:“她说去找小和尚要些吃的。就出去了,再也没有回来?”祸水东引,这是最佳的跳脱嫌疑的方法。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就这个道理。谁也不想将人命官司扯到上。

    她的表尽收小鱼儿的眼底,试探的问道:

    “难道你一点儿不担心?”

    “担心,当然担心了。”秋菊掩饰了一下,似乎不是出自真心,看来这主仆二人并不是很合得来。

    为了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道:“所以我才来看看夫人在哪里。大里都找了,没有看见人影。所以我心想,夫人可能内急去厕所了,我就过来这里看看,来这里后,没有想到看见……”

    “恩?”小鱼儿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秋菊有点儿害怕,不想说的样子。旁边的小黑色慧通闻声,惊恐叫道:“鬼!是那女鬼!……是那女鬼索命来了!”

    “鬼你妈的头?”小鱼儿使劲的在他的小光头上使劲扇了一下,清脆嘎巴响。

    “啪”

    然后他朝着秋菊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秋菊紧张的指着书生张禹道:“我看见张公子他在夫人的旁,拿着她的脚,然后我就大叫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书生张禹,眼神之中透漏出你就是凶手的神色。书生张禹一看这不好啊,紧张道:“你撒谎,你干嘛冤枉啊?!”

    秋菊道:“我没有冤枉你。我的确看见你在我家夫人的旁,你就是凶手?!”

    “胡说,胡说,我没有杀人。”书生张禹紧张的狡辩道。现在纵然是一张嘴,也百口莫辩啊。

    郑山郑掌柜书生张禹得意笑道:“肯定是你啦,今天晚上的时候,你不就是跟陈夫人勾三搭四的吗?”

    “哎,我哪里跟她勾三搭四的。我是清白的,今天晚上我与小兄弟在吃酒。”书生张禹失声道。虽然有点儿有辱佛门道场,但至少比自己冤死好吧,心理默默祈祷,佛祖啊,我不是存现的,这一切都是小鱼儿搞的鬼,你怨也就怨他吧。

    众人看向小鱼儿,只见他厚颜无耻点头道:“是的,的确一起吃酒。不过,中途之中你尿遁,所以你有嫌疑。”

    “哎,哎,我喝的烂醉,怎么可能还有力气杀人呢?”书生张禹看着小鱼儿不站在他一边,狡辩道。

    “也许正是你喝醉了杀了人啊?人喝醉了,什么事都会干的出来的。”郑山泼油道。

    “你说什么?!”书生张禹见到有人往自己上泼脏水,也顿时不顾廉耻,准备揍他。

    “够了?!”小鱼儿厉声制止对方,厉声道:“是不是让我动武啊!”

    那些文弱之人哪里经得起小鱼儿的功力啊,自然老实了许多。(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