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马车坠河案(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那是车夫老汪……就是那一位吧?”

    “是的,……他对我讲他撞了一辆车,这辆车子滚进河里去了,……于是我就去取我的灯笼……”

    “换句话说,这些事用去了一定的时间喽?”

    “当然。”

    “在这段时间里,车夫干了些什么呢?”

    “我不清楚。我猜想,他恐怕想在黑暗中发现什么吧。”

    “你走近他的卡车了吗?”

    “可能走近过。…我记不得了,……我当时主要在想,有没有人漂到水面上来……”

    “所以你没弄清汽车里是否只有车夫一个人?”

    “我想他可能是一个人……如果还有人在车里的话,就会出来帮助我们。”

    “当你们发现没有什么事可做之后,车夫对你讲了些什么没有?”“他说他要去通知官府。”

    “他没有具体讲去哪个官府吗?”

    “没有,我想他没有说。”

    “后来呢?”

    “后来他已经驾车走了。”这是个跑货运的车夫,长得象个古代力士。他象没事人似的,静等着事态的发展。他喝着客栈的酒。

    小鱼儿把他叫出来,两个人走进一个单间餐室,那里的桌椅颇能说明这个名字虽不吉利的客栈,为什么会很受侣们的欢迎。

    “我想,根据习惯,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结伴而行的吧?”

    “通常是这样。但我的同伴手受了伤,所以这几天就我一个人驾车,在说这段路我走了很长时间了,而且路程短,不需要担心。”

    “你是什么时辰到这里?”

    “两更天”

    “我想你一定在押镖常去的哪家饭铺前停过吧?”

    “您说对了!各人有各人去的地方。我们这帮人差不多老是在同一个钟点聚在一处的。我一到这里,就停了车,走进客栈。那儿的饭菜有点小名气。”

    “门外停了几辆马车?”

    “四辆!其中两辆是运输家具的,还有一辆大车,一辆运货的马车……”

    “你和其他那几个车夫一起吃的饭吗?”

    “和三个车夫一起吃的。其它人在旁边的一张桌上。”

    “你们是按什么顺序离开客栈的?”

    “其它人我不清楚……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恩。你估计你离那些伙伴们有多远?”

    “我比最后一个人晚走一刻钟的时间。最后一个是驾大车的,我开得比较快,他大概在我面前四到五公里的样子。”

    “在撞车的那一刹那,你没有看见那辆敞篷马车吗?”

    “在只高几米远的地方才看见,但已来不及躲开了。”

    “没有一点儿亮光吗?”

    “一点儿没有!”

    “你也没看见任何人吗?”

    “我说不请楚,……天正下着雨,……我只知道,当小车掉进水里时,我好象觉得有人在挣扎着游水。然后,我听见了有人喊救命。”“再问你一个问题:刚才,我发现了有灯笼,……你为什么当时不把它取出来用呢?”

    “我不知道……我当时已经糊涂了。……我担心我的车也滑进河里。”

    “你经过这家客栈的时候,里边没有亮光吗?”

    “可能有灯光吧!”

    “你常走这条路?”

    “一旬两次。”

    “当你在岸边东找西找的时候,没有人藏在你的车里吗?”

    “我想没有。”

    “为什么?”

    “要是有的话,那人非得解开车蓬的绳子不可。”

    “谢谢你。不过,你还得留在这儿。我随时有可能麻烦你。”

    “随您的便吧!”

    他现在唯一想的是吃饱喝足。小鱼儿看着他走进厨房去吩咐预备晚饭。

    在厨房**持烹调的是客栈罗老板的妻子,一个又瘦又黄的女人。由于突然来了这么多顾客,她有些应接不暇,甚至都腾不出功夫来打招呼。

    一个名叫小丽的年轻厨娘助手,长着一副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精明面孔,一边倒茶,一边和所有的人逗笑,老板本人在柜台上也没有一刻闲着。

    这本来是淡季。下雨天本来就很少人。

    罗老板向小鱼儿道:“前天晚上,我这儿来了一对年轻人,驾驶着这辆马车,就是从河里捞上来的那辆。我当时想,这是对新婚夫妇吧。您瞧,这就是我让他们填写的住宿单。”

    住宿单用字迹尖细而且歪歪扭扭,小鱼儿觉得这字迹比自己的写的还要挫。死者是王波,二十岁,广州人。

    对住宿单上提出的问题的回答是:最后,当老板让他的同伴也照填一份时,年轻人在他的单子上斜着添上了“及夫人”几个字。

    “……一个俊俏的姑娘,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客栈罗老板回答小叶如的问题说,“这是咱们之间讲话,她可还是个‘臭的毛孩子哪!’她穿着一条过于单薄的裙子。”

    “这一对有行李吗?”

    “行李还在上面呢。”

    行李里只装有男人的衣服衣,这使人猜想到年轻姑娘是神秘的外出,事先一定毫无准备。

    “他俩显得神色慌张吗?”

    “不特别……照实对您说吧,他们满脑子里想的全是。白天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在房间里消磨掉的。他们让把饭送到楼上,小丽发现伺候象他们这样不大注意掩饰感的人,实在叫人头疼……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们没有对你讲为什么他们要去哪里?”

    “我想,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间屋子,在哪儿落脚还不都一样?”“那辆马车呢?”

    “停在后院里……您看见过了……这是辆马车,但已经过时了,那些人就买这样的东西,既显用阔气,又比买一辆最新式的车便宜得多。”

    “您当时就没有好奇地想打开后备箱看看吗?”

    “我可从来不干这种事。”

    小鱼儿耸了耸肩。因为这老板没有给他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而他是很了解这种客栈老板真正好奇心之所在他的。

    “不管怎么说,这一对,本来该回到你这儿来睡觉的吧?”

    “回来吃晚饭和睡觉。我们一直等到晚上戌时才收拾……”

    “车子是几点离开的?”

    “让我想想,……当时天还没黑了,……大概是在申末左右,……我琢磨咱们这对年轻人大概在屋里也呆腻了,想到什么地方兜兜风去...他们的行李一直放在这儿,因此我也不担心他们会赖我的帐。”

    “你一点儿也不知道发生了车祸吗?”

    “在夜里三更的时候,他听见吵闹,我什么也不知道。”

    “马上就想到这是你的顾客出了事吗?”

    “我这样担心过,……我注意到年轻人把驾驶马车,很不利索,显然是个新手,并且我们很了解河边那个拐弯的地方。”

    “你在那对年轻人的话语中觉察团一些可疑的迹象吗?”(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