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着急的公孙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我说包大人,你别像小孩子一样,好不好?多大的人了,还装萌。你不嫌丢人吗?”小鱼儿与失忆的包拯相处一天的结果。

    他倒是盼着包拯一辈子失忆,起码不用怕穿小鞋,可是又盼着他快点儿好起了。人就是这么的矛盾,无论您在哪里,心中总是这么的矛盾。

    “哎哎,小鱼儿,你看好看吗?”包黑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额头上插着花……

    “呕”小鱼儿将头歪在一旁恶心道:“我想吐……”

    “方小姐,方小姐。”小鱼儿求救这方小姐道:“方小姐,你看我家大人这病什么时候能好啊?”

    “不知道,他是得了头疾,也许一天,也许一个月,兴许一辈子。”阿方瞧着远处的包黑子。

    只见包黑子趴在地上学着蛤蟆跳,以为这是昆仑的蛤蟆功啊,小鱼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步轻功飞跃到他边,单手化作刀,朝着包黑子的后颈一击。顿时包黑子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哎哎,你这干嘛?!”阿方见状,上前搀扶着包黑子,道:“他是你家大人啊?你这是……”

    “他不是撞坏了脑子吗?我见过很多人的病症康复就是头再一次受伤。”小鱼儿想后世那些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的镜头,某个千金大少落难失忆,然后突然一天被砸了一下,然后就是**UFF全加一,摇一变超人,将不良的反派全都干趴下了。

    “你又不是大夫,你懂什么啊?如果搞不好,说不定效果更坏。”阿方将包黑子拖到一旁躺下。

    小鱼儿嬉笑道:“没事,他皮厚,撞一两下死不了。”

    “你还说?!”阿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小鱼儿道:“阿方姑娘,我也是不得已,没办法。我们大人为地方官,很多事要他拿主意呢?”

    阿方见小鱼儿说的诚恳的面上,语气缓和道:“这件事不能急,要一步步来。等他醒来的时候,你试着引导他,想想以前的事,让他记忆深刻的。说不定失忆症就好了。”

    小鱼儿听闻阿方姑娘说的句句在理,摸着下巴很中肯的思索道:“大人,印象深刻的事?那就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喜得贵子时候了,可是这三个方面,我那一方面都没参与啊。”废话,如果你参与了,那才真的是怪呢?

    ……

    衙门内的公孙策见到陆续的回来的衙役,打听道:

    “还没找到大人与小鱼儿吗?”

    “没有。”几个回来的衙役齐齐的摇头。

    衙役则道:“我们已经顺着河流找了近几十里地了,还没有找到,展兄弟见天色已晚,先让我们回来禀报,他则继续的沿着河继续找。”

    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衙役,他们哪里有那么多幸运遇到小鱼儿。

    “先生!!!”突然一阵急躁的声音传来。

    公孙先生面露出喜色,失声道:“可找到大人?”

    “什么啊?”来着不是别人正是张龙,他摇头道:“并没有找到。”

    “没找到,你回来干嘛?”公孙策发飙道。

    “啊?!”张龙不敢惹恼公孙先生,于是规规矩矩道:“先生,外面有一个乞丐,要见小鱼儿,可是小鱼儿……”眼巴巴的看着公孙策。

    公孙策厉声道:“不见!?”现在全力找大人,哪里有闲工夫见乞丐啊。

    张龙眼巴巴道:“先生,还是见见吧。丐帮遍布天下,说不定知道大人的下落。”

    公孙先生想了想,欣然的点了点头,道:“好吧。与我去会会他。”

    于是两人就去门口见那个乞丐。来到门口见一奇怪背靠着墙壁,一邋遢,也就昨天下过雨漂洗了一下,要不然还要脏。手里拿着跟竹竿,一只手伸出,另一只手持着瓜子,正蹲在哪了嗑瓜子呢?

    “吆,来了白面书生。”那乞丐露出满嘴的黄牙道。

    公孙先生面色不喜,但,为了大人,忍了。上前拱手道:“这位前辈是?”

    “甭前辈不前辈的?小鱼儿呢?”那乞丐不鸟公孙先生,在他看来,白面书生也不是面团。

    “小鱼儿……”张龙刚要说,结果公孙先生就打断道:“哦,小鱼儿被外派了,临县有一些棘手的案件需要他处理。”

    “哈哈,人家常说,书生说瞎话,从不打草稿,这件事果然,哈哈~~~”那乞丐闻声则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收敛笑容道:“甭哄我,如果小鱼儿真的出了临县,我怎么不知道?”

    公孙先生面色不喜,毕竟被人当众揭了谎,实在有负圣贤书。

    “不知道老前辈来此有何贵干啊?”公孙先生抱拳请教道。

    老乞丐嘿嘿一笑道:“也没什么,看看小鱼儿在不在,好几天不见,乖想他的。”继续调侃公孙策。

    公孙策有点儿生气了。你妹的,来调侃我是不?张龙在一旁拉着道:“先生,我们有求于人家,他说什么就说什么呗,有不少一块。他要敢动手滋扰生事,我与弟兄们绝对不放过他。”

    公孙策这才点头。不过这话,老乞丐早就听见了,笑道:“知道你们是好官,老叫花子我是来交代之前小鱼儿托我办的事。”

    ?张龙与公孙先生两人一脸茫然,难道小鱼儿之前早就预示到了自己会落水遇难?显然不是。

    “几天前,他托我打听一下,谁将那匹首饰处理的人。”

    “什么?!”张龙问道。

    公孙策解释道:“就是之前,莫公子家母被杀一案。”拱手对老乞丐道:“前辈,不知道可否知道?”尽量显示客气,彬彬有礼。

    老乞丐闻声,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于是道:“啊,人已经知道了。是广州首饰店老板。”

    “他难道是凶手?”

    “不是,他只是接了赃物,不过谁是凶手,他应该比较的清楚。”老乞丐说道:“啊,你们已经知道,那我就告辞了。”老乞丐转就走。

    “等一下老前辈。”公孙先生伸手叫停道。

    “还有什么事?”老乞丐问道。

    公孙先生左右环顾一下,分明就是做贼心虚的表,见没有人。

    “你这做什么?难道怕见不得人?”老乞丐奇怪的问道。

    公孙先生道:“借一步说话。”将老乞丐拉到一旁拱手道:“前辈是这样的,包大人与小鱼儿……”然后就将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老乞丐。

    老乞丐面色凝重,道:“你是让我派**去打听一下?”

    “是的。”公孙先生不好意思道。

    老乞丐点头道,“那好吧。”(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