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抢劫杀人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最近有点儿头疼,大概脑细胞死亡太多的缘故吧。这一章我们要写一次比较残酷的。

    小鱼儿在院子打了几桶水,开始洗刷着,哇~~~从深井里打出的水果然凉快。甩甩长发,发出尖叫声。

    “哎哎,我说小鱼儿,你那样会感冒的?”

    “你我习武之人,还害怕小感冒?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我值班,我早就去城外的西江游泳去了。你说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我怎么知道?”展昭坐在一处长廊的木头上白了他一眼。

    “咚咚”几声鸣冤鼓敲响。展昭快速的从长廊上飞下,将手中的剑从左手换到右手,然后潇洒道:“我先去了,你快点儿。”

    “喂喂,喂等等我。”小鱼儿连忙拿起毛巾擦拭着子。嘴里骂道:“连洗澡就不让人省心。”匆匆的换好衣服就去了。

    得知在南城发生了一桩命案,公孙先生让小鱼儿和展昭一起去查看。

    于是他们就马不停蹄的跟着举报人前往一处住宅。进了住宅之后,发现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战。展昭摸着墙壁上的剑痕和刀痕。

    “啊嚏”其中一人打了一个打喷嚏。

    “喂,别破坏现场好不好?”

    “不好意思,我对羽毛过敏。”

    小鱼儿见散落的鸡毛,回头望去,之间角落里散落着一根掉了毛的鸡毛掸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问道:“死者在哪里?”

    “啊,在里屋。”

    小鱼儿与展昭进了里屋,并没有发现什么死者,倒是发现了大量的血迹从一个头柜上低落。那头柜竟然是开着的。

    小鱼儿上前拨开,我靠,紧闭双眼,骂道:“混蛋?!”

    展昭感觉到有点儿想吐,虽然他也杀过人,但这跟眼前的事是两码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忍和恐怖的。

    没错,死者被挤压进了头柜,天呢,塞进去咬碎掉多少块骨头啊。

    “死者是女体被强力打碎,塞进了头柜里。瞧她的骨头,是死者活着的时候造成的。”小鱼儿从她的骨头断裂处很容易的发现,这是肌在抽数时候的反应,鲜血也是一样。死亡时间可能刚刚的发生。

    “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

    “她是我的母亲。”

    小鱼儿闻声,看着举报人,见他装作很坚定,大多数人听闻自己的母亲死亡都会激动或者绪失控,这位仁兄似乎并没有,还记得报案。

    “你至多她都有哪些朋友吧?”

    “她的朋友?嗯,不过,我…”

    “那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她跟她的朋友关系有点儿紧张?”

    “没有。”

    “她和她的朋友之间有什么经济纠纷?”

    “一个恶棍闯进我的家里,杀了她,你们为什么只关系她的朋友啊?!”报案人开始激动起来,眼睛红红的,鼻涕也流了出来,着嘴唇,极力的遏制着自己的激动的样子。

    “听着,小子,虽然这一切看起来像是抢劫杀人案件,但是,我们这是逐一的去排查这一些相关的事。”小鱼儿厉声道:“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将罪犯绳之于法。明白吗?”

    只见那家伙点了点头,小鱼儿看他的绪稳定之后,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举报人道:“我叫莫逍。”

    “好了莫公子,我想你应该出去一下,坐在一处冷静一下,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我们接下来回将你母亲从这这里搬走,我想你不会看这一景的?”小鱼儿说道。然后吩咐两个衙役看着他。于是与几个衙役开始将尸体从头柜取出,放在一处担架上。盖上白布。

    做好这一切之后,小鱼儿道:“将她送到公孙先生那里。”

    莫逍见到衙役要将自己的母亲抬头,绪激动起来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鱼儿一把拦住道:“你如果想给你的母亲报仇的话,最好不要阻拦官差办案。”

    小鱼儿又命令两名官差封锁了这里,他自己的的观察着周围的形,包括门窗等。

    “他是从窗户进来的。”展昭说道。

    小鱼儿回来看了看,道:“不,他是大摇大摆的进来的。”因为并没有发现窗户上有脚印。显然是从大门进来的。这段时间的确很。所以很多人都是开窗开门睡觉的。这要增加了很多的盗窃案件。

    “死者是开着门午睡,这段时间街面上显然没有太多的人,也就给了凶手犯罪的时机。”

    “你是说死者正在午休,这个时候,盗贼进来盗窃,正好发现了盗贼,然后拿着鸡毛掸子驱赶,却**贼杀了?这似乎说不通啊?如果她大叫几声,很快就会引来人的。”展昭早就不是吴下阿蒙。与小鱼儿接触早了也就聪明了许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小鱼儿道:“这就是疑问了,因为进来的人很显然是死者认识的,而且还相互熟悉。死者看着了凶手来偷东西,接着死者发现了,拿着鸡毛掸子打。待她看清楚是谁之后,想报官,这个时候后凶手趁机杀了他。”

    “所以,你才会问他,关于死者的一切。”展昭明白了小鱼儿故意所为,思考道:

    “如果是认识的人,凶手没有必要将人杀了,然后塞进这头柜吧?这一切显然是深仇大恨吧?”

    小鱼儿看着现场道:“也许是凶手想让官府以为是深仇大恨,让我们误入歧途。”这些划痕都是故意划上去的,根本不像是打斗留下的。对方是一中年妇女,又不是灭绝师太。搞的跟武林大会似的。

    小鱼儿来到莫逍的旁问道:“你们家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莫逍道:“珠宝什么的?”

    “什么珠宝?”小鱼儿询问道。

    莫逍抬头看着小鱼儿道:“你那眼神似乎在说我监守自盗?”

    “请你配合一下。”小鱼儿道:“我问你什么,你就老实的回答。”

    莫逍摇头道:“我父亲是经商的,常年跑线,所以很少回家,倒是给我母亲买了一些价值连城的首饰。就放在那件头柜里。”

    “恩?”小鱼儿与展昭相互对了一眼,也许是对的,没有错,凶手正是在偷盗的时候,而死者正在**睡觉。发现了异样之后,就用鸡毛掸子敲打,待开清楚凶手之后,很是惊讶。

    “有谁知道哪些珠宝吗?啊,应该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小鱼儿问道。

    “我怎么知道?”莫逍很生气道。

    小鱼儿道:“听着,这很重要,你想想,如果不是熟人所为,他怎么知道珠宝在这里呢?”

    莫逍回忆起来,他想了一下,好像知道了什么?面色有点儿难看,眼神之中透漏出一股不相信的样子。

    “莫公子?”小鱼儿问道。

    莫逍回过神来,摇头道:“我想没有。””

    看来是没有必要问了,小鱼儿心忖,这家伙。道:“展兄,我们回去吧。”然后对他说道:“莫公子,如果你想起什么,请联系我们。”刚走了几步,他又折回道:“差点儿忘记了,这所房子,你是不能住的,我们要封锁现场一段时间,直到找出凶手。所以只好委屈一下了。”不待对方说话,就直接走了。

    然后小鱼儿等人回到了衙门,来到了地下室与公孙先生回合。

    小鱼儿说道:“怎么样?”

    公孙先生回答道:“我推测出死亡时间大概是午间,死者的致命伤是腹部的一刀。那么凶手很凶残,将死者生生的掰断,将其填进了头柜。”

    “是的,我认为是熟人所为。”小鱼儿道。

    “锁定目标了吗?”

    小鱼儿皱了一下眉头道:“有两个,一个是莫公子一个是莫先生。”

    “你说是死者的家人?”公孙先生问道?

    “我不敢保证,我只是怀疑。因为种种迹象是表现的是后熟人,问他们也不说,只好列为嫌疑者。虽然不是,也与凶手有关系。应该知道。”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来同分报信,说看着莫公子去了他的姨妈家里,与他的表弟发生了争执。两人已经打了起来。幸好展昭出面阻止。

    没错,正是小鱼儿离开之后,就与展昭分道扬镳,让展昭跟着莫公子。

    莫公子待他们离开之后,就去了她姨妈家里。展昭一路跟着去了,正瞧见莫公子与他表弟怒骂。

    莫公子揪住他表弟衣领道:“说,是不是你搞得鬼?是不是你杀的我娘亲?”

    “你疯了。”他表弟怒道:“你有什么证据啊?”

    “吗的。我就告诉过你一次,肯定是你偷了我家的珠宝,被我娘亲发现了。所以你趁机杀了她。说是不是你搞的鬼。”莫公子挥手打中了他表弟的下巴,将其打飞。

    这个时候,莫公子姨妈家的人赶来了,见到两人打了起来。过来劝架,道:“你们两兄弟怎么了?”

    “为什么打起来。”

    “你要问他?”

    “姨夫,你养的好儿子。”

    “什么?!”姨夫问道:“小兔崽子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我没有,我没有。”表弟吼道:“我什么也没有做。”

    “你没做,只有你知道我家的东西在哪里,今天中午让你跟我一起去西江游泳,你不去。我让人调查过,你前几天欠下了一笔高利贷,想我借,我没给你,这就是你的动机。你有作案的动机也有作案的时间,不是你是谁啊?”(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