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自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马小玲看着孙空的背影,道:“以为很帅,品德会好,没有想到是这样?”脸上很是失望,美女总是喜欢美好的更加美好,岂不知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完美这么一说。

    “你以为全天下的帅哥都如我一样吗?”小鱼儿自恋的说道。

    “你那里帅了?”马小玲白了他一眼。

    “是你不识货。”小鱼儿对巧儿道:“巧儿,说你家公子帅不帅?”

    巧儿羞红着脸看了小鱼儿道:“帅,当然帅了啊?”

    “好了,你们是来查案的还是来显摆的?”朱能显然不喜欢小鱼儿。转离开了。

    小鱼儿皱了一下眉头,向朱英道:“妇人,我想看一下现场。”

    这起案件是几天前的事,小鱼儿来到死者的地下室,这里已经被附近的县衙查看了一遍,应该没有什么留下的线索,为什么这捕快还要来储藏室呢?

    大多数在富足的家庭里,会按一个地窖,来储存一下东西,因为古代并没有冰箱,只能靠这些地下室来储存一些食物。有的富足的家庭会将冬天的冰放进地下室,有的则是靠地下室里的无氧环境来保持新鲜。

    而死者家里的储存室两者都不是,只是放一些杂物等。小鱼儿来到这里,货架在旁边,好像小格子一般盛放着东西,还真是变戏法人的风格。

    “他实在哪里死的?”小鱼儿问道。

    朱英指着旁边的桌子道:“我先生就趴在那张桌子上。”小鱼儿随声来到那辆桌子上,嗅到一股味道儿,好像什么味道。问道:“那牌九就在这张桌子上吗?”

    “是的,牌九就在桌子上,而那两副牌就在他的手里。”朱妇人说道。

    小鱼儿点了点头,查看了一会儿,哎,真是的这里的县衙衙门的人办事太马虎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咦,这是什么?”小鱼儿俯**子的时候,顺着那股味道瞧下去,在桌子一角地下,发现了一些液体留下了印记。仔细一嗅,是酒的味道。

    问道:“你家先生,喜欢喝酒吗?”

    “是的。”

    “能让我看看吗?”

    小鱼儿在得到了朱妇人的答复之后,问道:“他将酒放在那里?”

    朱英摇头道:“我并不知道他酒放在那里?”

    小鱼儿问道:“你确定?”

    “是的。”朱英说道。

    小鱼儿闻声,感觉到对方不像是在说谎,小鱼儿在地下室里走来走去。

    “什么事?”马小玲问道。

    巧儿看着小鱼儿皱眉的样子,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见他在地下室里度来渡去,声音还很大。

    “砰砰”

    小鱼儿嘴角儿露出了笑容,道:“或许我找到了。”他冲着众人笑道,众人不明白他想干嘛?

    但是,只见小鱼儿掏出腰刀用力插在地上,破坏了那块地板。

    马小玲道:“小鱼儿,你这是破坏人家……”然后连忙向朱英解释道:“妇人,他平常不是这样的……”

    巧儿目瞪口呆的来到巧儿面前,拽了拽她,让她看背后,只见地下被小鱼儿掀开了,是一扇门。

    他打开的一霎之间,一股酒味儿扑面而来,小鱼儿下去之后,见地上出现在了众人。小鱼儿道:“看来这里就是他藏酒的地方。”

    他看着周围的酒坛子,一个个放在那里,好像酿酒师,小鱼儿一个个打开酒缸,嗅一下味道是否是桌子上的那种味道。终于找到了一个被打开的酒缸。

    然后他打了一角儿酒在鼻孔下嗅了嗅,就是这股味道。然后快速的上来,道:“我想我找到了你丈夫死的原因了。”

    小鱼儿道:“你这里有狗或者鸡鸭吗?”

    “有。”朱英带着他们来动院子里的家畜的地方,有几只下蛋的母鸡。小鱼儿逮住一只,将那杯酒灌了进去。然后仍在一旁。母鸡被仍在地上一瞬间,扑棱了几下之后,就再也不起来了。

    “他喝醉了?”

    “没有,他死了。”小鱼儿说道:“我想这杯酒就是那天晚上你家先生喝的。”

    “我家先生怎么死的?”朱英询问道。

    小鱼儿解释道:“川乌之中存在一种有毒的物质,就是乌头碱,它主要使迷走神经兴奋,对周围神经损害。中毒症状以神经系统和循环系统的为主,其次是消化系统症状,能够令人口舌及四肢麻木,全紧束感等,通过兴奋迷走神经而降低窦房结的自律,引起易位起搏点的自律增高而引起各心律失常,损害心肌。口服纯乌头碱几钱即可中毒,3钱可致死。”

    “我想你家先生,是听说这种东西治疗治风腰脚冷痹疼痛等等一些风邪怔。的确这种东西能够治疗。很多人都会将川乌泡制在酒里。但是,这毕竟是需要一定的计量。照你们家那口酒缸里的酒来看,里面放了太多的乌头碱。以前你老公喝没事,那是因为酒里面的乌头碱还没有泡制出,至是少量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植物中的乌头碱被大量的泡出,这才发生了这件事。”在的人也很喜欢泡酒,但要知道,是药三分毒,一定要克制,或者剂量一定在控制的范围之内。

    “难道我的丈夫真的是死于意外?”朱英惊讶道。

    小鱼儿道:“我想是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副牌九作何解释?”马小玲问道。

    小鱼儿说道:“也许他正在玩牌九的时候,喝了一杯?”

    “一个人玩牌九?你不觉得这很有疑问吗?”马小玲说道。

    是的,这牌九怎么解释呢?一个人玩牌九?小鱼儿想找一个合理的解释,然而在众多的想法之中,还是不能解释这一问题。

    死者为何在地下室里玩牌九呢?然而这始终是个迷,只能记录在案。如果是在高科技之下或许能够探明。但在有限的古代,这一说法是相当的普通。

    但是,如果是以前,他可以用系统查看一下,到底有没有任务完成,来判断案件。但是,由于系统升级,所以他也无能为力。(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