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戏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天下人管天下事,江湖人管天下事。好像仔细接触江湖案件之后,似乎很多人都找上了他。谁让他小有名气呢?

    某,小鱼儿在茶馆里见到了一个少妇,不,应该说是一个寡妇找到了他。

    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看上去仿佛只比巴掌略大一些。嘴唇略微的薄软,呈现出一种红色。她出门前精细的化过妆。在是再平常不过了,然而在古代,这种女人后地位低下,会打扮的基本上就是宫中的人,或者就是青楼女子。

    “你好?!”美女坐了下来。

    小鱼儿本来今天是来此喝茶的,顺便在望江楼上看看远处的风景,打法一下时间。谁知道竟然有人找上了这里。

    小鱼儿好奇的问道:“你是……”

    美女自我介绍道:“小女子叫朱英……”

    “你找我什么事?”小鱼儿礼貌的问道。

    朱英脸色很忧伤,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眼睛,只听见她缓缓道来:“是关于我丈夫十天前死去的事?”

    “死?!死掉?”小鱼儿惊讶的说道:“人死了,你应该去报告衙门啊?”

    “可这件事已经报官了……”朱英老老实实的说道:“你听我把话说完?”

    小鱼儿点点头道:“好吧,我洗耳恭听。”

    朱英低着头沉思着道:“具官府的人说,我丈夫不是谋杀,而是自杀。”

    “这话怎么说?”小鱼儿感觉到奇怪于是问道。

    朱英道:“这是在十天前,我出去买菜,留着丈夫一个人在家里,等到我回家之后,我没有发现丈夫的影子,于是我来到地下储藏室去看看,正看见我丈夫的躺在地上。我以为他是睡着了,可是去碰的他的时候,已经断气很久了。他已经服毒自尽了。”

    小鱼儿惊讶的问道:“是什么毒?”

    朱英缓缓道:“他们说是川乌”

    “川乌?”小鱼儿惊讶道,这东西能致死人?其实川乌之中含有一种有毒成分,那就是乌头碱,是神经毒药,可以降低神经系统自律,从而引起心律失常,损害心肌,最后致死。这种毒药,3~5mg就足可以致命。

    小鱼儿通过系统查看了一些所谓的川乌的特,随着案件的积累,系统升级,就有搜索一下各种资料。

    “是你一个人发现尸体的吗?”小鱼儿想明白之后,问道。

    朱英忧愁道:“不是,还有我的丈夫的三个徒弟。”

    “徒弟?”

    朱英解释道:“是的,我丈夫是变戏法的,为了不让自己的手艺失传,所以收了三个徒弟。”

    “哦,原来是变戏法的。的确,古代很多变戏法的,可是大多数都是只传男不传女,导致失传。没有想到她丈夫这么大方,竟然将自己的手艺交给别人。”小鱼儿想了想道:“请问你丈夫的三个徒弟,什么来路?”

    朱英提及到了三个徒弟,于是介绍道:“大徒弟名叫孙空,我先生说他最有头脑,很有可能继承他的衣钵。二徒弟名叫朱能,倒是很受先生的宠。而小徒弟名叫沙净,虽然没有做我先生徒弟没几天,但很有大将风度。他们都是好孩子,而且三个都住在我家里,为了方便他们学艺。”

    小鱼儿听着这古怪的名字,孙空,朱能,沙净?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对了,这不就是西天取经的三个徒弟吗?不会吧?失声道:“那你家先生姓唐?”

    朱英笑道:“我先生不姓唐,姓李,名叫李余。”

    “哦,我还真以为从西天取经回来的哥仨呢?”小鱼儿不好意思道:“那天,也就是你先生死亡的那天,他们三个在哪了,都做过什么?”

    朱英回忆道:“那天,他们接受了一大户人家邀请,去表演戏法。本来那天我丈夫要去的,可是我先生嫌弃酬劳太低,只让徒弟们去。”

    小鱼儿思考着,难道没有作案时间?摸下巴一把,想了想道:“这三个人,在表演之前都在家里对不对?这样他们都会对你家先生下毒手的?”

    朱英是不会相信的,声调提高了一点儿,带着狡辩的心理,道:“可是我家先生是在表演节目的时候死的啊?”

    “会不会在茶杯等地方混进去呢?”小鱼儿又想起一种方法杀死他家先生。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家先生会出声的。而且地下室从里面打开相当的容易。”

    “难道没有中**烟?”小鱼儿可是听说过,又或者蒙汗药之类的。

    朱英心中纠结,到底这小娃娃行不行啊,不过还是说的:“捕快们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嗅到**烟,而且,门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

    小鱼儿有一种的感觉,浑乏力的依靠在背椅子上,沉思道:“难道就没有谋杀的可能了?难道真的是自杀,怎么可能呢?作者大大怎么会让我处理一件自杀案件呢?”

    朱英说道:“衙门的人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我怎么也没有相透,我家先生有什么理由自杀呢?所以我听别人说起,就来找你了。”

    “这话怎么说呢?”小鱼儿问道。

    朱英道:“因为,再过两天,就是我家女儿的生,而且她的礼物,老公也早就买好了,还非常期待那天,亲手将里屋递给他。而且,我在地下室发现了这些东西…….”说完,就往自己的衣兜里拿东西出来。是一副牌九?小鱼儿见到这东西,就想起了赌博,难道是交老千之术?

    问道:“这个,能去你家看看吗?”

    “当然。”

    于是小鱼儿就跟着朱英来到了死者的家里,在路上又遇见了好事的马小玲。不过没有看见巧儿,因为她中暑了,还躺在家里呢。

    很快就来到了朱英家里,房子很大,有单独的别院,还算富裕。

    “哇,好大的房子啊。”听见小鱼儿如此说,马小玲有哦一丝的忧愁。

    朱英羞羞笑道:“哦,由于人多,所以房子大了点儿。”

    “站住?!”突然一个男声传来,叫住了小鱼儿等人,那个男的长得高大英俊,倒是有一副好皮囊,与小鱼儿不差上下,甚至更高一筹,毕竟人家**完全了。小鱼儿现在还年。

    只见那帅哥没有理会小鱼儿,而是来到马小玲面前,道:“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存在很大的困扰呢?”

    马小玲一脸惊讶道:“啊?!”

    只见那个帅哥走过来,瞪大他的牛眼盯着马小玲,说道:“你掩饰也没有用,因为我能看的出来。看你的头发里。”

    “扑棱,扑棱”一只鸽子在他的手上摆动着翅膀,扇来扇去,在暑的天气来带来一阵风。

    马小玲闻声,惊讶欢呼道:“好厉害啊?!”然后将又面对小鱼儿道:“你呢?新来的?”

    朱英赶紧解释道:“他是衙门的捕快。”

    “啊?衙门的捕快?”男的不知道自己的师母到底怎么回事失声惊讶道。

    “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走过来,用手借助了刚才那男的抛向空中的鸽子说道:“他是调查先生的真正死因的。”说完变出了更多的鸽子,比刚才那人的手法纯熟。

    “他来干什么?先生不是自杀的吗?”

    “可是,先生不像那种会自杀的人啊?在说了那些牌九不觉得奇怪吗?”

    “牌九?”

    朱英解释道:“这是我在先生桌子上发现的牌九,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所谓请衙门的人来调查这件事。”

    “这些只不过是牌九而已,也算是一种表演戏法而已。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这个时候出来一个更帅的人,好像比小鱼儿帅点儿。高高的瘦瘦的,显得很精明。

    “他是?”小鱼儿问道。

    朱英介绍道:“这位是孙空,那位是朱能,还有沙净。”哦,原来最后出场的是大师兄孙空。果然有两把刷子,手里将那副牌九耍了一手。

    小鱼儿看着孙空的表,心忖:老师死掉了,竟然装作没事人一样。真是的。

    “牌九?”

    朱英解释道:“这是我在先生桌子上发现的牌九,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所谓请衙门的人来调查这件事。”

    “这些只不过是牌九而已,也算是一种表演戏法而已。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这个时候出来一个更帅的人,好像比小鱼儿帅点儿。高高的瘦瘦的,显得很精明。

    “他是?”小鱼儿问道。

    朱英介绍道:“这位是孙空,那位是朱能,还有沙净。”哦,原来最后出场的是大师兄孙空。果然有两把刷子,手里将那副牌九耍了一手。

    小鱼儿看着孙空的表,心忖:老师死掉了,竟然装作没事人一样。真是的。

    朱英解释道:“这是我在先生桌子上发现的牌九,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所谓请衙门的人来调查这件事。”

    “这些只不过是牌九而已,也算是一种表演戏法而已。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这个时候出来一个更帅的人,好像比小鱼儿帅点儿。高高的瘦瘦的,显得很精明。

    “他是?”小鱼儿问道。

    朱英介绍道:“这位是孙空,那位是朱能,还有沙净。”哦,原来最后出场的是大师兄孙空。果然有两把刷子,手里将那副牌九耍了一手。

    小鱼儿看着孙空的表,心忖:老师死掉了,竟然装作没事人一样。真是的。(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