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巡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八月份多台风,包大人巡查州县各地,以确保无患。边只带了王朝马汉诸人,几个随的仆众。这一,包大人车马行李,已到至临县境内,当时不便声张,深恐沿路的各官郊劳迎送,那时不但供应耗费,且各地知新来的前来,那些宄流氓,士豪恶棍,以及贪官污吏,反而敛迹藏形,访问不出。因此只带有仆众数人,在客店中住下。当时住宿一宵,次命众人在寓所守候,自己只带了马荣一人,出门而去,沿乡各镇,私访一回。

    这县地界与广州相近。当时至临县令姓周,名成,乃是广州胡知府家的家奴,平犯科,迎合主人的意思,谋了这县令的实缺,到任之后,无恶不作。平专与那地方上的劣绅、刁监狼狈为。百姓遭他的横暴,恨不能寝其皮,而食其,虽经列名具禀,到上宪衙门控告,总以他朝内有人,不敢理论,反而苛求责备,批驳了不准。

    包大人到了境内,正自察访,忽到一个乡庄地方,许多人拥着一个五十余岁的老人,在那里谈论。当时不知何故,同马荣到了,只听众人说道:“你这个人,也不知其利害,前月王小三子,为妻子的事件,被他家的人打了个半死,后来还是不得不回来。胡大经的女儿,现在被他抢去,连寻死也不得漏空。你这媳妇,被他抢去,谅你这人,有多大的本领,能将这个瘟官告动了?这不是鸡蛋向石卵上碰头么!我们劝你省一点力气,直当没有这个媳妇罢了。横竖你儿子又没了,你这小儿子还小,即使你不顾这老命,又有谁人问你?”

    包大人听了这话,心下已知大半,乃向前问道:“你这老头儿姓甚名谁,何故如此短见,哭得这样如此利害?”

    旁边一人说道:“你先生是个过路的客人,听你这口音,不是本地人氏,故不妨告诉你听听,谅你们听了,也是要呕气的。这县内有个富户人家,姓曾,名叫有才,虽是出微**,却是很有门路……”随低声问道:“你们想该听见现在胡知府荒**。这县官周成,又是胡家的出,故此首尾相应,以故曾有才便目无法纪,平霸占田产,抢夺妇女,也说不尽的恶迹。这位老人家姓郝名庭,乃是本地良民,生有两个儿子,长子名叫有霖,次子名叫有霁。这有霖于去年七月间病故,留下那吴明川之女。这郝吴氏,虽是乡户人家,倒还申明大义,立志在家,侍养翁姑,清贫守节。谁知曾有才前到东庄收租,走此经过,见她有几分姿色,喝令佃户将她抢去,现在已两。虽经他到县里喊冤,反说他无理诬栽,砌词控诉。他只道这县官同他一样,还去告府状。若是别人做出这不法事来,纵然他老而无能,我们这邻舍人家也要代他公禀申冤,无奈此时世道俱已大变,即便到府街去告状,吃苦花钱,告了还是个不准,有胡来在,一言之下无论你的血海冤仇,也是无用。你客人虽是外路的人,当今时事,不知道理的。我们不能报复此事,也只好劝他息事,落得过两天安静子,以终余年,免得再自寻苦吃。所以我们这合村的人,在此苦劝。”

    包大人听了此话,不由的忿气填,心下道:“国家无道,一至于此,民不聊生。你听这班人的言语,虽是纯民的口吻,心中已是恨如切骨了。我包某不知此事便罢,既然亲目所观,亲耳所闻,何能置之不问?”乃向那老人说道:“你既受了这冤枉,地方官又如此狼狈,朋比为,我指你一条明路,目下且忍耐几天,可知道端州的知府,此人脾气,惯同这班臣作对,专代百姓伸冤,特为国家除害。目下他已经由端州到至临县,那时你可到他衙门控告,包你将这状子告准,一定不疑。方才听你众人所言,还有两个人家,也受了他的害处,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也为他抢去,你最好约同这两人,一齐前去,包你有济。我不过是行路的人,见你们如此苦恼,故告知你们听听。”

    众人忙问道:“这个人可是叫包拯么?听说他在端州断了不少疑难案件。若果是他前来,真是地方上的福气了。”

    包大人当时,又叮嘱了一番,同马汉走去。沿路上又访出无限的案,皆是周成的案件。当时一一记在心上。

    我包某不知此事便罢,既然亲目所观,亲耳所闻,何能置之不问?”乃向那老人说道:“你既受了这冤枉,地方官又如此狼狈,朋比为,我指你一条明路,目下且忍耐几天,可知道端州的知府,此人脾气,惯同这班臣作对,专代百姓伸冤,特为国家除害。目下他已经由端州到至临县,那时你可到他衙门控告,包你将这状子告准,一定不疑。方才听你众人所言,还有两个人家,也受了他的害处,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也为他抢去,你最好约同这两人,一齐前去,包你有济。我不过是行路的人,见你们如此苦恼,故告知你们听听。”

    众人忙问道:“这个人可是叫包拯么?听说他在端州断了不少疑难案件。若果是他前来,真是地方上的福气了。”

    包大人当时,又叮嘱了一番,同马汉走去。沿路上又访出无限的案,皆是周成的案件。当时一一记在心上。

    我包某不知此事便罢,既然亲目所观,亲耳所闻,何能置之不问?”乃向那老人说道:“你既受了这冤枉,地方官又如此狼狈,朋比为,我指你一条明路,目下且忍耐几天,可知道端州的知府,此人脾气,惯同这班臣作对,专代百姓伸冤,特为国家除害。目下他已经由端州到至临县,那时你可到他衙门控告,包你将这状子告准,一定不疑。方才听你众人所言,还有两个人家,也受了他的害处,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也为他抢去,你最好约同这两人,一齐前去,包你有济。我不过是行路的人,见你们如此苦恼,故告知你们听听。”

    众人忙问道:“这个人可是叫包拯么?听说他在端州断了不少疑难案件。若果是他前来,真是地方上的福气了。”

    包大人当时,又叮嘱了一番,同马汉走去。沿路上又访出无限的案,皆是周成的案件。当时一一记在心上。(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