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南柯一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端州府衙之内,包黑子道:“常言‘观书引睡魔’,我此时正睡不着,何不将它消遣?或者看了困倦起来,也知。”想着走到面前,取来一看,谁知并不是书卷,乃是郡庙内一本求签的签本。

    包黑子暗喜道:“我不能安睡,深恐没有应验,现在既有签本在此,何不先求一签,然后再为细看。若能神明有感,借此指示,岂不更好。”随即将签本在神案上复行供好,剔去蜡花,添了香火,自己在蒲团上,拜了几拜,又祷告了一回,伸手在上面,取了签筒,嗦落嗦落,摇了几下,里面早穿出一条竹签。

    包黑子赶着起,将签条拾起一看,上面写着五字,乃是第二十四签。随即来至案前,将签本取过,挨次翻去,到了本签部位,写着“中平”二字,按下有古人名,却是骊姬。包黑子暗想道:此人乃秋时人,晋献公为他所惑,将太子申生杀死,后来国破家亡,晋文公出奔,受了许多苦难,想来这人,也要算个恶的妇人。复又望下面看去,只见有四句道:不见司展有牝鸡,为何晋主宠骊姬。妇人心术由来险,第私不足题。

    包黑子看毕,心下犹疑不绝,至于头一句,不见司晨有牝鸡,就是母鸡起打鸣。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卦象呢?自己在烛光之下,又细看得两回,竟想不出别的解说来,只得将签本放下。听见外面已转二鼓,就此一来,已觉得自己困倦,转来至上首上,安心安意,和衣睡下。

    约有顿饭时刻,朦胧之间,见一个白发老者,走至面前向他喊到:“贵人来辛苦了,此间寂寞,何不至茶坊品茗,听那来往的新闻?”包黑子将他一看,好似个极熟的人,一时想不出名姓,也忘却自己在庙中,不,随他前去。到了街坊上面,果见三教九流,闹非常。走过两条大街,东边角上,有一座大大的茶坊,门前悬了一面金字招牌,上写“问津楼”三字。包黑子到了门口,那老者邀他进内,过了前堂一方天井中间,有一六角亭子,内里设了许多桌位。两人进了亭内,拣着空桌坐下,抬头见上面一副黑漆对联是:寻孺子遗踪下榻,专为千古事;问尧夫究竟卜圭,难觅四川人。

    包黑子看罢,问那老者道:“此地乃是茶坊,为何不用那卢同、李白这派俗典,反用这孺子、尧夫,又什么卜圭下榻,岂不是文不对题。而且下联又不贯串,尧夫又不是蜀人,何说四川两字,看来实实不雅。”

    那老者笑道:“贵人批驳,虽然不错,可知他命意遣词,并非为这茶坊起见,后贵人自然晓得。”

    包黑子见他如此说法,也不再问。忽然自坐的地方,并不是个茶坊,乃变了一个耍戏场子,敲锣击鼓,满耳咚咚,不下有数百人围了一个人。圈子里面,也有舞枪的,也有砍刀,也有跑马卖线,破肚栽瓜的,种种把戏不一而足。中间有个女子,年约三十上下,睡在方桌上,两脚高起,将一个头号坛子,打为滚圆。但是她两只脚,一上一下。如车轮相似。正耍之时,对面出来一个后生,生得面如傅粉,唇红齿白,见了那妇人,不嬉嬉一笑。那妇人见他前来,也就欢喜非常,两足一蹬,将坛子踢起半空,躯一拗、竖立起来,伸去右手,将坛底接住。只听一声喊叫:“我的爷呀,你又来了。”

    忽然坛口里面,跳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阻住那男孩子的去路,不准与那女子说笑。两人正闹之际,突然看把戏的人众,纷纷散去。倾刻之间,不见一人,只有那个坛子,以及男女孩子,均不知去向。

    包黑子正然诧异,方才同来的老者,复又站在门前说道:“你看了下半截,上半截还呢,从速随我来吧。”

    包黑子也不解他,究是何意,不由信步前去。走了许多荒烟蔓草地方,但见些奇禽怪兽,盘了许多死人,在那里咬吃。包黑子到了此时,不觉得心中恍惚,惧怕起来,瞥见一个人,睡地下,自头至足,如白纸仿佛,忽然有条火赤炼的毒蛇,由他鼻孔穿出,直至自己前。

    包黑子吓了一跳,直听那老者说了一声:“切记!”不觉一冷汗,惊醒过来,自己原来仍在那庙里面。听听外边更鼓正交三更。扒坐起来,在边上定了一定神,觉得口内作渴,将王朝喊醒,将茶壶桶揭开,倒了一盏茶,递与包黑子,等他饮毕,然后问道:“大人在此半夜,可曾睡着么?”

    包黑子道:“睡是睡着了,但是精神觉得恍惚。你睡在那边,可曾见什么形影不成?”

    王朝道:“小人连访这案件,东奔西走,已是辛苦万分,加之为大人办毕顺的案,茫无头绪,满想在此住宿一宵,得点梦兆,好为大人出力,谁知心地糊涂,倒下去,就睡熟了。不是大人喊叫,此时还呢。小人实梦见什么,不知大人可得梦?”

    包黑子道:“说也奇怪,我先前也是心烦意乱,直至二更时分,依然合眼。然后无法,只得起走了两趟,谁知见神案上,有一个签本……”就将求签,对王朝说了一遍。说着又将签本破解与他听。

    王朝道:“从来签句,隐而不露,照这样签条,已是很明白了。小人虽不懂得文理,我看不在什么古人推敲。上面首句,就有‘鸡子司晨’四字。第二句,是个空论,第三句,妇人之心险正合‘牝鸡司晨’四字。”

    包黑子见他如此说法,乃道:“据你说来,也觉在理。姑作他在此时,你有如何办法?”

    王朝道:“要不回去跟小鱼儿商量一下?”

    包黑子见他言之凿凿,细看这形影,到有几分着落,乃道:“这签句你破解得不错了,可知是我求签之后,上已自困倦,睡梦之间,所见的事,更是离奇,我且说来,大家参详。”

    王朝道:“大人所做何梦?签句虽有的影象,能梦中再一指示,这事就有八分可破了。”

    包黑子道:“我是一齐来的,但是这梦甚难破解。不知什么,又吃起茶来,随后又看玩把戏的,这不是前后不应么?”当时又将梦中事复说了一遍。王朝道:“这梦小人也猜详不出,请问大人,这‘孺子’两字怎讲,为何下面又有下榻的字面?难道孺子就是小孩子么?”

    黑子见他不知这典,故胡乱的破解,乃笑道:“你不知这两字原由,所以分别不出。我且将原本说与你听。”

    乃道:“这孺子不是作小孩子讲,乃是人的名字。从前有个姓徐的,叫做徐孺子,是地方上贤人。后来有位陈蕃专好结识名士,别人皆不来往,惟有同这徐孺子相好。因闻他的贤名,故一到任时,即置备一张榻,以便这徐孺子前来居住,旁人想住在这榻上,就如登天向之难。这不过器重贤人意思,不知与这案件有何关合?”

    王朝不等他说完,连忙答道:“大人不必疑惑了,这案必是有一姓徐在内,不然,那夫必是姓徐,惟恐这人逃走了。”包黑子道:“虽如此说,你何以见得他逃走了?”王朝道:“小人也是就梦猜梦。上联头一句乃是‘寻孺子遗踪’,岂不是要追寻这姓徐的么?这一联有了眉目,且请大人,将‘尧夫’原典与小人听。”

    包黑子道:“下联甚是清楚,‘尧夫’也是个人名,此人姓邵叫康节,‘尧夫’两字乃是他的外号。此乃暗指六里墩之案。这姓邵的,本是要犯,现在访寻不着,不知他是逃至四川去了,不知他本籍四川人。在湖州买卖以后,你们访案,若遇四川口音,你们须要留心盘问。”

    王朝当时答应:“大人破解的不差,但是玩坛子女人,以及那个女孩,阻挡那个男人去路,并后来见着许多死人,这派境界,皆是似是而非,这样解也可,那样解也可。总之这两案,总有点端倪了。”两人谈论一番,早见窗槅现出亮光,知是天已发白。

    包黑子也无心再睡,站起,将衣服检理一回。外面住持,早已在窗外问候,听见里面起,赶着进来,请了早安。在神案前敬神已毕,随即出去呼唤司祝,烧了面水,送进茶来,请包黑子净面漱口。包黑子梳洗已毕,王朝已将行李包裹起来,交与住持,以便派人来取,然后又招呼他,不许在外走露风声。住持一一遵命。这才与包黑子两人,回街而来。(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