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垂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垂钓》

    临水一长啸,忽思十年初。

    三登甲乙第,一入承明庐。

    浮生多变化,外事有盈虚。

    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

    江南水多,百姓很多喜欢在江边垂钓。哎,大天的不钓鱼还能有什么活动?连做*都闲的百姓,也就喜欢找这个形似的活动。

    西江贯穿端州,包黑子为了与民同乐,也为了解决连来凶杀案件对本城的伤害,组织了一场垂钓节比赛。

    当天早上,一百多名垂钓好者齐聚在贯西江两岸,上饵甩竿,忙得不亦乐乎。比赛是按整体重量计成绩的,第一名的奖金有100两,这颗不是小数目了。

    上午比赛没进行多久。一名老渔夫将鱼漂甩得近了些,鱼钩似乎钩住了水下什么东西,半天也抻不上来。无奈之下,他便央求附近几个年轻人下去掏摸。

    由于多不曾降雨,西江水位回落,并不算太深。两个心小伙子摸着鱼线走到位置,伸手在水中划拉几下,拎出来一个布袋。原来是鱼钩钩住了布袋。

    将**的布袋搬上岸,围观的人都说赶紧打开,没准里面有什么值钱东西。旁边有个手快的,伸手解开了扣子,探头一瞅,立刻叫起来:“天啊!”

    布袋中,满满登登装的竟然是几截人的胳膊和**!

    老渔夫当场心脏病突发晕了过去。附近比赛的和看比赛的人一听说钓鱼钓上死人了,全围过来看闹。包黑子也就终止了大赛。

    几个衙役立即疏散围观群众,拉好隔离带,就见一个布袋扔在岸边的沙地上。

    此时袋口大敞,里面装有几截泡得发白的残肢断臂,引得刚冒头儿的苍蝇蜂拥而至。

    按照正常程序,包大人立即找到目击证人询问。同时,组织衙役对现场周边进行搜寻。

    本想与民同乐,还是少不了凶杀案件。小鱼儿在一旁看着这难道真的是诅咒吗?

    由于案发时正在进行垂钓比赛,河边人员密集,人数众多,诸如脚印、车辙等相关痕迹物证已经不具搜集价值了。

    衙役们将装尸袋移出现场,在附近找到一个相对僻静的位置,由公孙先生进行初步尸体体表检测。

    从布袋里的尸体残肢检数了一下,袋内共装有四截尸块,将它们全部取出平摊在干净的木板桌上,分别为人类的双臂和双小腿。双臂为整条齐肩卸下,双小腿是从膝关节处斩断的。

    各个尸块的断端骨骼有明显锯痕,切割面相对平滑完整。由于水侵时间较长,骨断面微量元素提取的难度较大,目前只能根据其损伤形状,初步推断分尸工具为锯子。

    此外,我们还在袋内提取出若干块青砖。根据经验判断,砖头应该是凶手在沉尸时为了压重。

    公孙先生叫过小鱼儿道:“来,搭把手,我检验尸块,你书写尸格。”

    小鱼儿点了点头,拿起旁边的纸和笔看着尸体。

    公孙先生仔细观察着尸块外表,慢慢地说:“藏尸袋内现死者头颅、**等易辨识器官,单据现有尸块观察,其皮肤纹理、毛孔粗细、骨骼大小和手指上陈旧饰物佩戴印痕,说明死者应该是一名年轻女,年龄不会超过35岁。目前还没有在体表发现暴力捆绑、殴打和中毒迹象。”

    展昭突然过来,他注意到断臂上的手指甲很长,多数已经劈裂折断,道:“公孙先生,这种现象是怎么回事?”

    小鱼儿简单地看了看,随口告诉展昭:“一般来说,如果死者在遇害时处于清醒状态,在挣扎反抗过程中会造成指甲损伤。其中最大的可能,是中毒、**或被勒扼。”

    尸块表皮皮肤呈三度水渗浮肿,肌组织广泛腻白,内部含血量极少。公孙先生捏住断臂上的一根食指,用镊子夹起指端的皮肤,轻轻向上提拉一下,一小块皮肤组织立即被揭了下来。

    他点点头,说:“尸体浸入水中后,尤其是血液大量流失,手掌及足底的皮肤会快速变白膨胀,指端的皮肤会发生皱缩,用外力可以轻易取下。再严重一些,皮肤和指甲就可以根本不经过外力的作用便自动脱落,这种现象学名叫作‘溺死手’。看现在这个程度,浸泡时间大约为三天。死亡时间嘛,也应该是同一时段,具体的回去再验。”

    “咦”很多人看到这种溺死手都有点儿想吐的感觉。其实小鱼儿也是第一次见到过,以前在后世的电视剧中倒是提到过。

    小鱼儿不经意间喊了声:“等会儿。”指着布袋中说道。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蹲**,发现了袋子中有几页纸。上面好像写着的就是今天垂钓的宣传单。这还是小鱼儿想到后世那种比赛的宣传。让人印刷了一批。

    “这不是我们的宣传单吗?怎么会在里面?难道这抛尸根本时间不长?”众人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他又将那叠宣传纸慢慢展开,略有些疑惑地说:“宣传纸上看不到任何沾染的血痕,布袋里也没发现血液遗留,沉河时间肯定不太长,但为什么尸块呈现的浸泡时间会这么久呢?”

    我们瞧了瞧尸块和宣传纸,又翻开旅行袋瞅了瞅里面,果然与小鱼儿说得完全一致。

    小鱼儿把报纸递给公孙先生收好,问道:“公孙先生,你说说为啥会这样?”

    公孙先生淡淡地说:“也许死者已经被泡了很长时间。”毕竟证据只有这么多,出现溺水手的确是死者在水里泡了很久?

    小鱼儿道:“你说,死者像是咸菜一般被泡在水缸里?”

    现场的包黑子处于常理推断,抛尸地既然西江里,那其他尸块也应该扔进江里,有必要组织进一步打捞。

    衙役们以捞起装尸袋的位置为中心点,向左右两侧辐,在两公里的水域内进行细致搜寻。

    不久,又有两个布袋相继被抬出水面。打开拉链一看,里面装的仍旧是各种人体组织器官。

    在其中的一个布袋内,发现一个留有长发的人类头颅,但面部高度损毁,粉碎的肌组织苍白稀烂,几乎和馅一般,根本无法辨别具体容貌。

    三个藏尸布袋内的全部尸块可以拼接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女躯体,各体结合部位的创口截面吻合,外观特征高度一致,应该属于同一名受害人。

    见现场没有什么遗漏,包大人让公孙先生带着尸体回衙门进行详细尸检,其余人全部深入下去摸排线索。

    三个藏尸袋内共装有11截尸块和一些诸如心、肺、肠等内脏器官,公孙先生绷着脸将一块块、一条条、一根根地取出平铺在石台上。

    河边现场人多,还没觉得有多害怕。现在冰冷的解剖室里就剩下公孙先生,眼前还是这么一堆碎尸烂,立刻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后脊梁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

    虽然他一直研究了很久的尸体,但是这一次况头一次见过。

    “早知道这次让小鱼儿这神经大条的人来呢?”

    “啊嚏”小鱼儿打了一个喷嚏。

    马小玲问道:“怎么感冒了?”

    “没有,不知道哪家的姑娘想我了?是不是你?”

    马小玲红着脸道:“瞎说。”

    公孙先生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对尸体组合,以便能拼出一副完整的尸体。从尸体上的形状。倒是很符合是属于一个人的。因为正好拼出一具尸体。

    根据女死者部耻骨联合面所呈现的隆起程度,结合牙齿磨损况和相关尸表特征,小鱼儿推断受害人的年龄应该在34岁左右,上下浮动绝不会超过两岁。

    死者面部受损严重,密布锐器造成的切创和刺创两种不同伤痕。除此之外,其余尸块均现任何机械损伤,其内脏器官也现中毒病理改变。结合之前指甲劈裂这一特征,受害人的死因有可能是窒息亡,须侧重检验其颈部是否有勒扼创伤。

    由于凶手是将死者的头颅从颈部锯下的,该位置肌组织破损,骨头碎裂,视觉表现特征紊乱,检验起来具有一定难度。

    公孙先生用小刀一点点地将肌组织切割理顺,用镊子将一根根碎骨对位摆正。用从波斯商人那里搞来的放大镜,发现其颈部软组织呈高密度挫伤,喉头软骨、舌骨呈严重扭挫骨折。说明凶手是用双手将受害人活活扼死的。结合尸体的浸泡程度,公孙先生再次做出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就是三天前的结论,浸泡时间与其处于同一时段。

    当天酉时,外面调查摸排的衙役全部回到了衙门里。全天下来,各方面况陆续得到汇总,几十份勘验、检验报告和询问笔录堆了一桌子。

    包黑子纠集了开封六君子外加上我,讨论一下案件。大人准备集思广益。对案件中提取到的物证和呈现的疑点逐一进行梳理排队,试图确定下一步侦查工作的大方向。

    死者的年龄、别和死亡方式已经得到认定,需要弄清楚死者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和凶手的犯罪动机。(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