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赵虎日记(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非常感谢King丶寒炎、白公主的骑.月下一根葱等等读者的订阅,小僧在这里谢过了。最近龙的名字严重不足,希望读者可以多多的提供。

    结合尸体处在水坑内这一特殊地点,运用复杂的推测,公孙先生推断死者的死亡时间。为当天凌晨寅时左右,距案发大概半天。同时,死者**无撕裂伤,也测出***浆成分,说明生前没有遭到**或者发生**。

    根据对受害人死亡时间的推定,和各器官破损时间的检测,公孙先生对凶手的作案步骤进行了排列:损毁受害人面部,然后将**切割,一刀刺于腹部,造成失血休克死亡。最后,利用绳索捆绑成球状,并运至沙地,抛尸在沙洞内。

    看受害人牙齿磨损程度,**耻骨联合面所呈现的隆起状态,年龄应该在20岁左右。其双侧耳垂部位有轻度下划破损,颈部后侧,左手中指有链状物和环状物拉拽痕,说明上的金银饰物已被凶手暴力拉扯劫掠,作案动机极有可能为抢劫杀人。但就其手段如此残忍而言,目前也不能排除仇杀的可能

    从公孙先生做的尸格来看,这凶手极其**,甚至仇恨女心理。

    公孙先生道:“手掌细腻无老趼。看她的年龄才20岁出头,似乎有可能是大家闺秀。让人查查20阁的女子。关于第三足迹的信息,目前只能判断为男,具有极强的仇视女心理。这家伙高应该在八尺左右,体重约为85公斤。”

    看我们有些莫名其妙,公孙先生一板一眼地解释起来。原来,在现场发现的第三足迹。两名报案人体重都在75公斤左右,经测量,他们足迹的入沙深度平均为一.二尺,受害人的体重为51公斤,根据沙粒大小和堆积松软度,换算出沙地对重物的承载度,在参考端州城成年男的普遍高指标,利用足比系数与之进行复杂计算,公孙先生才得出了上述的个体特征信息。

    不但如此,看第三足迹左右脚入土深度和足迹边缘扩张纹理,他是用右手臂夹带或者扛举死者的。当然,这个线索没什么大用处,只能说明凶手不是左撇子而已。

    听完公孙先生的一番讲解,我们连连感叹,难道这几天他就一直研究这个?竟然光凭统计分析就能将凶手的特征定位到如此精确的程度。

    当天下午,结合目前掌握的案件线索,带着捕快纷纷展开大规模摸排,主要是那些阁的大家闺秀。

    在分析了各小组报送上来的多条疑似失踪人口信息后,案发的第二天,沙地无名女尸的份终于被确定。

    死者为名叫范晓红,现年21岁,本地户籍。据说长得很漂亮,眉清目秀的。

    我道:“哎呀,谁这么辣手摧花啊,简直太惨无人道了。”

    张龙也忍不住有些欷歔道:“是啊。这么好的姑娘。太可惜了。”

    只要知道了名字,接下来的工作相对轻松很多。通过对范晓红常活动轨迹的细致排查,我们意外地发现,小红在一间青楼卖唱。

    青楼那种地方藏污纳垢,鱼龙混杂,人员成分非常复杂。哪里能够守如玉呢?

    那么,凶手会不会是青楼中的某个人呢?我们立即对这间青楼展开了调查。

    范晓红所在的青楼名叫“燕子楼”,前段时间就是燕子楼的红牌蔡琳出了问题。不过这到没有影响燕子楼的生意。相反生意比以前还要火爆。登门者非富即贵,一掷千金者比比皆是。

    我们找到了青楼的老鸨,问道:“你的女儿里是不是有一位范晓红的?”

    “哦,你说的是小红啊,不过有一些子没有来,她唱的歌好听,现在客人都嚷嚷让她唱呢?”老鸨见人三分笑道,“她十分受欢迎,算是唱歌的头牌,很多客人都是点名让她陪唱。”

    张龙问道:“那他有没有陪人过夜呢?”

    老鸨眼睛滴溜溜的转,不知道这两位差爷的意思,笑道:“怎么可能呢?小红她呀卖笑不卖的。”

    张龙试探的问道:“不可能吧,她这么红,难道你就没有推荐过?”

    老鸨道:“说实话差爷,有好几个客人打听过,我也说过,但,这死丫头就是不愿意。咱也是正经的买卖人,买卖不成仁义在。她呢愿意留下卖唱不卖,全凭自愿。我又不能强求她的。”

    小红并不是处子,看来也有人找她做……

    案发当天,小红晚上戌时左右来到青楼,始终在陪一名熟客房间里卖唱。大概是当晚亥时左右,客人离开。小红又在青楼内逗留稍许,结清当应得工资,于半夜三更离开。至于她离开青楼之后的去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据老鸨回忆,她是亲眼看着小红独自一人走出门外,坐进附近一辆马车,并没有与人同行。按照他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那辆马车。

    马夫回忆,当晚小红确实乘坐了自己的车。因为经常在青楼喝醉了的客人。而对于女子,基本上都是青楼的女子,住在青楼了。只有那些扫地还有就是卖唱等住的比较近。至于小红,她的家比较的远,所以他也曾经多次拉载过小红。

    “那昨天晚上在哪儿下车?”

    马夫回忆道:“倒是奇怪,他昨天晚上到了范员外的宅院。我将她送到哪里就走了。”

    范员外?这倒是一个新的线索。

    于是张龙赵虎又带人去了范员外的家,两个人都姓范难道有关系?

    范员外也算是大户人家,在城外有几百亩地,难道这范员外就是本案的凶手?

    难道这范员外当晚大概是邀小红**宿,但不知何故,两人在家中发生矛盾,范员外便将小红杀害,然后抛尸到西江南岸的沙洞中。他作案时间充分,也有自己的马车,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张龙表示质疑,“据了解,范员外已经结婚多年,要说他暗地里去青楼偷腥可以理解,可怎么会明目张胆地往家里领呢,难道那晚他老婆不在家?况且晚上城门都已经关闭。”

    “就算两人之间发生某种矛盾,范员外一时激杀人,可他为什么要对小红进行摧残,而且捆绑成那种特殊的球状,费尽周折地抛进沙洞?他的作案手段实在叫人无法理解,尤其是那种摧残行为,似乎不能简单地归结于泄愤心理所导致。”

    但不管如何,目前一切疑点就是范员外最后见到的目击者,于是两人就来到了范员外的家里。

    “扣扣”叫开了门,管家打开门之后,看着两人,明显一愣,问道:“不知两位差爷来范家有何贵干?”

    “我们是有些事需要询问一下你家老爷。”张龙询问道。

    “请进。”然后两人被管家引领到了庄园。

    只见范员外在查看自己的账本,管家走到范员外面前道:“老爷,有两位差爷找你。”

    范员外见捕快找到自己,表就已经有些慌乱,问道:“不知二位来找在下有何事?”

    我将那一份死者的画像递给他,问道:“问他是否认识这名女子。”趁机观察他的反应。

    当他看到小红的画像后,脑门儿立刻冷汗直冒,问道:“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不认识?”赵虎道:“我们可是有目击证人证明她曾经来过你家?”看他惶恐不安的样子,我们觉得他心里肯定有鬼。

    范员外眼看赖不掉,只好承认道:“哦,你说小红啊,她是我的侄女。她怎么了?”

    “恩?”我跟龙哥相互照了一眼。侄女?两个人都姓范应该是有关系。

    范员外又道:“是啊?她那天来看我,想住一晚上。”

    我又问道:“那当晚当晚在做些什么?”

    范员外道:“最近的账目啊,你也知道最近很忙的。府内大大小小都可以为我作证。”

    后来询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老爷很早就睡了,整夜没有外出。

    面对这一询问结果,我们越发确定了先前的推测,范员外就是杀害小红的凶手。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的府内的人竟然会是同案犯,否则也不至于睁眼说瞎话。

    问道:“管家,你们家老爷真如他所说的吗?”

    管家道:“是的,那天晚上的确有一个女人来这里投宿,但是后来就走了,并没有留下来。”

    “恩?”张龙惊讶道:“她离开范府的时候,竟然活着?”但是这能够说明,小红并没有在范家中遇害。(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