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柳暗花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案现在陷入了死胡同了,小鱼儿很纠结,无外乎,这次的案件太过复杂,毫无头绪,犯人留下的线索实在太少。

    夜幕降下,少了一些烦躁,多了一份的闷。还好摆脱了酷

    回到衙门,苦思冥想今调查的况,耗费了多少脑细胞。

    “噗”迎头一盆水扑面而来,来不及躲闪的小鱼儿,被泼的个正着。

    小鱼儿一脸木讷,吐着脸色留下的水,感觉到很不爽。

    “活该。”

    小鱼儿抬头见到的人正是马小玲,顿时火冒三丈,夫振不纲,压住火气道:“小玲,你这是干嘛?”

    马小玲哼道:“谁让你走过来的。”

    “你?!”小鱼儿戛言而止,嗅了嗅,问道:“这什么味儿啊?”

    某人很不友好道:“洗脚水?!”

    “啊?!”小鱼儿生气道:“洗脚水,你?!!!”小鱼儿不知道怎么言语形容马小玲。果然为小女子难养也,这么记仇。

    骂道:“大臭脚?!”

    “你?!哼?!”马小玲愤愤道。

    小鱼儿没时间跟她闲扯,赶紧找地方洗澡去,这一臭味,怎么出去见人啊。

    毕竟衙门里有女眷,不能脱衣洗澡。想起前世,经常晚上去河里洗澡。于是小鱼儿就奔走河里而去。

    “公子,公子?”巧儿问道:“公子去哪里呀?”

    马小玲很是生气,将巧儿拉着道:“不用管它。哼。”

    小鱼儿来到了河边,见暮色之下尽是红润,河水像大姨妈一般流淌着。小鱼儿将衣服放下,露出**的躯,然后跳入了河里。

    “哇?”小鱼儿露出舒爽的感觉,炎的夏天,晚上在河里游泳真的很舒服。

    河水被晒了一天,不是很冷,却很温和,恰到好处。畅游了一会儿,来到岸边。

    “哎呀?!”小鱼儿腿上还是被缠了什么东西。扶手一抹,竟然是一个鱼钩。这里怎么会有鱼钩呢?还有鱼线,扯也扯也,觉得线不够长了,扯出一根鱼竿来。

    小鱼儿见之,破口大骂道:“妹的,小爷是叫小鱼儿,但,不至于就拿鱼竿钓我吧。”

    “叮咚”等等,小鱼儿拿在手里的鱼竿突然一响。系统提示。

    物品:鱼竿

    说明:犯罪遗物

    这......小鱼儿目瞪口呆着,没有想到游个泳就能发现犯罪证据,实在是有点儿愕然。暗忖,难道这鱼竿就是死者用的吗?难道那刘大富是来这里钓鱼的吗?而并不是来这里幽会?与那死者根本就没有关系。怪不得两人之间的共同点这么少?不对,似乎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刘大富因为其他事私会那个无名女子。接着钓鱼的幌子隐瞒。

    于是小鱼儿想到这里,将证物收紧在空间包裹内,急忙的穿好衣服,准备回衙门,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再询问一下。

    首先来到了刘大富的家里,刘孙氏还没有关门,进去之后道:“刘孙氏,我问你,你家相公是不是很喜欢钓鱼?”

    刘孙氏被突然疑问,被问愣住了,下意识道:“是的,我家相公的确是喜欢钓鱼。”

    “你可否认识这鱼竿是你家相公的?”小鱼儿将鱼竿递给她看。

    她惊讶道:“这的确是我家相公的,怪不得我感觉到家里少了一样东西呢?”

    “?”小鱼儿感觉道奇怪。

    刘孙氏解释道:“这副鱼竿非常值钱,我家相公平时若珍宝,从不外借。咦~~~”

    小鱼儿见刘孙氏奇怪,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刘孙氏道:“我记得我家相公的鱼竿上的有一个红宝石,价值连城的。怎么没有了呢?”

    小鱼儿拿过手里发现鱼竿的末端,的确少了一块东西。一定是有人将这宝石给撬走了。肯定是凶手。

    想到这里,小鱼儿突然间想到,如果是这样的话?小鱼儿想起了钱庄的伙计,他可是最后一个见过死者的,而且看到死者心事重重,说是并没有拿着鱼竿,暗忖,难道他有怀疑?

    于是小鱼儿回到了衙门,准备检查尸体。

    “公孙先生,我又有新发现。”

    公孙策问道:“什么新发现。”

    小鱼儿说道:“也许刘大富是死于杀,我怀疑他跟那个女子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只不过是有人见到刘大富死后,正好又有两个人想**一个女子。杀了那个女人之后,才发现了原来旁边还有一个死人,所以将错就错用杀死刘大富的石头杀死了那个女子。”

    公孙策想了想,道:“这似乎太巧合了吧?”这种假设如此大胆,甚至还带有一丝荒唐。同一现场,同一时段,两名凶手分别实施杀人和**,且彼此不曾撞见,这让经历各种奇案的公孙策感到了前所的难以置信。

    “哈哈,也许事就是如此的巧合。”小鱼儿说道:“所以我才来看看尸体。”

    又一次来检验尸体,本来苦主找到了可以认领尸体,但公孙策想继续的解剖写那洗冤录,所以以案件还没有告破为由留下。

    小鱼儿检验起尸体,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那就是上有一小的伤口。如果不仔细查看的话,还以为是在岩洞里石头的擦伤,而这些深的伤口确实鱼钩造成的。也就是说死者在临死前钓过鱼,然后拖进洞将人杀死。

    “这?!”公孙策惊讶道:“我到没有看出这是鱼钩造成的。”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了?”小鱼儿摸着下巴故作高深的说道。

    “凶手是谁?”这个时候包黑子突然之间从后面出现。

    小鱼儿吓了一跳,连忙啪啪自己的口,抚平一下道:“我说大人,你走路没声音啊?”

    “是你太专心了。”包黑子的卫生球的眼神白了他一眼。厉声道:“赶紧说,凶手是谁?”

    小鱼儿说道:“凶手有两个人,是一男一女。”

    “到底是谁?”

    小鱼儿说道:“大人,你难道没有看口供吗?我说过这个无名女尸跟刘大富根本不是同一案件,而是两个案件。刘大富只是想去钓鱼消遣一下。而那个凶手,却尾随而去。然后趁机杀死了刘大富。说以证词之中谁说谎,谁就是凶手。”

    “那么谁在说谎呢?”包黑子询问道。

    小鱼儿说道:“燕子楼的蔡琳还有就是钱庄的伙计。”

    这时,案件的转机出现了。

    “小鱼儿,你的猜测故人有一定的道理,甚至也似乎很合合理,但是小鱼儿,我告诉你办案可是要讲究证据的。”包黑子对小鱼儿说道,“没有证据,我是不会抓人的?”

    小鱼儿点点头道:“我自然知道,我已经找到了死者的遗物象牙鱼竿。”然后小声的在包黑子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包黑子点了点头。

    于是小鱼儿就火速带人前去了钱庄伙计家里,在他的家里搜索出了那颗红宝石。

    于是顺理成章的逮捕了钱庄伙计。在面对证据的况下,那钱庄伙计不得不交代。将如何与蔡琳勾结,然后杀死了刘大富。

    那天他看见刘大富孤一人前去钓鱼,又加上前几天刘大富办事不利。而那钱庄的伙计很有可能就会取而代之。所以有了杀机,正好那天见到了蔡琳。蔡琳多次让刘大富替她赎,但刘大富一直不想。所以蔡琳才会动了杀机。

    于是她就找到了钱庄的伙计,两人一拍即合,干柴遇到烈火一点就着,才会有如此的杀人计划。

    小鱼儿点点头道:“我自然知道,我已经找到了死者的遗物象牙鱼竿。”然后小声的在包黑子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包黑子点了点头。

    于是小鱼儿就火速带人前去了钱庄伙计家里,在他的家里搜索出了那颗红宝石。

    于是顺理成章的逮捕了钱庄伙计。在面对证据的况下,那钱庄伙计不得不交代。将如何与蔡琳勾结,然后杀死了刘大富。

    那天他看见刘大富孤一人前去钓鱼,又加上前几天刘大富办事不利。而那钱庄的伙计很有可能就会取而代之。所以有了杀机,正好那天见到了蔡琳。蔡琳多次让刘大富替她赎,但刘大富一直不想。所以蔡琳才会动了杀机。

    于是她就找到了钱庄的伙计,两人一拍即合,干柴遇到烈火一点就着,才会有如此的杀人计划。

    于是顺理成章的逮捕了钱庄伙计。在面对证据的况下,那钱庄伙计不得不交代。将如何与蔡琳勾结,然后杀死了刘大富。

    那天他看见刘大富孤一人前去钓鱼,又加上前几天刘大富办事不利。而那钱庄的伙计很有可能就会取而代之。所以有了杀机,正好那天见到了蔡琳。蔡琳多次让刘大富替她赎,但刘大富一直不想。所以蔡琳才会动了杀机。

    于是她就找到了钱庄的伙计,两人一拍即合,干柴遇到烈火一点就着,才会有如此的杀人计划。(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