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水落石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将尸体收敛之后,包大人就带队回衙门。谁知还没等回衙门,前面就有一群人拦住了轿子。原来是望江楼的掌柜和伙计,扭送着一个醉汉,一起跪在当街。包黑子只好下马。

    掌柜的向包大人禀报道:“大人,这个莽汉在小店酒后**,还砸破酒缸、打伤小二,请大人为小人做主。”

    包大人一看,果然那个醉汉满面通红,醉态十足,被绳子捆着,旁边还有一个鼻青脸肿的店小二。

    包黑子道:“酗酒**,委实可恨。先把他押到衙门,收监后审。”

    小鱼儿派了两个捕快,把醉汉押回衙门。包大人开堂审案。

    “啪”地一拍惊堂木:“带人犯!!!”

    那醉汉被带进了大堂,包黑子‘啪啪’把惊堂木拍的山响,威严道:“下跪何人?因何打闹酒楼?”

    下面的莽汉顿时吓得磕头如捣蒜:“大人容禀,小的是黄镇黄员外的家人,名叫黄三。小人那天是喝多了,糊里糊涂就打了人,砸了缸。小人愿意赔偿店主的损失,出钱给店小二医治。望大人开恩,就饶了小的这次吧!”

    包黑子一听,皱起了眉头:“你就是黄三?”

    黄三一听以为包黑子认识,高兴道:“对,在下就是黄三。”

    包黑子问道:“那田非在家发寒症,可是你去找他饮酒?””

    黄三面色一紧,迟疑了片刻。

    “啪”包黑子拍案问道:“说?是也不是?”

    黄三吓的一哆嗦,谄媚的笑道:“是的,大人,那天我想进城去喝酒,觉得一个人不过瘾,就去找田非一起。可是谁知道,他生病了。哎呀,这一切都怪那田非,他要跟我一起来,也就不会闹出今天的事了。”这样的人总是将事推到别人头上。

    包大人于是对黄三说道:“你是与谁一起饮酒的?你的那些伙伴为何不阻拦你**?”

    黄三战战兢兢地说道:“回大人话,小人说了,是独自饮酒,并无伙伴。”

    包大人立刻视着黄三道:“你与田非说是有几个伙伴相邀共饮,为何却是自己独饮,分明是信口胡说!”

    黄三立即说道:“大人,小人确实是一个人在望江楼饮酒,店中的掌柜和伙计都可以作证!”

    包黑子道:“传望江楼的伙计和掌柜上来。”

    不一会,店小二和太白楼的掌柜一起上堂。包大人询问伙计道:“此人是独自饮酒,还是与别人共饮,你要从实讲来。”

    那伙计眼眶子还有些发青,指着黄三说:“大人,那他是一个人进了酒店,独自坐着喝酒。后来,嫌我上菜慢了,便打了小人几拳,您看,现在这眼睛还青着呢!”

    “他是何时进店?””

    “早晨刚刚开张,他就进店了。当时店中没有其他酒客,所以上菜很快,我看这厮就是故意找茬!”

    “他又是何时打得你?他进店之时,脸上可曾带有酒色?”

    “大人,当时小人正在扫地,就看到这厮急急忙忙地进店,满脸汗水,并无酒气。坐下之后,先要了两壶酒喝了,然后就打了小人,请大人为小人作主啊!”

    黄三见伙计和自己所说得一致,也就放下心来。却听包大人忽然怒喝道:“黄三!你速速将杀人之事从实招来!”

    黄三听了,不由打了一个哆嗦,颜色大变:“大人,小人不明白。”

    包大人厉声道:“好一个刁滑之徒,你既然独饮,为何对田非说是有几个好友相招?既然一人独饮,为何走得如此急促?进店之后,片刻之间,就酒力发作,挥手打人,岂有此理?”

    “这------”黄三一时语塞。

    “分明是你早起杀人,然后跑到城里。寻衅**,以图留下不在场的证据,不想弄巧成拙,反到露出了马脚,还不快将借刀杀人的经过从实讲来!”

    黄三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嘴中犹自硬撑道:“大——大人,小人确实没有杀害王来福,冤枉啊!”

    包大人嘿嘿一阵冷笑:“黄三,我刚才敲山震虎,你就不打自招了。你这两都在端州城,又是如何知道王来福被杀的!”

    黄三听了,子一软,瘫倒在公堂之上。

    包大人施巧计,使黄三自露马脚。大叫道:“来人哪,把这个大胆的凶手拉下去,重打二十**板子!”

    立刻有如狼似虎的差役扑了上来,不由分说,就将黄三拖到堂口,按在地上,抡起大棍,一五一十地打了起来。

    只听板子和**亲密接触,发出了清脆的‘啪啪’的响声,其间还伴随着黄三杀猪般的惨叫。

    等到二十大板打完了,再看黄三,**、**是一片血模糊。衙役把他拖到包大人面前,黄三也只有趴着的份了。

    包大人把惊堂木一拍:“大胆凶犯,你招是不招!”

    俗话说“人心似铁非是铁,官法如炉真是炉”啊,黄三在板子面前,彻底地崩溃,哀嚎道:“大人,我招,我全都招啊!”

    黄三受了一顿饱打,深深尝到了板子的厉害。这时,包大人又从监房里取出了镰刀丢在他的面前:“黄三,这把镰刀,你可识得?”

    那黄三倒也干脆,于是就把主人黄员外如何授意,他又如何害死王来福之事,全都招了出来。

    原来,自从黄员外被王来福打了几扁担之后,一直怀恨在心,并叫黄三找个机会,除掉王来福,并许以重金相。黄三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案发的那天早上,他发现王来福独自上地割稻,就报告了黄员外。黄员外听了大喜,并嘱咐他事成之后,到端州寻事**,搞一下不在场的证据。

    黄三领命之后,就潜入了田非家里,偷偷取下了挂在屋檐下的镰刀,来到了稻田之中。那王来福见黄三拎着镰刀,以为也是来割稻的,黄三以吸烟为由,向王来福借来了烟袋,然后在闲谈中趁其不备,用镰刀猛地在王来福的脖子上一抹,王来福当场气断亡。

    黄三随后又制造了王来福自杀的假象,并以邀请田非进城喝酒为名,顺手将镰刀送回了原处。紧接着,便一口气奔到了端州城,然后在酒楼**坐牢。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被包大人识破。

    听罢了案件的始末,众人也都恍然大悟。包大人又取出了一物,正是那铁片,扔在了黄三的前道:“你可认得此物?”

    黄三拾起一看,不愕然:“这——这是我家主人之物,是一个月之前,主人叫我到城里,找铁匠打造的,因何到了大人手中?”(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