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斗法(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不一会,李仵作验尸完毕,向王知府跟前回话。王知府对自己手下的仵作还是很有信心的,于是对李仵作说:“报告伤!”

    李仵作道:“大人——”然后轻蔑地看了小鱼儿一眼,颇有挑衅之意。

    小鱼儿自然心里明白,李仵作是怕自己拾他的牙慧。于是拱手道:“李兄,不必客气,个人的观察角度不同、经验阅历也不同,看法一致。”

    李仵作听了,这才说道:“启大人,查尸体扑卧,项下有镰刀割的伤痕一处,起自项左,过喉二寸,食气嗓断,口眼俱开。右手握镰刀,上面有血迹。死者腰际左后侧还插有旱烟杆一杆。”

    王知府满意地点点头:“好,勘察仔细,细致入微!一旁领赏。”又对小鱼儿说:“小鱼儿捕快,你有何发现,一一道来。”

    小鱼儿拱手道:“大人,卑职的看法和李仵作一样!”

    王知府和李仵作却是相视而笑。王知府又故意大声说:“李仵作,你看这个王来福是自杀还是他杀呀?”

    李仵作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自信满满地说:“大人,以小人之见,王来福当属自杀。从死者口眼俱开分析,似乎是他杀;但是当刀入之后,感觉道疼痛,也会睁眼张口大叫。而且从死者手握带血的镰刀来看,当作自杀为妥。”

    小鱼儿冷哼一下,正巧被王知府瞧见,似乎很不认同,问道:“小鱼儿捕快有什么高见啊?哈哈哈!”

    小鱼儿朗声道:“大人,小人不敢苟同!”

    王知府和李仵作也不由一惊,李仵作冷哼一声:“愿闻高论!”

    小鱼儿不慌不忙道:“本案的疑点颇多,且听我一一道来。大凡决心自杀之人,便当视死如归,口眼俱合。如今王来福口眼俱开,可见不是自杀。此一疑也!”

    李仵作听了,将嘴一撇:“这点我刚才不是分析过了吗?”

    小鱼儿也不与他争辩,继续说道:“其二、我正要说道这点,大凡刀割自杀,决心既定,必然不顾一切、重重下手,但是镰刀入之后,负痛之下,必然逐渐缩手。所以,倘若是自杀,其伤痕理应入手重,收手轻。王来福右手持刀,必然是左面伤痕较重、右面伤痕较轻。而王来福的况恰恰相反,左浅而右深。从这一点上看,他绝不是自杀而亡。”

    王知府到近前观看,果如小鱼儿所言,伤口左浅右深,心中无比吃惊。然后狠狠的看了一眼李仵作。

    李仵作皱着眉头说:“仅凭伤口的深浅,恐怕还不能定案吧!”

    小鱼儿微微一笑:“不要着急,其三、疑点就在这把镰刀上。大人请看,死者现在握住刀柄的上部,而这把镰刀有的刀柄有一尺半长,刀面与刀柄之间弯曲较大。如果用镰刀自割喉咙,必须是反握刀柄于刀面的交接处,才能贴近喉咙。然而,死者现在却是右手握着镰刀柄的上部,这种姿势,用来割稻正好,但要是割自己的咽喉,恐怕就有些费力了。”

    旁边众人听得如坠雾中,对于小鱼儿这么专业严密的分析,一时都不得要领。小鱼儿见状,上前用力地拔下死者手中的镰刀,递给了边的李仵作,笑眯眯地说:“李仵作,你不妨给两位大人演示一下。”

    李仵作无奈,握着镰刀的不同部位,在脖子上比划了几次。大家这才看明白,确实像小鱼儿所言。王知府用手在自己水桶般的脖子上也比试了一番,的确无法做到。心中嫉妒道:“没有想到这小小的捕快分析地如此细致入微。”

    小鱼儿似乎还没有说完,又对众人说道:“其四、问题还是在这把镰刀上。”我靠,这还一的。

    小鱼儿继续说道:“如果死者是用这把镰刀自杀,而且伤口深及两寸,那么,刀刃部分的泥土应该早被皮擦去。然而现在这把镰刀的刃部,不仅泥土犹存,而且稻根处的败叶还粘在上面。可见,这把镰刀上的血迹,不过是凶手为了掩人耳目所做的假象,王来福乃是被人用另外一把镰刀杀死的!”

    众人听了,都上前查看,尽皆心服。李仵作也不甘心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心里琢磨着:“跟人家一比,自己这个眼睛白长了,简直就是瞎子一样!”

    王知府也如斗败的公鸡,失去了先前的锐气。却听小鱼儿又道:“还有——”众人一听:“好家伙,还没完了呢!”

    小鱼儿又拿起死者的烟袋说:“死者王来福死前并烟,吸烟者另有人在!”

    李仵作听了,忽然来了精神,指着死者边的一铺稻草说:“小鱼儿捕快,你也太武断了吧,你看这堆稻草上又一个深坑,明显是久坐的痕迹。而且旁边还有一些烟末,显然是死者王来福坐在这里,思索了良久,抽了好几袋烟,然后才痛下决心,挥刀自杀的!”

    小鱼儿轻蔑地投以一笑:“李仵作,在事实面前,你还不低头吗!各位请看,死者后腰的衣服竟然被烫了一个窟窿,而且连里面的皮也烫伤。显然是凶手先用王来福的烟袋抽烟,一边和王来福闲谈,然后趁王来福不备,将他杀死。就又随手把烟袋插在死者的后腰,但是由于连吸了几锅烟,所以烟锅很,这才烫坏了皮肤。李仵作,你要不要也亲自试一试啊!”

    说罢,小鱼儿将在场的一个抽烟锅子借了过来,装腔作势要往李仵作的脸蛋上印下去。

    李仵作感觉一股气扑面而来,连忙用手捂住脸,后退了几步。小鱼儿见状,笑道:“就是那王来福存心自杀,也不会先把自己用烟袋锅烫伤吧!”

    众人连连说道:“有理,有理!”端州的捕快们连连欢呼,一下子士气压倒了对方。

    王知府没有想到被一小小的捕快打的溃不成军,暗自嫉恨起来。他觉得脸面无关,继续待下去,让他更加的不自在,拂袖哼道:“告辞!”说完,就带领着手下,急匆匆地去了。那个李仵作在临走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小鱼儿几眼。

    众位端州捕快看着对手狼狈而去,不由得意地大笑起来。小鱼儿沉着老练道:“好了,现在人家拍拍股走了,乐得清闲自在。却把这个包袱推给我们了,这人命关天的,万一要是处理不好,可就成了烫手的山芋了。”

    众位捕快闻声,戛然而止,刚才胜利的喜悦立刻就不翼而飞,刚才只顾和他们斗气,忘记这一茬了。

    捕快相互望了一眼,道:“小鱼儿,我们都听你的。”小鱼儿已经成功的将他们收服。(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