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诈骗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一rì,小鱼儿上街巡逻,忽然听道旁边的一个店铺里传来几声哭号:“天呐,这可叫我怎么活呀,就是倾家产,也抵不上债啊!”

    小鱼儿听了,不由jīng神一振,快步走了过去。

    小鱼儿走到铺子面前,只见原来是一间书画铺。在宋代的时候,专门有这样收购、贩卖书画的店铺,一般多是古代大家、当代名家的书法或者绘画作品,低买高卖,牟取暴利。买主多是一些王孙公子,富贾巨商等附庸风雅之辈,当然也不乏买来贿赂高官的。

    小鱼儿站在门首,向内打量了一番,只见屋中挂满了字画,山水、人物、花鸟,无所不有,但都是一般货sè。墙边是是一排桌案,上面都摆放着一些卷轴,供人挑选。整个店铺,充满了书香墨sè,仿佛使入内者也顿时高雅起来。

    在地当中,站着五六个人,迎面一人,头戴方巾,着蓝衫,年约四十多岁,满脸怒sè,正指着对面的一人在大声地训斥:“王鹏,都是你介绍来的好主顾,原来是个经年的骗子,这下,可骗得我好惨啊,我要是倾家产,你也脱不了干系!老子跟你拼了。”

    小鱼儿一听这声音,知道刚才在店外听到的就是他在嚎叫,看来是老板了。正在这家伙动手的时候,小鱼儿厉声道:“住手?!”他决定,一定要管管这件事啦!

    于是就走了进去,拨开人群,厉声道:“这里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何聚集闹事?!”小鱼儿渐渐的有了官威,压制众人不敢动弹。

    那老板名叫李显,同行都戏称他为“李一眼”,来赞美他甄别书画的眼力不高,是个二五眼。那李一眼扫了小鱼儿一眼,见其上穿着衙役服,可是见了亲人一般。的不得了,上前拽着小鱼儿,道:“差爷,您可来了,这骗子骗的我好惨啊。”李一眼指着王鹏叫嚣道。

    小鱼儿听了转看了看刚才他指责的那个王鹏,只见他三十出头的年岁,眉目细长,相貌儒雅,一脸清秀之气;穿一袭青衫,已经洗得发白,但仍掩不住文雅的气息,看来,乃是一个学识渊博的文士。于是就又拱手道:“这怎么一回事?你且先把事的经过说来听听,我想想能不能解决。”

    李一眼于是就气呼呼地说道:“王鹏,这宗生意是你揽的,你就来说说吧。”

    那王鹏于是就皱着眉头讲述了起来:原来,在十多rì之前,有一位公子来此典当一幅书画,有王鹏负责接待。当他打开了画卷一看,不由大惊失sè,这幅画可是稀世之作,是阎立本的《萧翼赚兰亭图》。

    唐代大画家阎立本,阎立本是谁?唐朝大画家,专门给唐太宗画像的牛人。《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就是这老家伙画的。

    而《萧翼赚兰亭图》则是阎立本,根据唐何延之《兰亭记》故事所作。描绘唐太宗御史萧翼从王羲之第七代传人的第子袁辩才的手中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骗取到手献给唐太宗的故事。画的是萧翼和袁辩才索画,萧翼洋洋得意,老和尚辩才张口结舌,失神落魄;旁有二仆在茶炉上备茶;各人物表刻画入微。

    所以,这副画的珍贵之处,非同小可,王鹏见了,震惊不已。那位公子当时说,自己家中急需一万两银子,于是就把这两幅画暂时抵押在这里。半月之后,就来还钱,到时追加利息2000两。

    王鹏见他衣着华丽,满脸地焦急之sè,以为他是名门望族,暂时缺钱,所以才把如此珍宝拿来借贷,而这样巨额的数目,又不是自己能做得了主的,于是就请来了老板定夺。

    店主李一眼一见这幅画,也是大惊失sè,这确实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啊。他经营这间书铺多年,一见如此珍贵的画卷,也不免起疑,于是就仔细地鉴别了一番,凭着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确信是真品。可是如此名贵的画卷,拿出来当在自己的小店儿,实在可疑。

    那少年见他犹豫不决,于是就冷笑着收起了这幅画,然后转yù走,口中说道:“既然你这里不识货,本公子就到别家,放在你这里,我还担心宝画被你玷污呢!”

    李一眼舍不得这笔大生意,以为他是个浪公子,偷了家里的宝贝,换了银子胡混,要是半月之后,不来还清银子,自己可就发了。于是在贪yù作祟下,就将心一横,点头同意。谁知那公子又说道:“这些都是我的传家之宝,如果被你毁坏,你就得十倍来偿我!”

    那店主当时也是财迷心窍,于是就答应下来,双方签订了契约,又和那公子到钱庄兑了银子,这笔生意就算成了。

    一转眼,就快到半月之期,李一眼不沾沾自喜,眼看这两幅稀世之作即将归入自己的囊中,你叫他如何不喜。于是就请来自己的几个知交好友,一同来赏画。

    当他小心翼翼地把锦盒中的那幅画展开之后,就得意洋洋地向友人炫耀。起初,众人也都是惊艳不已,后来,其中有一位鉴别字画的大家在细致观察之后,面带忧sè地说:“王兄,这次你怕是走眼了吧!”

    李一眼听了大惊,连忙问道:“兄长何出此言?”

    那人指着两幅画对他说道:“这幅画作笔意稍显粗糙,有形无神。尤其是这幅《萧翼赚兰亭图》,纸张明显有用硫磺熏过的痕迹,所以看起来纸sè发黄,很陈旧的样子,但纸旧而墨新。所以据我看来,这是件赝品!”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李一眼顿时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就栽到在地。径自昏迷了过去,看来是被这一万两银子砸得晕了过去。

    当他清醒之后,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于是就把责任推到王鹏的上,非要着他找回这些银子,这就是以往的经过。王鹏讲述完了,一脸的无辜。

    小鱼儿听了,心中暗笑:“李一眼啊,这件事乃是你自己眼力不佳,贪心作怪,这才将赝品当成了真迹。那王鹏只是正常的接待顾客,又何错之有?”

    于是有成竹地对李一眼道:“要想找回银子,倒也不难!”

    李一眼对小鱼儿自信是半信半疑,又用自己并不十分高明的眼光看了小鱼儿一番,仍然看不出对方的深浅。于是说道:“我说差爷,你就别来消遣我了。这一万两银子非同小可,不是儿戏!”

    小鱼儿微笑道:“无妨,只要按我说得做,一定能取回这些银子。”(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